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北京大兴昌平多处荒郊浴室无上下水 公厕等公共设施成摆设

2018-12-10 15:04 党报帮您办 TF017

“这个浴室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建了不就是个摆设吗?”“公厕的卷帘门成天都拉着,压根儿就没打算让人进吧!”……近一个月来,为了了解农村人居环境,记者走访了大兴、昌平等区的农村地区,发现农村环境明显提升,道路、供暖、垃圾处理等公共服务设施有了较大改善,然而也听到村民反映,一些公厕、浴室等或维护不当,或弃之不用,让人觉得可惜。

开放时间公厕卷帘门紧闭

距公厕几步远村民搭茅房

日前,记者来到礼贤镇大辛庄村,看到横贯全村的大礼路(或称刘田路)车来车往,十分繁忙。大辛庄中学附近,记者发现路边有间刚刚建好的公厕,崭新的门窗上塑封的包装纸都没有撕掉,上面薄薄地落了一层灰。上前一拧门把手,公厕打不开。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设施完善,就是没有投入使用。

记者只好四处打听其他公厕,村民说,向西二三百米外还有一间公厕,可是记者沿着这段路走了两个来回,都没找到这间公厕外墙。后来才发现,公厕“隐身”于一片白色的围墙中,白色的卷帘门紧闭,公厕上也没有任何标识。虽然路边有一块蓝色指示牌,但也难以发现。村民说:“这间公厕既不是在路口,周围也没有车站、商店,当然没人去,所以大白天总关着门。”

在大兴庞各庄镇定福庄村,记者同样查看了村里的公厕情况。3间公厕分别位于村子2个角落和村委会门前。记者推门进去,还算干净,显然有人打扫,但由于全部是旱厕,刺鼻的异味扑面而来。一位村干部说,由于这些公厕建设时间早,都没有接入上下水,全部依靠从化粪池定期抽排,没水冲洗,自然会有味道。

记者发现,在定福庄村东北角的垃圾投放点附近有一间公厕,公厕向南10多米有一间石棉瓦搭的小棚子,孤零零地立在路边。记者弯腰进去低头一看,原来是间茅房。记者不解:“差两步就是公厕了,干嘛自己搭茅房呢?”村民嘿嘿乐了:“可能是他家想多积点肥吧。”

11月26日,记者在昌平南口镇羊台子村,虽然是山区,一路上也看到好几间公厕,从外观上看都建设得非常标准,门前的标牌上清楚地写着“朝九晚五”的开放时间,但在开放时间里,卷帘门依然是关闭的。羊台子村委会门口就是昌12路车的公交站,但车站旁的公厕也是如此。

记者拨打了南口镇环卫监督热线,接线员解释说,冬天水管会冻裂,部分公厕只能限制使用。

记者注意到,在走访的村子里,很多农户家都搭建了简陋的耳房,或是用于堆放杂物,或是当作厕所,连接着简易的化粪池。不论是在大兴、昌平,还是通州、房山,农村都存在这种情况。村民们说:“自己挖化粪池沤肥,还能浇地种菜,绿色环保也挺好的嘛。”“公厕主要是给外面来的人用的,谁不是在自己家上厕所方便呀。”

荒郊浴室无上下水

建好后一天没用过

“这儿的公厕开门还能用,而那儿的浴室就彻底废了!”在南口镇羊台子村,看到记者在了解公厕情况,一位热心村民带记者去看了一间弃之不用的浴室。

山间小路边,只见一幢红色砖混结构的房子突兀地伫立在一块荒地上。房檐下写着“阳光浴室”四个红色大字,序号为11153,旁边一行小字“2011年阳光浴室工程”。大门虚掩着,记者走进去,看到里面果然是浴室的格局,但什么设施都没有了,白色的瓷砖地面上铺着一层天花板风化后的碎渣。锅炉房里墙壁雪白,但里面只剩下几件笨重的锅炉设备。而从房顶上一排一排的太阳能板,还能依稀看出浴室的模样。“想不到吧,7年前建好的,一天都没有经营过!”村民说:“能拆的零件都被人拆走了,只剩一座空房子。”

为什么把浴室建在荒郊野岭呢?记者开车测算了一下,从这间阳光浴室到羊台子村有600米远,而到最近的马庄子村有400多米远。一位村民说:“大冬天的洗个澡要跑一里地,谁会去呢?”

记者找到了羊台子村委会,一位村干部含糊地解释说,那里曾有过一个工厂,后来废弃了。在那儿选址建浴室也许是为了方便接入水电。“七八年前的事儿了,早记不清了。”但村民却说,山里没有市政管线,连接上水下水都很困难,所以浴室才一天都没投入使用。

记者在昌平南邵镇张各庄村,同样看到了一间废弃的阳光浴室。即使这间浴室设置在村中心的文化广场上,同样是弃之不用,门前曾堆放了大量建筑垃圾。

有消息称,阳光浴室工程旨在通过推广建设村级太阳能浴室,解决北京市农村地区村民洗浴,特别是冬季洗浴难的问题。记者在网上也找到了怀柔、大兴、延庆、顺义和昌平等区建设阳光浴室的相关招标文件或竣工验收的消息。

目前农村是否需要公共卫浴设施呢?和村民攀谈得知,近些年来,农民盖房时一般就会建浴室和厕所,即使老房子也都陆续用上了冲水马桶和淋浴设施,改善了生活条件。冬季大家偶尔到镇上的洗浴中心泡澡,这和城市居民的需求基本上是一样的。

更重要的是,不同地区农村人口变化差异很大。近郊城乡结合部的外来人口在增加,而一些远郊山区的人口却在减少。以南口镇羊台子行政村为例,其下辖11个自然村,一个自然村常住人口不足百人。一位村干部说,他们村常住人口只剩二三十人,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农村人口也在老龄化,与其建阳光浴室和公共厕所,不如建些养老机构。”

 

来源:党报帮您办

编辑:TF017

分享到

韩国一女生被公厕“臭晕”,昏迷一周不醒,跟人无关

通州“第五空间”公厕下月底亮相 公厕改革打造舒适常用空间

北京大兴利用公厕建筑将打造29处 “兴舍”,提供淋浴等休憩服务

河南“厕所革命”深入推进 2019年目标是这些

报道反馈:北京朝阳金隅可乐大厦门前公厕已拆除 将重新选址再建

用新技术做引领、培训2000公厕干部,农村小公厕今迎大变化

北京明年拟提升改造800座公厕 已确定50条厕所开放试点大街

从我做起、向我看齐 北京西长安街居民首立“文明如厕”乡俗民约

北京十八里店吕家营村公厕维修被封 简易厕所臭到年轻人不肯上

北京朝阳推进“厕所革命” 农村53座真空排导公厕全部完工

已建公厕遭废弃,新建公厕难完工 北京次渠地区如厕咋这么难

改衣利薄!国企连锁“裁缝铺”开到居民家门口,手机就能下单

“戏剧人生”开幕 北京五个家庭居民把自己的故事搬上舞台

盖章打卡兑换图书 近50家实体书店点亮北京夜色

北太平庄附近居民楼燃气泄漏 警方联合多部门两小时快速处置完毕

东城区8位盲人师父走进地铁站 为工作人员义务按摩答谢多年帮助

难!北京新能源车指标申请量超44万,2546人抢一个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