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用阎建钢导演的“四实”理论创作精品剧作

2018-12-19 10:47 北京晚报 TF015

2018年即将过去,今年电视剧行业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投机取巧的创作在失灵,拿着一页“PPT”就待价而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面对行业去泡沫化,成熟度越来越高,从业者该如何应对挑战与机遇,制作出观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日前,本报记者参加了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办的2018年度新文艺群体人才培训班,同中广联电视剧导演委员会副会长、中央戏剧学院研究所导演阎建钢进行交流时,听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文艺工作者应该以老实的创作态度、真实的生活发现、坚实的专业能力和平实的戏剧表达来完成创作。

“不当风水先生”

今年电视剧行业一大现象就是“IP失灵”,前两年被市场追逐的IP剧在今年的播出表现乏善可陈,市场热度明显降温。在谈到“老实的创作态度”时,阎建钢导演毫不留情地直陈目前行业所存在的“跟风”弊端,“我们这行80%的决策人和创作者都是风水先生,看平台、看市场、看政府的风水,什么剧火了就做什么,整天盘算湖南卫视想要什么?什么戏点击率多少亿?什么剧收购价超过一千万……”阎建钢说,做“风水先生”的最大问题,就是人家得意了,但可能倒霉的就是跟风者,导演或者编剧想要一生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就要有老实的创作态度,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创立一个扎实的项目。

在电视荧幕执导筒几十年的阎建钢曾创作过《赵氏孤儿案》《中国地》《于无声处》等不同题材的优秀电视剧作品。在他眼中,好作品不需要跟风,一切题材都能做成好戏,而艺术创新也不是生造,而是要有当代的学识素养支撑自己,在已有的历史素材、文化现象和文艺作品中做出与时代同步的读解,努力适应这个行业的风云变幻,“形势每天都在变,判断的依据也在变。”身为50后,阎建钢既可以每天看抖音读懂90后,也可以和专业的专家学者对话,他认为作为电视剧行业从业者,始终要保持对新事物的好奇与感知力,在吸取不同领域的知识的同时,也将对这些知识的理解反馈到自己的专业判断中。

永远向生活学习

2018年被业内称为荧屏现实题材回归年,而对于“真实的生活发现”,阎建钢特别强调现阶段要警惕伪现实主义:“我们的现实题材长期以来表达婆媳关系、情人关系、上下级关系,一天到晚打得头破血流……”在他的观念中,所有人的创作都是本性使然,只有本性才具有真实的戏剧力量,一个作品没有个性,就会觉得虚假,个性表达出自于个性感受,有个性才会产生独特的感染力,有感染力才会有市场。

阎建钢17岁当兵,进入工程兵部队的文工团。目前正在制作电视剧版《芳华》的阎建钢表示,要把自己当兵那段日子的个体感受注入到这部作品中去,当年阎建钢和文工团战友去给施工部队演出,时常会遇到雪崩,“你们见过雪崩吗?天山公路,我和战友们去慰问演出,下去一趟四个月,谁能活着回来真的不知道,绵绵天山全是雪峰,你会看到忽然之间看到山头缓缓地在动,极慢的速度就像在升格一样,隔上二三十秒,惊天动地沉闷的轰鸣传来,漫天的雪雾,之后你眼前是一片雪的平原,一个连队砸进去可能就找不到人了……”

阎建钢回忆起当年的场景,“雪崩之后路都断了,演员与观众之间隔了一道山涧,几百名战士们在山涧那边吊着绳子开凿石头,几十名文工团演员在山涧这边表演,为了能让战士们听见,我们声嘶力竭地吼、喊、跳,对面也听不清歌词,即便这样,演到最高潮的时候,整个山谷里全是敲钢钳的声音……这就是我的军旅生涯和青春,我有责任表达这种个性,我相信任何人都能接受,因为是真实的。我对那段青春没有丝毫抱怨,永不后悔……”阎建钢说,他拍的《芳华》,绝对与电影版不同。

镜头是雕刻演员的一把刀

回溯2018年,围绕“明星”的是是非非风波不断,让演员回归创作的呼声不绝于耳,什么样的演员才是好演员?阎建钢认为,演员的价值在于独特的个人魅力,在于是否可以演绎独一无二的角色,而目前大部分年轻演员其实还谈不上“塑造”角色,“塑造”是演员经过多年艺术沉浸后找到了本我,从而能够掌握一套平实表达本性的方式,进而可以扩大自己的表演空间,可以演出各种角色,而大部分演员在没有找到本我之前,表演都是在看相似的情境中,别人是怎么演的,并不是自己的体会与表达。

阎建钢导演表示,演员表现的好坏、戏剧表现力的强弱,决定权主要掌握在导演手中,。“对演员的判断就是对人的判断。通过和演员的交流,可以判断出一个演员的生活感受度和感悟力,以及表达一个人物的上限和下限……文章的精彩度取决于遣词造句者的能力,镜头不是记录工具,是雕刻演员的一把刀,导演判断演员下限后,把可以把演员的下限屏弃在表达范围之外……”对演员的能力作出判断后,导演的工作就是运用丰富的手段,镜头、灯光景别等赋予演员表现空间,从而形成情感段落去打动观众。“这个空间在导演手中,演员的感染力来自于不同空间的释放度。”

无效劳动助推“天价剧”

近年剧集成本越来越高,电视剧单集售价不断挑破“天花板”。对于“天价剧”,阎建钢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除了明星高片酬的因素,很多剧目拍摄过程中的高成本都是由于无效劳动造成的。

现在不少电视剧热衷于拍大制作、大场面,但拍出来的并不一定有戏剧价值。阎建钢谈到,他当年拍电视剧《秦始皇》,其中一场秦军攻打赵国邯郸的攻城戏预算要50万元,而他的态度是,如果这场戏不能作用于男一号秦始皇的话,那打一条字幕就足够了,他不会拍,如果要拍,一定是要通过这场戏刻画出秦始皇的独特个性,“大场面只有产生戏剧价值才有意义,否则就是废戏。”

对于电视剧制作的专业能力,阎建钢举例说,他的剧组中,演员按要求到现场后,半小时内必须拍上戏,这就对剧组统筹提出了很高的专业要求,即这名统筹一定要懂导演的戏剧感受和工作习惯;相反,如果一个统筹人员不具备专业度,无法协调各组人员的行动和时间,那么演员早上到剧组,最终候场到下午,就会导致成本浪费,拍摄进度拖延也无法避免。

阎建钢表示,在拍摄过程中,团队决定着成本,“有坚实的专业能力,一个剧的成本哪会那么高?骗人的!专业人士控制的剧组成本绝不会高。”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邱伟

流程编辑:TF015

分享到

西班牙高口碑电影《篮球冠军》明日上映 聚焦智力残障人士

北京国际电影节锁定“家·国”主题 将展示《流浪地球》视效科技

郭峰创作《爱的阳光》助残公益歌曲 百位一线明星参与演唱和拍摄

《中国机长》在西藏杀青定档国庆 民航局特批多个机场实景拍摄

陈凯歌等7位导演同拍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献礼新中国成立70年

刘德华确认红馆演唱会排期即将出炉:应该本周内会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