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还是幺蛾子:靠坐姿丰富自己

2017-11-10 22:25 北京晚报 TF003

2017年11月10日讯,十几年来,我跟李大艳就没正经说过什么话,她一般发邮件,没内容,只有一个标题“你的稿用完了”,我看见了便发几篇过去。我们的关系就是正常而普通的编辑和作者的关系。直到有一天,我们同时参加一场活动,在人潮人海中,她问我主办方管饭吗?我说没人管,于是她热情地说请我去马路对面吃饭。

作者:王小柔


插图 行者李伟

我是一个随和的人,谁管饭跟谁走。在活动才进行到一半,看见李大艳打会场另一侧充满自信地朝我过来了,我正犹豫众目睽睽中这么早走合适不合适,她热情地对我挥着手:“快点,食堂开饭了!”原来她单位就在马路对面,不过,这食堂是卖早点的吗?但既然已经有很多人往我这看了,我也只能站起身,趟过很多条腿挎住她的胳膊往外走,一慌张还找不到门了。我们俩捋着墙转。

李大艳的单位真阔气!那大食堂,中西餐自助美食随便吃,比三甲医院的食堂品种都多,我一下眼就花了,端着盘子不知道挑啥,只听她在我身边说:“随便要,不花钱!”我激动得浑身直哆嗦。
共进午餐是我们第一次近距离交流。席间,因为话题太过亲切,以至于我们的双手频频在饭菜上隔空相握。吃完饭参观她工作的地方,比我的办公室还乱,我就喜欢这种不拘一格的气氛。她说:“你洗个澡再走吧,我们这儿一块钱洗一次。”对这句话,我倒没动心,因为我没带换洗衣服。李大艳看我无动于衷,接着说:“你要洗澡用的东西吗?”然后开始自顾自蹲桌子底下往上掏,洗发水牙刷牙膏,都是新的。我一把拉开自己书包的拉链:“把定情物装进来吧。”这个举动让她很满意。因为带着洗发水,我无论坐地铁还是坐火车,都要先把红色的“沙宣”掏出来给安检看一眼。
自打拿了人家的小礼品,就像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我跟李大艳立刻熟识得如同一起洗过了无数次澡。

我想,我能给李大艳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我写文章有多生动,只是因为我的手机比她的强。她热爱生活的唯一表现就是到哪儿都嘱咐身边人:“一会儿给我照几张啊!”可那一圈儿身边人,要么刷朋友圈心不在焉地答应,要么蹲地上专找刁钻角度拍,而我,则像狗仔队一样,前后左右围着她转,不让多怕几张都能跟你打架。以至于,她到了一个朋友的公司,指着一把宜家的椅子“我跟它合一张”。我心里嘀咕,这是住大城市的人吗,这椅子哪特殊啊?她说:“多圆啊!”用的是夸月亮的语气。

李大艳有一张知心姐姐的脸,同时怀揣着一颗“艳星”的心。她一屁股坐椅子里,用力那么一拧,大头朝下了——也就是把两条光溜溜的大腿竖在椅背上,整个人倒栽葱,眯缝着眼对着镜头拢头发。我用几十年摄影爱好者的功力噼啪一通乱照。她起身就趴人家会议室沙发背儿上了,对我招手“这再来几张”,这是多少年没人给照过相了!

李大艳的镜头感特别好,没人找她演戏简直是中国电影的一大损失。我一扬下巴,人家就知道该搔首弄姿了。等我把照片一一发给她,她看着自己在那感慨:“哎呀,太好看了,太漂亮了,跟在夏威夷一样。”一听就知道,这主儿从来没去过夏威夷。

我们俩同为双鱼座,但是一点也不像,这对我多少是个安慰。当然,我们还是有共性的,就是阅读对于我们就跟犯了毒瘾似的,从而衍生出跟这个社会背道而驰的价值观,空守着情怀和理想跟苟且的世界死磕。李大艳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在挨个走访曾经教过的学生,她要不说,我都不知道她以前是个中学老师。她说要写一本非虚构类的书,记录这些孩子的成长。这个小小的计划,就像已经发芽的豆子,我都可以看见她心里的一片绿色了。成为老师的那一刻,照片里的李大艳端庄优雅,连坐姿都跟宋美龄似的。

活得生动,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好在,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看着他们像万花筒一样,每转一下幻化出不同的大场面,真是幸福。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