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一阵后卷土重来?黑摩的为何总有市场
记者 李松林 莫凡
2021-11-25 09:27

“双桥东路每天早上黑摩的泛滥,严重影响居民出行,影响周边孩子上学安全!”社交媒体上,一位居民拍摄的视频,记录下了双桥东路黑摩的揽客的现场。记者调查发现,虽然黑摩的问题历经多次打击,但消停一阵之后又会卷土重来。究其原因,还是“有需求有市场”。

执法车刚走 司机就揽客

早上7点半,记者来到了视频的拍摄地,双桥东路东一时区小区门口,但却并没有看到“黑摩的泛滥”的景象。仅仅在小区西侧的道路旁,能看到一辆“疑似黑摩的”停在路边,但车内并没有司机。

东一时区小区门口的摩的

一位居民表示,之前这里摩的挺多的,主要是开往管庄地铁站,但最近似乎刚整治过,现在不太常见了。地图显示,管庄地铁站距离小区大约有1.5公里的路程。

实际上,除了黑摩的,上班族想前往地铁站,还可以乘坐公交车。从小区大门往西走大约100米的位置有一处公交车站,其中364、532、690三路车都可以到达杨闸路口南站,只不过下车后还需要再走300米才能到地铁站。

过了十几分钟,还是没见到黑摩的的踪影。正当记者以为问题已经完全被解决之时,7点45分,两辆灰壳子的三轮车由东向西驶了过来,停在了小区大门旁边的人行道上。似乎有默契一般,司机都没有下车揽客,两个上班族模样的人就一前一后上了车,两辆灰壳子随后扬长而去。在这之后,又有两辆红颜色的三轮车驶过,后座上已经坐上了人。

这些车到底是不是黑摩的?记者又等了10多分钟,终于发现一辆灰壳子驶了回来。但很蹊跷的是,灰壳子并没有再次靠近路边,而是从行车道直接开了过去。记者这时才发现,在小区附近停着一辆“综合执法车”。或许是灰壳子看到了“危险”,才没有继续载客。

到了8点20左右,综合执法车终于离去。这时,之前拉过客的一辆红色三轮车才折返了回来,在路边询问有没有人要坐车。记者当了一回乘客,在前往管庄地铁站的路上,司机还在抱怨最近抓得严,有个“同行”最近就被扣了车,还罚了钱。

1公里多的路,摩的时而在非机动车道行驶,时而又跑到了行车道。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摩的行至双会桥附近,离地铁站还有些距离时,司机却催促记者赶快付款下车。“前边有人查,不走了,你就在这下吧。”记者付了10元车费下车后,发现自己正处于来往的车流之间,十分危险。

摩的不够坐 甚至还要等

黑摩的打击过后死灰复燃的现象,不止发生在双桥地区。今年8月,北京公交警方曾经对房山马各庄地铁站附近的黑摩的进行过打击,但记者近日回访该地铁站发现,黑摩的问题又再次“抬头”。

晚上6点,马各庄地铁站A1口外,有三辆黑摩的正停在路边。每当一班地铁到站,出站的乘客中总有一两个会走向黑摩的。前边拉上乘客的黑摩的开走后,后排等待的摩的会向前递进,停在正对着地铁站出站口的位置。这里不时还有新来的摩的递补到等待队伍末端,记者粗略数了一下,来来回回揽客的摩的大约有10辆。

马各庄地铁站外的摩的

在马各庄地铁站附近,有好几个小区距离地铁站的距离都在1公里左右。除了步行回家,地铁站附近还有F30路公交车可以乘坐,但实时公交软件显示,F30路公交车两班之间的间隔大约有40分钟。

记者体验乘坐了一次摩的,前往距离地铁站800米左右的一个小区。摩的全程都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不时与旁边的电动车和自行车擦肩而过。司机表示,他们拉活是分早晚班的,“早班4点50就会出来,晚班会拉到晚上11点。”收费的标准则是看距离远近,“近的5块,远的7块”,记者坐的这一趟收费6元钱。

记者随后再次步行返回地铁站,路途中发现,一些摩的为了图方便,在返程时会直接从非机动车道逆行回去。还有的摩的开上了机动车道,在临近地铁站的一个路口,前面的机动车都在等红灯,排在后面的摩的竟然无视红灯,直接穿越逆向车道,然后左转通过了路口。

到了晚上8点左右,地铁站旁边的黑摩的数量竟然比之前还要多,路边大约停着七八辆。或许是因为工作和通勤劳累,这时出站后去乘坐黑摩的的人也越来越多,摩的甚至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有乘客在路边等了一会才等到下一辆摩的。

黑摩的黑车 互相抢生意

“新天地走吗?”“去几期,美女?”……傍晚时分,走出常营地铁站E口,很快耳边就传来这样的声音。寻声而去,5辆黑摩的沿纵队一字排开,等候刚刚下班归家的人。尽管这些黑摩的是靠边停车,但晚高峰时候的朝阳北路辅路,还是因此变得“紧张”起来——行人、骑单车者、小汽车、偶尔逆行的黑摩的等互相交织在一起……

常营地铁站外的摩的

几乎每隔两三分钟,停靠的黑摩的就能坐上人发车而去,其余摩的则依次倒车继续等人。特别是当每一趟地铁到站后,蜂拥而出的乘客,就会同时坐上几辆黑摩的离开,现场一度“无车可用”。“几乎都是去南边一点儿的,像北京新天地、沁园、连心园西门等等,10块钱。”遇到乘客较多时,摩的师傅还会询问,是否可以“拼车”搭乘两个人,价格则通常优惠为8元一位。

黑摩的之外,也有几辆小汽车盯上了这个生意。“走吧?5块钱,还差两位。”一男子在常营地铁站E口大声“叫卖”。他的车是一辆普通白色小汽车,最多可以坐下四人。“我们比他们(黑摩的)便宜啊,而且安全。”这名师傅说,自己每天早上6、7点钟就会起来跑活儿,如果是一个人坐车去地铁站则收费10元,4人“拼车”收费5元。“主要就是早晚高峰出来跑会儿,5块钱,你到小区、哪个门儿我都给你送到。”

相隔一站地的黄渠地铁站,同样有黑摩的出没。晚高峰时段,距离地铁站C口100米左右,一辆疑似“黑摩的”停在远处,似乎不敢靠近地铁口。不一会儿,一个身影蹿上了车,摩的扬长而去。之所以不敢靠近,可能与现场打击“黑摩的”的告示牌有关。

摆渡车取消 回家挺纠结

无论是双桥地区、马各庄、常营还是黄渠,乘客乘坐黑摩的的原因,无非是希望能快速到达居住小区或地铁站。除了乘坐黑摩的之外,共享单车也是解决这最后一公里的常用交通工具,但记者发现,早晚高峰时段,这几个地区都很难找到单车。

黄渠地铁站C口外,乘客小芸从地铁站走出,她朝着路边巡视了一圈,发现没有共享单车可骑。她刚刚往东走出去几十米,看到有人骑车往地铁站方向走,便赶忙调转脚步准备回来“抢”那辆单车,可最终还是慢人一步。

“现在挺难的。冬天气温低,就想很快回家。骑车吧,这块儿的单车几乎要看运气,现成的并不多。打车吧,起步价又不划算……”小芸表示,其实在黄渠地铁站旁边,除了单车和黑摩的之外,此前还有摆渡车在运营,只要两元钱,上车后只需等待两三分钟,人满就走,还挺方便的,但这些摆渡车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了。

记者采访发现,此前活跃于地铁站口的多辆摆渡车,是去往附近的荟万鸿社区和柏林爱乐小区,每辆车可以坐下约10人。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摆渡车已经快“消失”一年了。

“主要是不太安全,而且说是‘黑车’,不合法的。”一位了解情况的居民说。另一位居民则透露,此前摆渡车对大家来说确实便宜又方便,不过经常是不按规则行驶,抢道、突然变线、占道的情况较多,“投诉多啊,有人投诉就来查了。”

在常营地铁站。此前也有一条摆渡车线路,主要去往地铁站南边的连心园小区和北京新天地小区。然而,几乎同样是在一年前,这条线路的摆渡车也“消失”了。“据说之前是私人运营,大家都说是一个老板在负责。所以黄渠和常营的车,就一起取消了。”

没有单车和摆渡车,又不想坐黑摩的,乘客要去往连心园小区和北京新天地小区方向,只剩下打车、坐公交和步行几种方式。“总共就1公里多一点。打车肯定不划算,坐公交车要看‘点儿’,运气好就能掐点儿碰着,等不到公交,就只有慢慢走回去了。”家住连心园小区的王连芳说,摆渡车取消后确实挺不方便,但也没有什么办法,要是有正规性质的摆渡车来弥补空白,就好了。

对于黄渠和常营地铁站附近的摆渡车取消一事,记者分别咨询了常营地区平安建设办和综合行政执法队。两者均不太清楚摆渡车取消的具体情况。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地铁、交通枢纽周边500米范围内的“黑车”“黑摩的”,是归区里交通部门中专门负责打击的执法队伍管,不属于常营地区来管理。

(原标题:调查 | 消失一阵后卷土重来?黑摩的为何总有市场)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松林 莫凡

流程编辑:u025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阅读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专注报道您想看的新闻
    消失一阵后卷土重来?黑摩的为何总有市...

    长按识别二维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