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提着心吊着胆》剧组为省预算改吃素 任素汐要“诉苦”

2017-05-09 15:02 北京晚报 TF008

2017年5月9日讯,昨天晚上,电影《提着心吊着胆》在北京举行首映式。放映中,观众被影片的黑色喜剧风格所打动,笑声不断。采访中,1981年出生的导演李雨禾坦承,自己这部处女作长片的拍摄过程充满艰难。谁都没有想到这部拍摄资金仅有200万的电影有一天能够走进院线,跟观众见面。至于对5月12日公映的预期,李雨禾说:“虽然钱少,但我的要求没有因此而降低,在有限的条件下发挥了最大潜力。我也没什么预期,就是希望我们的作品能够被更多观众看到。

片中的演员都是话剧演员,除了任素汐外,最有名的就是老板娘马丽莲的扮演者高叶了。

用浅显轻松的方式讲好故事

电影《提着心吊着胆》讲一个饭店老板因为心理作用导致的生理障碍,一直怀疑自己的妻子出轨。有一次,他无意中“确认”了妻子出轨的消息,于是就出钱请人准备谋杀妻子,没想到节外生枝生出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故事。

李雨禾导演(图右三)说,这部电影不是采用传统的线性叙述模式,而是将故事分成了6个主题片段,每个片段的故事在时间上有重复和穿插,片中的饭店老板和妻子也不是唯一的主角,“这部戏其实是一个群像戏,片中的十来个角色戏份都差不多,他们的故事都是穿插着进行。”

李雨禾说,看过黑泽明的《罗生门》后,自己就被这样的叙事模式所吸引。《提着心吊着胆》2013年开始写剧本,2014年完稿,用了大概一年的时间,电影于2015年开机。

至于影片中的人物原型,李雨禾告诉记者,自己在写剧本前看了不少社会新闻,发现现在社会上很多人以假神医、假军人、假富二代、拜金女的身份,伪装自己去欺骗别人的感情和金钱。但他们一定没有想到的是,在行骗的过程中自己也会被骗。“所谓自欺、欺人、被人欺,这样的人们一旦交织在一起,势必每个人都会失控,这是很荒唐的。 我想讽刺一下这些人。”剧本就是以这些人为原型。李雨禾认为,“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其实隐藏着这样的暗流,像怀疑、欺诈等等,与其深究,我更愿意用相对浅显,轻松的风格和类型化的人物来呈现这样一个故事,毕竟电影首先要讲一个好看的故事,要让观众看得进去。”同样,影片采用复式的环形结构,李雨禾也是暗含着讽刺,目的是为了分别讽刺片中的几组人物,同时又让他们的命运紧密地关联在一起,彼此影响。更加凸显“骗子被骗子欺骗了,自欺欺人被人欺”的荒诞性。

至于电影中无处不在的笑点,李雨禾表示,自己并没有故意做成喜剧,“其实片中大家觉得好笑的点都是来自人物的性格以及事件的交织,并无刻意之举”。

预算少道具省伙食改吃素

李雨禾2011年花了2万元就拍摄了一部名叫《三公里》的短片,在业内反响不错,并且获得了当年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最佳摄影奖, 这让他终于有了拍摄长片的资本。

片中的演员都是话剧演员,除了任素汐外,最有名的就是老板娘马丽莲的扮演者高叶了。李雨禾曾经与高叶合作过电视剧,“她很符合马丽莲这个既泼辣又性感的母老虎形象,但其实她是江苏人。”李雨禾跟任素汐几年前就认识。“我给她讲了《提着心吊着胆》这个故事,她很喜欢,于是决定一起合作。”李雨禾找任素汐时,电影《驴得水》还没开始剪辑。任素汐帮忙介绍了杨百万、何努力的扮演者,也就是陈玺旭和董博。“他们都是非常好的演员”。

《提着心吊着胆》的预算不到200万,拍摄周期只有24天(还包含一天转场)。钱少时间紧,李雨禾苦笑,拍摄过程中的确有麻烦和遗憾。“首先体现在布景和道具,我觉得不够细致,没有达到我的预期。现在呈献给大家的只是体现了我的意图,能看到我们的想法;其次是镜头的设计感,其实我的初衷是拍的比较风格化,无论是构图或是灯光气氛,包括镜头的运动,但拍摄周期不足以支撑这些。我不可能只是在某一场戏或某个镜头这样处理,那样全片风格就不统一了。所以我选择了相对朴实的拍法,这样至少可以做到整体相对统一。”

主演任素汐昨天在首映式上笑称,自己角色身上的假发、胸垫以及假睫毛等,总共只花了100元,“我拍摄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假发根本戴不住,不停地往下掉。”

至于伙食,任素汐揶揄道,剧组每天只能吃素菜,“连土豆丝都成为稀缺品。”影片的故事发生在东北,但预算不足以支撑去东北拍摄。片中主场景“仙客来大饭店”是在北京怀柔找了一个二层小楼改造的。那曾经是“恰恰瓜子”厂的办公楼,导演李雨禾和美术部门一起设计了仙客来大饭店的风格及样式,并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造。“

尔冬升热心帮助做后期

对于有钱的剧组,一场戏来回拍摄十几条根本不是一个事儿,但《提着心吊着胆》剧组却没有这样的条件,“我们这部影片,很多镜头都是一次拍摄完成的,根本就没有NG的机会。“任素汐说。

李雨禾导演也承认了这一点,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诀窍,穷有穷的拍法,“选演员很重要。选对了人,这个角色基本就成了一多半。大家在开机前都梳理了剧本,我们做了比较多的沟通。包括走位和场面调度等,争取做到深入到潜意识里,这样拍摄的时候,演员们就不太会出差错。”

昨晚,香港导演尔冬升也出现在首映式上,“这其实是机缘巧合,”李雨禾说,影片拍摄包括粗剪的时候自己都还不认识尔导。“我是在《提着心吊着胆》拍摄完成后,影片入围了2016年上海电影节时才认识尔导的。当时影片获得了亚洲新人奖‘最佳编剧’的提名,尔导是评委会主席,他看到影片觉得很喜欢,于是找到我聊天,了解电影的情况,并主动提出可以做电影的监制。当时影片的后期其实还没有完全做好,主要是节奏和音乐,尔导觉得在这两方面还可以再打磨一下,于是我们便一起开始工作,在原来版本的结构和框架下将影片的节奏剪辑得更紧凑、明快了。”

尔冬升的加盟,也让影片的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他还介绍了金培达老师加入,负责电影音乐的制作。“尔导是非常认真、严谨而且热心的前辈,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要特别感谢他对我的支持”。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王金跃

分享到

《无名之辈》靠好口碑逆袭《毒液》 导演饶晓志归功陈建斌等演员

如何坚持电影节的特色?多位负责人就此展开探讨寻求答案

陈佩斯再配音《爱宠大机密2》 冯绍峰首次献声却很“感同身受”

“九分钟电影锦标赛”在全球选优 将拍摄9部短片制作成院线电影

超百部国产作品将亮相中美电影节 7月移动电影院将在北美试运营

法国电影展映将在多个城市巡回 精选十部新近影片

中国科幻电影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多名国内外制作者讨论:寻找文化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