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书乡

日本欲将退休年龄延至70岁 叶芝的“当你老了”恐怕过于浪漫了

2018-11-16 09:10 北京晚报 TF019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叶芝的诗恐怕是过于浪漫了。衰老正在考验着人类。

朱悦俊


21世纪的人类社会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老龄社会。据科学家预计,2045到2050年之间,全球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步入老龄社会。届时,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老年人口数量超越少年儿童人口数量的景象。

《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日本NHK特别节目录制组,上海译文出版社。

老了怎么办?

对社会而言,这是一道事关人民福祉的必答题,对个人而言,这是一张从当下开始、需用数十年来作答的长卷。

日本是人口老龄化的先驱。《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就是日本NHK电视台对率先老去的日本社会的一次注视。

有存款,有房子,有年金,为什么还会“老后破产”?一直都在认认真真地工作,为什么到老了一无所有?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样的长命百岁有什么乐趣!——书中,曾经勤奋工作,老后却盘桓在破产边缘的老人发出这样的叹息。

这本薄薄的书,读之,心有戚戚焉。书中的老人,没有一位是因为懒惰而变得贫穷,他们年轻时与你我一样认真工作,做好了退休后的储蓄计划,却抵不过长寿和疾病,不得不在老年过着节衣缩食、捉襟见肘的日子。

因为年老之后,存款很难再增加,但支出却不断增长,存款的减少就在眨眼之间。

年迈的田代先生不能工作了,靠微薄的养老金活着,只有在每月确认养老金到账的那一刻,他才允许自己奢侈一回——到附近一所大学的食堂买一份400日元(约合人民币25元)的午餐。为了省钱,他连电都不用,一到夜晚就独自在一片漆黑的公寓里忍受着孤寂。

川西先生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去医院复诊,但他舍不得打车,每次复诊都坐医院的免费区间公交去,为此,他必须靠不良于行的双脚走20多分钟路到车站。

这样辛酸的画面,在书中比比皆是。

其实,日本算是一个社会福利不错的国家。每个老人有一份国民养老金,曾在企业有正式工作的,还有一份社会养老金,万一彻底破产,还可以领救济。但即使是这样有层次的政策设计,依然不足以应付老龄化社会的种种问题。

首先就是疾病。存款、养老金再丰厚,只要一进到医院,就是一道无尽的减法,终有枯竭的一天。因此,日本也有我们所说的因病返贫现象,尤其是在老年人群体中。

再就是社保不足。有人听信社会养老金可以“一次性提前领取”的谎言,盲目利用“社会养老金脱退补助金制度”,导致竭泽而渔。还有的人更倒霉,工作了30多年才知道公司根本没有为她缴存养老金,一直在骗她。

可能有人会说,这些日本老年人之所以过得这么凄惨,是因为他们没有子女赡养,而中国向来有养儿防老的观念,所以中国不会出现类似的老无所依现象。这种想法恐怕过于乐观了,在日本,那些有子女的老人,被失业后宅在家里的子女“啃老”的不再少数,子女先于父母过世而使得老人无人赡养的也不在少数,而这些情况,中国也未必能避免。

看看周边的邻居就知道我们面临着多严峻的挑战。在韩国,65岁以上的人口有一半处在贫困当中,在70—74岁年龄段中,33.1%的人需要工作来养活自己。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宣布,政府将考虑把退休年龄从65岁延迟至70岁。

在电影《楢山节考》中,老人一到了70岁,就要被子女背到山中自生自灭。我们今天的文明社会,当然不可能再重复这样的历史,但如果不能做出更完善的制度安排,当老人视长寿为噩梦时,又何尝不是在重复这样的历史呢?

(原标题:老了怎么办?)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19

分享到

老年人长期失眠会惹大麻烦!会降低机体免疫力,内分泌失调

年轻人和老年人如何跨越代沟走进彼此的生活?老少相伴宜隔代共游

青老“约会”消减代际隔阂:互换身份 互换装束 互换心事

门头沟70岁以上老人免费享意外险,保费由地区财政预算负担

面对“孤独病”,英国社交疗法受老人青睐,达到无药胜有药效果

“小众的”退休生活都有啥?一家三代痴迷京剧,老少三十人张罗一台戏

医疗机构将开展护理需求评估,60岁以上老年人按需享受护理服务

75岁大爷学芭蕾视频走红,脚指甲都磨没了,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国外老人流行逛博物馆,退休后做志愿者,业余也能做出大贡献

照顾孙辈出钱出力还被埋怨?老人们憋在心里的话年轻人该听听

“网红大妈”变群主为老人解忧!管理60多个微信群,线上追踪可疑人

老人出钱出力帮衬小辈最怕儿女不领情,律师建议不影响生活是底线

加藤周一的自传《羊之歌》,描写了其童年到日本战败之间生涯

新书《神童与录音机》推出,作家林培源用写作化解现实的焦虑

自卑感让我们活得更有意义?阿德勒认为有了它才会有弥补缺陷动力

重读知青文学,这是阿城梁晓声等人的青春

五千年前的中华文明在哪里 良渚文明和中华文明是什么样的关系?

乾隆拿他和纪晓岚做比较,被赞“品行端方”,做过皇帝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