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为什么大人孩子都爱看电影?一场“白日梦”带来的是成长和思考

2018-12-01 10:52 北京晚报 TF020

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大人小孩,都喜欢看电影?

作者:蔡朝阳


在一般所谓的七大艺术中,电影的发明最晚,但是受欢迎程度,无疑是最高的。周末,电影院一般由这样两种人组成。一种是情侣,电影院是他们最好的约会场所。一种就是我们这样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怀里抱着爆米花,嘴里吃着冰激凌,等待着动画片的开场。在所有的电影中,再没有比动画片,更吸引孩子们的了。每次,有佳片上映的周末,都是一家人最为快乐的时光之一。

那么,为什么我们总喜欢在电影院流连忘返呢?可能是因为,一部电影,尽管只有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却给了我们在这里遭遇另一种人生的可能。

我把电影这种艺术,叫做“黑暗的赐予”。从欣赏者的角度而言,电影就是一种黑暗的艺术。想象一下,几十个乃至数百个人,不约而同,在同一个时间节点步入黑暗的电影院,共同分享一种黑暗中的体验,真是奇妙极了。

我喜欢一个电影,叫作《魔境仙踪》。这是2013年的一个动画片,我觉得,这个电影,恰恰讲了一个关于电影魔法的寓言。

电影的主人公奥斯卡,是个只会雕虫小技的马戏团魔术师,无意中被龙卷风从尘土飞扬的堪萨斯城,带到了神奇美妙的奥兹国。奥兹国的人相信一个预言,说有一个伟大的巫师,会从天而降,帮他们打败凶恶的女巫。虽然奥斯卡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发财的小魔术师,但他却被奥兹国人看成了那个预言中的英雄。他再三逃跑,却在最后时分,克服了自己的软弱,终于借助科技的力量,战胜了女巫,使得奥兹国重获自由。

奥斯卡借助的科技,其实就是电影。用爱迪生发明的电影技术,奥斯卡在奥兹国制造了一场用现代视听幻术带来的魔法,成功地将女巫驱赶掉了。我认为所谓的现代魔法,就是指奥斯卡用的这个电影技术。

在童话里,人们一直都相信,在传统社会,是有某种魔法存在的。我们看《纳尼亚传奇》、《魔戒》、《哈利·波特》、《地海巫师》,所有的小说,都有魔法存在。但是,随着科技的昌明,魔法似乎消失了。在我喜欢的蝙蝠侠系列电影里,这位打抱不平的蝙蝠侠,他已经丧失了魔法,但是他的力量来自哪里呢?来自科技。科技,就像另一种魔法。近几年,我们大家都喜欢漫威的电影,在漫威的电影故事里,科学成为唯一的魔法。

而电影,就是显示这个魔法的媒介。就像《魔境仙踪》里,奥斯卡最终使用电影的魔法战胜邪恶女巫那样,电影这种现代魔法,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让我们可以借助于它,战胜生活的庸常。

我想,人们热爱电影这个黑暗的礼物,可能正是因为它提供了有限的现实生活所不可能满足人们的一切想象的空间。在我们平凡而庸常的生活中,经常容纳不下梦想,而敢于梦想何尝不是人类超越于此在的庸常之上的可贵品格?电影这种艺术样式,因其技术的特质,便成为梦想者的家园。所以有人将电影艺术的从业者,叫作“白日梦患者”。

但这是多么有趣的“白日梦”,在这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一切皆有可能,从山崩海啸生离死别,到耳鬓厮磨情意绵绵,梦想家的世界何其巨大。尤其,在电影这个艺术中,创造的自由与审美的自由是有可能统一的。因为,无论就创作者而言,还是就观看者而言,电影总是在一次又一次刷新我们想象力的极限,带来全新感受。

就像那些经典图书一样,经典的电影,同样能带给我们思考,带给我们生命的成长。所以,电影,就是白日梦。在别人的梦里,找到自己的眼泪、欢笑和成长力量,释放未来人生的种种想象。

我们热爱电影,无非因为,在平凡而近于庸常的现实生活中,总有梦想栖息的所在。我们会在某一个瞬间,相信世界上尚有奇迹存在。而那些资深的电影爱好者,可能从来都不认为奇迹已经离我们远去。这个世界上的奇迹是这样发生的,你相信奇迹,奇迹就发生了——就像电影告诉我们的那样。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20

分享到

一周文化热点:抗美援朝电影联播 《都挺好》获白玉兰奖8个提名

电影《过昭关》公映,“首艺联”加大排片,祖孙情深让观众落泪

陈道明对话阿米尔汗,探讨亚洲各国电影界合作

《一条狗的使命2》本周催泪回归 萌犬贝利曾获6亿票房

下班只会宅家?北京的夜生活超乎你想象,总有你想要的精彩

60部经典电影登陆亚洲电影展 影迷们请收好这份大礼包

经典影片群星演唱会关牧村献唱,沈腾电影中真正演唱者许鹤缤亮相

首部真人宝可梦电影《大侦探皮卡丘》即将上映,雷佳音任中文配音

王家卫监制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取景于可可西里 首映礼在京举行

《反贪风暴4》票房达7.6亿被评“系列最佳”,官宣开拍第5部

吴京章子怡胡歌等主演的电影《攀登者》在珠峰大本营举办关机仪式

演员变导演成热潮?这些才是真正的演而优则导!谁又是车祸现场?

清朝男人也怕老婆吗?这首歌谣里有答案,家庭现象表露无遗

北京散文家苇岸逝世20周年,为何称他为“中国的梭罗”?

专访毕淑敏:突破人生 如何凭借心理学做到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常书鸿被尊称为“敦煌保护神”,其回忆录中妻子的部分却几乎被“省略”

古代钱币中藏着书法,除汉字外还保留辽西夏满等民族文字

众作家追忆苇岸,他逝世二十年,像植物一样年年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