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纽约时光:闲逛数学博物馆 一个披着数学外衣的游乐场

2017-03-17 17:28 北京晚报 TF003

在曼哈顿岛下城和中城交界处26街5马路的位置,有座不起眼的建筑--纽约数学博物馆。这座博物馆的门小,但门把手很大,红色,形状是希腊字母“π”。伸手拉门,“π”被分成了两半,像是张开双手要把人领进迷宫的架势。

作者:宇乔


资料图:数学公式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走进博物馆,和我想象得不同,这里竟没有一点传统意义上博物馆的严肃,倒更像是个披着数学外衣的游乐场。在一层展厅最显眼的地方,有两三个金头发的小男孩坐在操纵台的座位上,正小心翼翼地遥控高悬在空中轨道上行驶的小车。当这几双小蓝眼睛看到小车不用翻身,就轻而易举地走完了一条“奇形怪状”的轨道时,他们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样子特别可爱。其中一个大点的洋娃娃发现我站在他们身后,也不认生,仰脸便问:“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笑答:“问吧,我会尽力的。”小男孩用小手指头指着悬在轨道上的小车:“你知道为什么这车能不跨过边缘就走过整条轨道吗?”

说实话,这孩子的问题还难住我了,因为,要想掰扯清楚他问的这个事,将会牵涉到向量微积分中诸如“双面性”、“通量密度方向”、“可定向曲面”很多概念。看着他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我心想,阿弥陀佛,可千万不能让那些难懂的名词伤了这娃的心,所以,为了上好这节“数学课”,还真伤了我不少神。听完我的“课”,小家伙竟然若有所思,最后脸对脸地和我说了句:“我太喜欢你说的这个叫莫比乌斯带的东西了!我觉得数学其实就是魔幻!”

数学本来是个很抽象的东西,可这个博物馆让我佩服的是,假如你没长着数学脑袋,进来逛逛也是没什么问题的。试着骑骑方轮子的自行车,或是四仰八叉地躺在一个使你永远不会甩出去的单叶双曲面形状的摇椅里转悠……不过,到纽约,能摸到这家博物馆,并肯花上15个美刀烧脑子的人,大都不是来玩转椅的,连同这里的服务生和卖票的,看上去似乎都长得一副和数学沾亲带故的模样。

当我走到博物馆里一座楼梯口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钻出了几个疯跑的小孩子,在楼梯底下一个螺旋形展品的键盘上一通乱摁,灯光柱随着他们小手指头所到之处发出刺眼的光。我转过身去,向附近的一个叫马修的讲解员笑着搭讪:“这些孩子懂得他们在做什么吗?” 马修笑答:“他们长大后会知道一切的。”我看他慈眉善目的模样,所以又多问了一句:“这键盘上的按键和这个抛物线上的灯是什么关系呢?”听了我的问题,马修像遇到了知音,居然在小孩子们嗡嗡的吵闹声中为我完整地讲述了string product(弦积)的含义!讲解真是太赞了,当我和马修道谢之后,感觉自己真像是个吃了鱼腥的小猫一样满足!

接着,我顺着旋梯来到博物馆的地下一层。从房间安静的气氛中我感觉到,这里是这座博物馆的粉丝们烧脑的地方。两个衣着不修边幅的男青年,大脚丫子翘得老高,看样子是被手里的九连环迷了心窍;还有一家子,围坐在一张方桌周围,桌上是一堆多边形塑料板,他们在绞尽脑汁地设计密铺方案……靠墙的一排,是用七巧板拼图证明勾股定理的游戏桌,也就是“弦图”。我试着把手里的五块板拼出了弦图的模样,15秒完成。没想到我的动作惊到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她诧异地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能给我的孩子讲讲吗?”看这位妈妈表情诚恳,我当然不能敷衍。为了让她的孩子能听懂,我边说边比划:“首先,我们看这四个全等的直角三角形,把它们合成一个大正方形,再把这个小正方形加进去,让它们的面积加起来是c2也就是说,把长度为c的斜边作为大正方形的边长……”十分钟后,看着母子俩满脸懵圈的样子,我心想,完了,肯定是没听懂!

走出数学博物馆的大门,回望身后那个大大的门把手π被轻轻合上,真是意犹未尽。这个地方,不论是对懵懂的孩童,热爱数学的普通人,还是对天才的数学家,都能从中找到自己所理解的数学,并在这方小天地里乐此不疲。“优雅而愉快地费脑子”是这座博物馆的理念,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令人向往的人生境界呢?

原标题:闲逛数学博物馆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博物馆界“李佳琦”获奖了!带火一场又一场的文化故事

想品地道老北京的味道?走进这些可以“吃”的博物馆

走进京城“吃喝博物馆”,这里存着北京人的记忆

国家典籍博物馆玩起实景解谜游戏 游客希望找到“山海社的宝藏”

京城有这样一支博物馆参访团 一群“走馆白丁”变身“博物达人”

学术介绍难以理解,倒是成了“游乐场”,博物馆如何让孩子更感兴趣?

博物馆学名词或有“国标”,国博主办期刊《博物馆管理》将公开发行

在动物博物馆过个 “奇妙夜” 专家给孩子们讲解动物知识

长安街东延长线上,多了一座“露天漕运博物馆”

文旺阁木作博物馆创始人王文旺的传承梦,他为中小学生开发手工课程

京都博物馆晒宝含众多中国文物,《火影忍者》也热衷“蛤蟆仙人”

国家自然博物馆建设研讨会在京召开 ,布局中轴线,形式有新意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