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内

基因编辑婴儿竟“无人审查” 违反科学伦理的行为该如何处置成疑

2018-11-27 17:13 长安观察 TF019

昨天,生物科学领域经历疯狂一日:据媒体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称,通过编辑试管婴儿胚胎基因,一对天然免疫艾滋病的双胞胎——露露和娜娜于几周前顺利出生。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震惊、愤怒的各方在夜间纷纷发声:

①南科大

深表震惊!贺建奎早已停薪留职,学校并不知情。

②122位科学家联名发文

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③官方回应

国家卫健委、广东省卫健委、深圳卫计委均发表声明,对事件展开调查。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为何招致一边倒的批评?“有悖伦理”是最大的质疑点。

一则,项目使用的基因编辑技术本身并不难,但不确定性极大,修改基因对人体是否有副作用谜团重重,另外“脱靶”(错误地编辑了不该编辑的基因)问题也一直没能解决,如此情况下,贸然试验风险极大。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父母患有艾滋病的情况下,已经有相当成熟的阻断疗法,预防其下一代感染艾滋病,如此情况下“挥动基因剪刀”的必要性也有待考量。

二则,学界公约规定,只能用即将销毁的人类胚胎做短期试验,可以说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被科学界视为“禁区”,贸然闯入很可能会对人类基因池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事关重大、非同小可,这事是谁批准的?目前看还是一头雾水。

消息出来之后,各个密切相关方纷纷与之划清界限:

  • 贺建奎所在学校声称不知情;
  • 消息显示,这一项目已由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通过伦理审查,然而医院却回应称,和贺建奎没有过合作;
  • 之后,有媒体报道称,项目经费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但深圳市科创委随即回应,未资助……

一时间,事件陷入罗生门。基因编辑本就严重违背伦理,更让人震惊的是,现在“项目有没有经过伦理审查”,“谁审查的”也说不清楚,实在荒唐至极。

面对一边倒的质疑,贺建奎更新了多个视频回应。

其一方面称基因编辑只是想帮助致命遗传病家庭,拒绝基因增强,一边又说,我们坚信历史终将站在我们这边,既然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对家庭有益,那么基因手术在未来二三十年后也将会是合情合理的。

一位科研工作者视现行科学伦理为无物,冒天下之大不韪,鼓吹人类基因手术,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科学绝不是实验室里的探索,其更承载着人类未来发展的方向,尤其是争议极大的基因编辑领域,其“改造人类”的可能性、想象性,或许让某些人兴奋,但对大众来说更多的则是忧虑。

一直以来,缓解这种忧虑的关键就是科学伦理。“伦理学是人类的第一需要,因为它维持了社会的继续。”从这一点看,众人忧心忡忡,决不在于一个基因被修改,而是担心“这一刀”剪辑掉了人类伦理的基础,揪出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线头。

科学的前沿亦是伦理的边缘,任何探索都必须谨小慎微,慎之又慎。我们不否认技术会造福人类,但所有探索都必须先讨论合理性,再讨论可行性,技术再好,伦理观过不了,福祉再大也可能是祸患。

“法律能禁止人类编辑基因,但人性无法抵挡诱惑。”霍金“超级人类”的提醒言犹在耳,赫拉利也在《人类简史》中写道,“天下危险,恐怕莫此为甚”。技术可控,人心难测。恰如人言,技术应用存在一个限制,但它不是来自于技术本身,而是来自于人本身。

限制人的除了伦理,还有法律。基因编辑在人体的试验在欧美是严格禁止的,我国也有相关规定。但从这一案例看,在基因编辑方面,我们的法律法规还有很多需要完善之处,科学伦理的监管、审查机制也有不少漏洞,都亟待亡羊补牢。

最后,笔者想说,如果消息属实,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两位基因编辑婴儿。我们当然要对这一事件刨根问底,但请务必保护好孩子的隐私,不要把个人信息透出一丝一毫,因为无论如何她们都是无辜的。对她们来说,这个陌生世界最大的关怀与温情就是隐私保护,这也是我们所讨论的伦理。

 

来源:长安观察

编辑:TF019

分享到

国家卫健委回应“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调查结果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后贺建奎现身,国家卫健委与科技部回应此事

“基因编辑婴儿”父母是否足够知情?就业婚恋可能面临法律问题

科技部将严肃处理“基因编辑婴儿”事件 至今无人能联系到贺建奎

1997年电影《千钧一发》 似乎隐约预测了基因编辑的未来?

和美医院:从未参与“基因编辑婴儿” 审查申请书签名涉嫌伪造

世界首例艾滋免疫婴儿中国诞生 贺建奎:基因编辑类似疫苗预防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最新进展,官方启动伦理调查“潘多拉魔盒”

习近平在中央政协工作会议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200余款APP被建议整改,问题达800余个

我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

港警:6月至今共拘捕1474人,警队不希望再被扣上莫须有罪名

什么是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基里巴斯与台湾断交,外交部:高度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