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退休法官侯纯英: 重返法庭做特邀调解员 物业纠纷几句话就灭火

2018-12-17 10:52 北京晚报 TF021

在朝阳法院酒仙桥法庭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侯纯英工作的身影。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退休法官,64岁的她又重返法庭成为一名特邀调解员。侯纯英曾任朝阳法院酒仙桥法庭庭长、安贞法庭(现亚运村法庭)庭长,在民事审判庭工作过20余年。法官生涯带给她宝贵的专业经验和权威感,在做调解工作时,她话语间的威仪常令当事人折服。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退休法官,64岁的她又重返法庭成为一名特邀调解员

记者了解到,朝阳法院酒仙桥法庭现有4名特邀调解员,其中3人是退休法官。在人民调解领域,退休法官的加入会为多元调解注入更多专业的力量。

不怒自威:

“等我说话的时候,你们都把嘴闭上”

在中国城市,业主与物业之间的矛盾往往是“老大难”问题。甚至有一种观点认为,物业纠纷已成为一种新的“城市病”。侯纯英经手调解的案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这种难搞的物业纠纷。物业公司因为业主欠缴物业费而将他们诉至法院,这类案件大多会经过诉前调解。

侯纯英在酒仙桥法庭有一间个人专属的小法庭,大约20平方米,她约谈当事人、做调解工作都在这里进行。法庭里人最多的时候同时挤进来过八九个当事人,都是一个小区的业主,坐不下就站着,对面就是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

在很多小区,物业矛盾本来就是块“顽疾”。被物业告上法庭的业主,可想而知,火气都小不了。

不久前,一家物业公司来了个女经理,说话挺冲。她一进法庭,这边八九个业主就跟她嚷嚷开了。侯纯英见惯了这种场面,“在我做笔录之前你们随便嚷嚷,只要别把房顶吵翻了。但是你们听我一句劝,咱们最好一个一个反映问题。等我说话的时候,你们都把嘴闭上。”

做了将近半辈子的法官,侯纯英身上自带气场。她说话不急不躁,虽然嗓门不大,但吐字铿锵有力,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庄严。

业主和物业经理吵闹的时候,侯纯英一边在电脑上做着案头工作,一边安静地倾听。后来她发现,物业公司的女经理有个毛病,好话不得好说。她对业主说:“你们爱交不交(物业费),反正到法院我是来上班,折腾的是你们。”业主心里不痛快,矛盾一下就激化了。

当着业主们的面,侯纯英就教育这个女经理:“咱们说话能不能换个方式?你可以跟业主说,‘您要是在我这交了钱就不用到法院去。我是做这项工作的,去法院我是上班,可您还得请假不是?’这两种说话方式你爱听哪个?这些业主是你的衣食父母,他们都不交物业费,你们物业公司怎么生存?”女经理听后一下就安静了,对面的业主们听了这话气也消了大半。

控场能力:

不管火气多大,到了她这里就没有闹起来的

侯纯英就是有这样的控场能力——不管火气多大的当事人,到了她这里就没有闹起来的。

自今年3月重返酒仙桥法庭做特邀调解员,侯纯英至今调解了大量的物业供暖纠纷。在她看来很多矛盾的产生一方面是因为相关单位的责任心不强,工作不到位;另一方面则是工作人员说话不中听,激化矛盾。

侯纯英回忆自己以前做庭长时,接待日就曾听过当事人反映,说哪个审判员态度不好。“听下来就会发现,这个审判员只是不会说话。”同样的意思,用不同的方式说出来效果就会不一样。说话是门艺术,尤其是在化解矛盾时,更是毕生经验的累积。

侯纯英经常会跟物业公司讲这样一个道理,“你们如果年年靠着到法院起诉来要钱,离倒闭也就不远了。为什么这么多业主不交物业费?他们既然买得起房就交得起钱。为什么不交?说明你们服务有瑕疵。你们今天到法庭来,法院给你们提供这个平台,你们认真听听业主的反映,回去进行整改。”

对于那些过于苛求的业主,侯纯英也会劝他们换位思考。“一平方米一块多钱的物业费,你们一拖好几年不交,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还要求人家物业公司必须提供那种十几块钱标准的服务。不说别的,如果一个星期不给你们收垃圾,你们小区还进得去人吗?咱们说话也好,做事也好,本着一个把问题解决了的前提来谈,踏踏实实跟物业公司沟通,把物业费交了,小区弄好了比什么都强。”

侯纯英的话说得很实在,大家都能听进去。经过这么一番铺垫后,她才会进入具体的调解环节——不谈普遍问题只谈个案,就讲“我为什么不交物业费”。说得有道理的,她会让物业公司把问题一个一个记清楚,回去挨个儿找业主沟通。问题解决了,业主该交费就得交费。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早在2008年,侯纯英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了休,退休后,她在家调理了很长一段时间,病情好转后,她便开始周游世界,过了几年清闲自在的日子。

今年3月,她应朝阳法院之邀回到酒仙桥法庭担任特邀调解员,从事调解工作,多年的法官经验又有了用武之地。

侯纯英告诉记者,以前做法官每天忙着开庭写判决,有时候中午饭都顾不上吃,一个是没时间和当事人过多交流,另一个碍于法官的身份有些话也不能讲。但是现在不一样,有时间接触当事人,职业禁忌也没有那么多,很多话可以说白了,说开了,当事人听得进去,自然也服气。

记者注意到,在酒仙桥法庭,侯纯英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的小法庭里。由于法庭里没有座机电话,为了方便和当事人沟通,她甚至会将自己的私人手机号码告诉当事人。也因此无论是晚上还是周末时间,经常会有当事人给她打电话求教。

总结期待:

当发现调解收益最高时,当事人肯定会选择调解

自2018年3月,担任特邀调解员以来,侯纯英共计参与调解案件609件,成功调解219件,调解成功率达36%,远高于同期朝阳法院平均多元调解成功率(14%)以及全市法院平均多元调解成功成功率(18%)。调解案件总标的5300余万元,单月调解成功率最高达91.0%。

酒仙桥法庭庭长吴斌告诉记者,不同于传统的人民调解员,侯纯英这样的退休法官做调解工作的一个重要优势就是她多年的审判经验。“退休法官做调解本身就是资源的再利用,那种专业程度和权威感是法官的职业生涯带来的,非常宝贵。”

记者了解到,有一次,一家物业公司告业主,起诉书里把一位快80岁的老太太写成了47岁。庭前调解时,老太太一进门气就不打一处来。侯纯英赶紧给老太太降火, “您别生气,我要是您,给我往年轻了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他们性别也给我写错了,我是女的给我写成了男的!”明明是物业公司不负责任,却硬是不肯承认错误,声称这是原来开发商留的底子,越讲老太太越火大。

“你闭嘴,别说了!” 侯纯英当即喝止,“咱们这些业主都是很老实的业主,你们在这小区多少年了,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起诉的这个人性别不对,年龄不对,人家完全可以不来。实话告诉你,咱们今天是调解,如果是开庭,诉讼主体不对,这个案子谈都不用谈,直接就可以驳回起诉!”物业的人一听,立马就不出声了。

除了物业纠纷外,侯纯英还成功调解过供暖纠纷、传统家事案件,以及房屋买卖合同、服务合同、房屋租赁等标的较大、较疑难复杂的案件,所涉案由类型共计27种,成功调解的最高标的额达2000余万元。

遗产继承类纠纷侯纯英也解除过不少,她最大的感慨是,在几百万的房价面前,亲情显得过于渺小。侯纯英发现,往往在这种案件中去跟当事人谈感情讲亲情,还不如从法律的角度把各方当事人应分得的遗产份额跟他们说清楚来得更实际。

在吴斌看来,大多数纠纷走到法院,当事人最终看重的还是经济利益。当发现调解的收益最高时,当事人肯定会选择调解,但这终归是建立在一个理性分析的基础上,情感的因素占比极少。

而像侯纯英这样的退休法官,“职业病”也是她最大的优势——当拿到一个案件时,大致结果如何,她会作出非常准确的判断。当事人的诉讼成本是多少?风险是什么?从审判流程到上诉周期到最后执行,她都能给当事人以完整的分析,最终当事人会据此做出利益的取舍。

吴斌认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标的的增大,利益冲突的尖锐,未来更需要退休法官这样的专业力量注入到人民调解的队伍中来。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张蕾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北京110”24岁了,为您揭开“110”电话另一头的故事

通州一村民自建房深夜坍塌,男子被屋顶掩埋,消防员徒手刨土块将其救出

三位“高赞”大夫网络出诊,有异地患者未到医院已找到最适合医生

怀柔公交司机联运一趟里程368公里,11年坚持背瘫痪患者上下车

老人突发疾病重度昏迷,速裁法官赴ICU,出具判决书解燃眉之急

回龙观龙泽苑社区书记伊然:老人眼中的“好闺女”,社区居民的贴心人

百姓心中的自家人:方庄芳群园三区“小书记”24小时在线

30名青年当选“北京青年榜样”,东单救人护士、女民兵方队队员等上榜

百年协和展出传奇病历,含记载孙中山梁启超等历史名人的看病记录

南沙滩社区10年践行“走动式工作法”,为居民解决身边糟心事

蓝天救援队队员志愿服务时长近万个小时,“无救援”是其最大愿望

女警用戏曲专业知识辅助反诈工作,改编《红灯记》为事主普法

故宫回应“闭馆日开车入宫”:经核查属实,向公众诚恳致歉

闭馆日开“大奔”进故宫?网友晒照引热议,故宫尚未回应

儿研所年会开到一半主任跑了!一秒换装,妆都没来得及卸完

广州一幼儿园教师涉嫌猥亵6岁女童,检察机关已提前介入

中国大陆总人口突破14亿!网友自豪:一不小心参与了14亿项目

9岁男孩偷尝高度白酒,甜滋滋不过瘾,送医抢救竟还面带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