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饭馆乐事:二姨的手工面馆

2018-02-20 10:16 北京晚报 TF003

退休在家闲来无事的二姨开了一家小小的面馆,只卖手工面条和几样固定的小菜。二姨从小就会做面条爱吃面条,别人一问她长大干什么,她就说:“我要天天做面条,吃面条。”现在,她终于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没事的时候,我也会去帮帮忙,其实去混饭。下班时候不知道吃什么,眼前一亮,去二姨那啊,帮端端面条,然后大吃特吃一顿。

作者:姜浅冰


插图 行者李伟

手工面馆的回头客很多,大多是我这样不爱做饭的人,来这吃碗面条省事又可口。来的次数多了,跟二姨熟悉了,说话也不见外。

有个两口子常常光顾,一来就聒噪个没完。二姨的招呼语很简单,要么是“来啦”要么就是“今天不在家做饭啦?”结果二姨一打招呼,两口子就跟开了闸的水一样,互相抱怨起来。女的埋怨丈夫连着几天没洗碗了,不洗碗她就没法洗菜,不洗菜还在家吃什么?男的埋怨媳妇一做饭做菜就像在厨房出了大事故,墙上地上都是油点,锅碗瓢盆扔得哪哪都是,根本无处下手。女的埋怨还不是因为房子太小根本转不开,男的埋怨其实是厨房没用的东西太多,买那些东西不知道浪费了多少钱……一段厮杀之后,我以为两个人会一拍两散,结果两个人出完了气,要了三碗面条,一人一碗半,说是因为吵架太费体力,所以要多吃半碗。看得其他食客目瞪口呆,不了解的,还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呢!

通常单个顾客来的话会比较安静,来了吃,吃完了走。一位常来的小伙儿最神秘,他每次都要点一份面条外加一份酱土豆块,酱土豆块要扣在面条里,这是他每次都要交代的。这样的组合,二姨总是不忍下手,实在颠覆她的审美观。一次她实在忍不住,跟小伙儿说:“这酱土豆块你自己看着放吧!”那小伙忽然问一句:“不放里行吗?”“当然行啊,太行了!”二姨急忙说。小伙纳闷地说:“我还以为必须放里呢!”敢情他一直当酱了。二姨也松了口气,这小伙也太迷糊了。

当然也有挑剔的顾客。一个老人家,每次来都要做到固定位置,如果他的固定位置被别人占了,他就等那个人吃完再坐下。二姨一看这老人家来,总会好言让顾客把那座位让出来。面条端上来,老头吃一口,准说:“这面条,还不如我自己做的好吃呢!”每次他都这么说,后来二姨问:“那你怎么不自己做?还出来吃干什么?”老头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吃吃,才知道自己做的也挺好吃,才爱做嘛。”说完淡定地把汤都喝光,敢情这老头在自欺欺人啊!

面馆也常常有新顾客来。一对两口子第一次来,都用挑剔的眼神扫视着每张桌子、每个顾客。他们一人要一碗面条,端上来后,同时吃了起来,然后异口同声说:“这面条也太软/硬了!”什么情况,到底是软还是硬啊?二姨过去一问,男人先说,面条太软了,入口即化啊,手工面条,吃的就是劲道嘛。他媳妇却白了他一眼,明明是太硬,这面条硬得吃一根牙就累了。二姨说,两碗面条一起煮的,面条都一样,每个人吃的感觉都不一样,一碗面条,一千个顾客吃一千个感觉,就是这个理儿。两个人点点头,闷头吃起了面条,男人忽然对女人说:“你做的饭都软,受不了。”女人说:“你做的饭还都硬呢,一点都不照顾我的牙口。”……又是一对爱吵的两口子。二姨小声说:“啥时候来恩爱的两口子呢!”我说:“恩爱的都在家做饭呢!”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