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调查

北京大兴首批无传销村挂牌:今新机场提供致富路 村民改变财富观

2018-11-20 11:37 北京晚报 TF020

“小心小心要小心,各种传销坑害人,打击传销不可少,遇见传销快举报,百姓群众擦亮眼,和谐家庭保财产,发财千万走正道,侥幸心理不能要。”这是一段无传销宣传快板书,出自大兴区榆垡镇镇求贤村。

陈宝奎和张文芹

今年7月,求贤村与马凤岗村、黄村东里社区一起成为大兴区首批“无传销村(社区)”。此前,这个地处永定河北岸的古村,曾受到传销侵扰,村民遭遇财产损失,甚至邻里关系都遭遇破坏。如今,在区、镇、村三级联动,工商、公安、综治、金融等相关部门编织的立体防控体系中,求贤村已经实现了“无传销”。

上周五,北京晚报记者实地探访了求贤村,听村民们讲述从“有传销”到“无传销”的变化。

“倒海鲜”曾让村民伤透了心

求贤村在南六环以南20公里,距离北京市中心更是有50公里之遥。从求贤村往南仅2公里,跨过永定河大桥,就到了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这个辽代建成的古村,一直是京南门户,在历史上还曾是永定河上的著名渡口,被称为“求贤港”。时空变迁,永定河现已向南改道,求贤村村民出行也不再依赖水路。2001年建成通车的京开高速(北京段)从村边划过,无论是进北京城还是去河北省,都很便利。

入冬,庄稼地里已经没什么可忙活的,很多村民在外工作,求贤村里显得有些冷清。村党委副书记张文芹是土生土长的求贤村人,在村里的陈列室,她向记者展示具有相当年代感的农业器具:“我们村943户,一共2000多口人,农民占绝大多数,历史上一直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种庄稼、蔬菜和经济作物,一直是求贤村人的主业,要想提高收入,村里人多选择外出打工。

大约2000年左右,想着如何多挣点钱的村民们发现,传销的苗头,开始在这个京南古村慢慢冒头。村民蔡广君回忆,当时就有十几个街坊深陷其中,一开始的说法是去沧州“倒海鲜”。“我当时就很纳闷啊,去沧州倒什么海鲜啊,咱这儿离天津近,要倒腾海鲜,咋不去天津呢?”听从沧州回来的村民介绍才知道,所谓“倒海鲜”是“倒卖海外新鲜事物”的简称。具体倒卖什么“新鲜事物”,去了的人,闭口不谈,但是强调,只要能去就挣钱,介绍人去,也有奖励。

张文芹对此事也印象深刻:“我记得当时去了的人,跟我说,‘这都是亲戚,关系好,才告诉你这挣钱的法子,一般人才不说呢’。”

事后证明,去“倒海鲜”的人,始终也没见到到底要倒卖什么产品,钱倒是投进去了,都被骗走了。张文芹说,大部分受传销思想影响的都是40岁、50岁左右的中年人,他们有比较迫切的经济需求,但是缺乏知识积累和专业技能,容易被蛊惑。蔡广君记得,有村民当时已经整天做着发财梦:,“有人见着我就问,知道什么叫有钱吗?有钱就是家里住楼房、开汽车,还得有几百万存款。”,而2000年前后的求贤村,全村一共也没有几辆小汽车。与发财梦背道而驰的是,这第一批受传销蛊惑的村民,平均每人大约损失了七八千元,在那个年代的京郊农村,这也不算小数字了。

拉亲戚、街坊入伙,自己赔钱还连带他人受损,这些“倒海鲜”的村民,一时间变得孤立僻起来。“他们不敢跟旁人接触,怕人家找他要损失。旁人也不敢再跟他们说话,怕又被骗。总之就是好好的街坊邻居,变得疏远起来。”蔡广君说,他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倒海鲜”这三个字,就是当时这件传销事件,对村里原本融洽的关系影响太大。

织好大网专盯“传销”

从2000年前后那次初尝传销恶果后,求贤村就开始进行相关的教育、宣讲工作。

村里有个大礼堂,可容纳八九百人,利用河北梆子、小话剧、快板书等形式,求贤村组织了数次反传销文艺汇演。“全村分成好几批,每个人都来看,还请被传销欺骗的村民现身说法。”张文芹说,效果还是不错的,可时间一长,传销也开始变的隐蔽伪装起来,有了新的变种。

工商分局下村宣讲

宣传图片

像“倒海鲜”属于最原始的拉人头式传销,近年来,这么明显的传销方式几乎已经绝迹,现在的传销方式更加隐蔽,总是以合法生意做伪装。张文芹介绍,比如鼓吹商品功效,吸引加盟,但是收取高昂的加盟费或者入门费。又如表面是公司经营,但却以下线销售业绩来计算上线的报酬。还有利用互联网理财,许以超出正常范围的高额回报。“现在都是电脑、智能手机,借助这种在网上传播这种方式,更隐蔽也更方便,传销者大肆分享‘发财的故事’,也更方便,难免会还是有更多的人会受到影响。”

针对传销活动日益隐蔽、参与人员复杂、手段花样翻新等新变化,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大兴分局牵头制定了《北京市大兴区无传销社区(村)考核认定办法》和《实施细则》,开始为打造“无传销村(社区)”做准备。

大兴工商分局稽查大队大队长陈宝奎告诉记者,农村地区的传销和城市区域相比,又有所不同:“城区里,我们发现,城区里一般都是分工明确、组织严密,而且集会规模有时候还比较大,上百人的会场,群情激昂。农村,不会以这种集中的形式存在,都是亲戚之间、熟人之间,小范围、私底下的联系。而且村民不到真正吃了亏,还不喜欢说出来,因此也更加隐蔽。”

针对农村的特点,大兴区进一步完善明确了区、镇、村三级打传任务,强化工商、公安、综治、金融等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建立起区级部门、派出机构、村居委会在内的三级打防管控体系。

“我们到求贤村目的不是为了授予这块牌子。”,陈宝奎说,:“主要还是希望通过宣传教育,给咱们村民打一针预防针,首先做到自己不上当,其次发现传销及时举报。”

选择求贤村,除了村里管理、建设各方面条件比较成熟,还看重了这里地处京畿交界地。陈宝奎介绍:“在我们京津冀地区,廊坊算是一个重点地区,像我们大兴与廊坊交界的这些农村,在地理位置上比较容易受从廊坊过来的传销组织影响。”

无传销村牌匾

新机场提供了踏实致富之路

相对于已经形成规模的传销案件,陈宝奎说,在农村和社区基层,采用“露头就打”的方式,更快速更灵活。大兴区利用所有可以宣传的媒介,如宣传册、候车亭公益广告牌、“大兴工商”和“大兴这些事儿”微信公众号等等,普及反传销知识。在求贤村,村委会和辖区工商所都印发了宣传材料,大兴工商分局也定期回访,巩固“无传销”宣传成果。利用村里的文化团体、图书阅览、电影播放等资源,普及反传销知识,同时丰富村民的业余生活,尤其在农闲季节,让村民们可参与、可观看的文娱节目品种繁多。

如今,在求贤村,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已经没人相信。“哪有白捡的钱,哪有那么多好事啊?传销就专门坑自己人,咱们同村的都不信,它就没法进村了。”蔡广君说,如今在遇到类似传销的活动,村民都能很好辨别,“一说要拉人,或者又是20%的高回报率,那多半有问题,咱都不去。”

摒弃了通过传销致富的幻想,求贤村村民积极寻需求致富新招。除了传统的出门打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建设,也给求贤村带来就业机会。“新机场有很多岗位,比如保洁、加油、电瓶车驾驶、安检、赶鸟等等,都面向我们大兴本地村民开放,还提供培训。”张文芹说,村民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以前苦于缺乏知识和技能,容易受传销影响,现在借着建设新机场的东风,接受培训、学习技能、踏实工作,“在家门口安安稳稳挣钱,比什么都强。”

 

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

编辑:TF020

分享到

“走路能赚钱?”小心成为传销“共犯”,趣步app被立法调查

父亲坠楼前撕碎现金掰断银行卡,女儿一心急着火化,却被民警刑拘

看新闻能赚钱?小心被忽悠!多款不良新闻APP推广方式与传销类似

参与传销组织,发展下线非法获利 5名“善心汇”高级会员获刑

老板13145214元给情人,还花2500万买画 钱从哪来?

被发小骗入传销组织,两天后民警成功解救男子

购买天价床垫需先成会员?定制费仅百元 涉嫌虚假宣传被立案调查

洋果汁能包治百病?“然健环球”涉嫌传销 国内市场未准其进入

公安机关对权健涉嫌两项犯罪立案侦查:严厉查处 绝不手软

“大三女生举报父母做传销”有新进展:父母迫于压力已回到家中

成都大三女生举报父母传销 曾只身卧底传销组织搜集证据

密室设计师、汉服造型师、线上餐厅装修师 年轻人偏爱小众新职业

看病云挂号、车票网上抢……探访手机班里的老人

京城即将迎最佳“赏枫季”,自驾去香山观红叶可留意两新建停车场

培训机构突然关门,学员仍要继续还贷,教育分期贷风险谁来担?

密云16所中小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开放,让人担心的问题还是出现了

“走路赚钱”有何圈钱套路?趣步APP虽似“凉凉”,警示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