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闲事

“拆二代”爱上班:我家人少,也就分了六套房!

2017-02-24 17:16 北京晚报 TF003

自打公司搬到郊区后,上下班很不方便,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公司开通了班车接送。这年头经济不景气,老板精打细算,把班车的活外包出去,连车子都是租赁公司或司机自己的。往我家方向的这条线路一共也就六七位同事,于是请了位开商务车的司机来接送。

作者:蓝色咖喱粉


插图 行者李伟

司机师傅是位年轻的小伙子,开辆崭新的别克商务车,能说会道,很快跟我们都混熟了。师傅说他是本地人,家就在附近。我们一听,秒懂,碰到土豪了!公司所在的是个经济开发区,本地人都是拆迁户,小伙子显然是个“拆二代”。我们纷纷表示羡慕,小伙子矜持地笑笑:“我家人少,也就分了六套房,补偿了几百万。村里最多的一户分了11套房呢!”

我们问小伙子这么有钱干嘛还出来开车,随便一套房租就抵得过工资了。小伙子倒是实诚,说村里很多拆迁户一夜暴发后,就不上班了,整天搓麻将,有些甚至把家产都输光了。他爸妈怕他无所事事跟着学坏,就掏钱给他买了辆车开个滴滴什么的,刚好你们公司招司机,我就来了。

刚开始时小伙子倒也兢兢业业,每天早上准时到达接送点。但入冬后天气冷,就时不时晚点个几分钟。特别是前些天寒潮来了,温度降到零下,早上我刚想出门,突然接到司机的电话,一听,明显是没睡醒的慵懒声音:“姐,今天太冷了,昨晚又和几个弟兄联手打游戏玩得有点晚,实在起不来。要不这样行不行,你们几位拼起来叫两辆车去公司,车费直接我来付,不好意思啊,姐,帮帮忙,可别跟老板说啊!”

接下来大半个月里,小伙子好几次都说太冷起晚了,让我们自己打车,还把我们几位这条线路上的同事拉在一起建了个微信群,打车费直接发微信红包,隔三差五还发个红包给我们抢着玩,大家也就乐得开心不说什么。年前,离放假还有两周,小伙子就偷偷跟我们打招呼,他要和女朋友去新加坡跨年,已经订了21号的机票,最后一周让我们自己打车来回,至于打车费,当然找他报销喽!

我跟同学吐槽我们司机太牛,同学就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那些拆二代不肯吃苦就不用说了,很多拆一代也不爱工作。”同学就说起自己以前请的那位司机大姐。同学在城郊的一个村子里租房开了间服装设计工作室,因为经常要跑市场买面辅料,房东就给她介绍了同村的一位开面包车的大姐帮她拉货送货什么的。大姐是典型的“拆一代”,孩子上高中了,平时寄宿在学校,大姐本来在厂里打工,拆迁分了好几套房子后就不上班了,除了收房租没别的事干,闲着无聊,看村里电商多,就买了台面包车拉拉零活。
大姐手脚麻利,每次去市场,跟在同学后面,帮忙搬面料拎辅料。同学很满意,而且大姐的钱是按次结算,跑一趟付一趟的钱,有这么个灵活机动的司机,不用发工资也不用养车,挺划算的。但没过多久,就发现问题了,这位司机大姐有时喊不动,譬如同学急着要送一批货,打电话给大姐,她说正忙着呢,没空!同学听到手机背景声里一片哗哗哗的摸牌声,就问大姐在忙啥,大姐也不瞒着,说搓麻将,这局手气旺,不跟你多说了,那货明天我保证给你送过去。

等到明天,黄花菜都凉了,同学只好找别人送,如此几次后,同学才知道,对于大姐来说,搓麻将是正业,只有找不到牌搭子或玩腻烦的时候,才愿意跑跑车送送货调剂一下。同学没办法,最后还是另请了位专职司机。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拆一代”“拆二代”工作起来都吊儿郎当的,我一位在公交集团做工会副主席的朋友,说他们下面一条线路上有位年轻司机,业务精通,工作勤奋,有时人手不够,他就主动加班,服务态度又好,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

公交车司机工作强度高、时间长、环境差,薪水却低,找对象从来是老大难。前段时间工会牵头在报纸上为单身司机征婚,那位被评为先进的年轻司机刚好也是单身,就被朋友推荐上去,征婚需要简单介绍家庭情况,小伙子一开口介绍,朋友吓一跳,居然是位隐形的富豪!小伙子家里前几年拆迁分了4套市中心地段的回迁房,别的不说,每月单单房租收入就有好几万,而他辛辛苦苦做公交司机的月薪估计只有房租的1/5!朋友感叹:“如果我家分了这么多套房子,才不做司机呢!”

小伙子很认真地说:“工作着是快乐的!”

原标题:“拆二代”司机降临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北京大兴安定垃圾场周边7村即将迁建,农宅换成多层别墅!

北京核心城区这处停滞十余年的危改项目,启动签约排序!

北京定福皇庄村百亩拆迁地清运渣土苫盖防尘,这下可以干净过年了

北京分钟寺平房区时隔22年终拆迁!“方庄大绿地”将得以实现

时隔22年!法官程杰召集各方当事人让22家拆迁安置户拿到房本

北京昌平区定福皇庄村部分建筑垃圾未清理 拆除仨月仍暴土扬尘

北京方庄最后棚户区棚改方案征意见 这个规划20年的项目将实现

北京通州一住户因家庭矛盾违反协议阻碍拆迁进程 今被强制执行

老宅拆迁归属权成谜,村民起诉区政府 北京通州区长出庭应诉

通州今年拆违2000万平方米 将对360个村庄开展环境整治

千万拆迁款让父女反目,积极退赔后老父亲撤诉法院当庭准许

东来顺牛街店今起拆除 原址将建地铁站

考生考核时竟称“不考了,我没看书”,考官也坚定地给了0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可能是“一物降一物”

夏的告别,冬的召唤,你静观过“铺天盖地”的秋吗?

供丈夫读完博士发现其有外心,妻子病中愁苦,医生看罢家属短信也无语

老人谈起这种生活释然笑了,年轻人听后心头一酸

骗子诡计“与时俱进”,出门在外你敢轻易说出“我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