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吃光”枯枝落叶,西城区的落叶新解,落叶化土更护花
记者 朱松梅
2021-11-19 14:19

一场降雪加速了树叶的凋零。景致虽美,对胡同、小区物业来说却是个“难题”。清运则运输成本太高,不清运又影响环境。今年,这个难题有解了。

最近,11台小型枯枝落叶处理站出现在西城区的胡同、小区里,这是本市首次尝试在住宅区设立可移动、可拆卸的园林绿化废弃物小型处理站。它们不仅可以就地收集、处理枯枝落叶,还可以随时移动到有需求的地点。

可移动的枯枝落叶处理“集装箱”。

老办法清运成本高 一大车落叶2000多元

北京实行垃圾分类,按照规定,落叶属于什么垃圾呢?由于本身含有水分且易腐,花草残枝落叶属于“厨余垃圾”。在园林绿化领域,枯枝落叶还有个专有名称——园林绿化废弃物。

枯枝落叶原来一般由小区物业自己找车清运,成本不低。垃圾分类后,枯枝落叶不能与建筑垃圾混运,进一步提升了落叶清运成本。这给物业造成不小的负担。

以西太平街北京尊府为例,小区面积不大,绿化面积不高,但清运枯枝落叶仍让物业头疼。

“我们会定期对小区里的树木进行修剪,尤其是秋冬季节,会修剪下大量的枝条。”物业客服部主管王俊杰说。“从前,枯枝落叶和建筑垃圾混着一块儿运出去,但自从垃圾分类以后,就只能单独再付一笔钱,找专门的车清运。”

树木枝条非常蓬松,一车装不了多少,同样的重量下,其体积是普通垃圾的3到5倍,这样算下来,运输成本非常高。王俊杰算了一笔账:运输车按车次收费,一大车2000多元,一小车700元,一年下来,枯枝落叶的清运费用在六七千元左右。北京尊府是个老小区,物业利润微薄,清运落叶的成本给物业带来不小负担。再加上小区位于二环内,清运车行驶受到不少限制,物业每年都为落叶发愁。

全市很多小区、公园、单位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高级工程师张博告诉记者,今夏京城雨水偏多,树木生长快,到了秋冬落叶季,枯枝落叶比往年增多,处理压力也进一步增加。探索园林绿化废弃物的减量处理,降低运输处置成本,成为当务之急。

枯枝制成的昆虫旅馆。

新装备处理能力强 以一当五“吃光”小区落叶

新装备的投用让大家看到了处理落叶的新可能。前不久,记者来到西城区的高井胡同。一扇不起眼的铁门上写着“园林绿化废弃物临时处理站”,推门进去能看到一台机器正在不断地“吞吃”枯枝落叶。

处理站的外观像一个白色集装箱,侧面有个开口,入口处是两个紧紧咬合的钢铁齿轮。操作员刘师傅点击集装箱上的“电机启动”按钮,然后把一大捆国槐枯枝一股脑儿塞进去,“咔嚓咔嚓”,只见钢铁齿轮“咬碎”了国槐枝条,碎屑自动储存在“集装箱”的大肚子里。

“使用上没什么难度,一学就会了。”刘师傅说,这台机器上周才刚刚在高井胡同投入使用。短短几天,操作师傅的手法都相当熟练了。

“这里头有个枯枝落叶处理站?建了几天了?”一位得知情况的居民显得非常惊讶:“怎么这么安静,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啊!”的确,哪怕就站在机器旁边,记者和操作工人聊天时也不必提高音量。据测算,这种新型设备的噪音仅不到40分贝,而其他专业林业粉碎机的噪声能达到95分贝到125分贝。除了“安静”,这些机器还是全封闭的,没有扬尘污染。

城市核心区寸土寸金,土地资源非常紧张,因此站点大多是见缝插针建在现有的苗圃及空地上。在西城区,总共有11个点位布设了园林绿化废弃物小型处理站,并已对外公布。

目前,附近居民区、公园以及主要道路即将开启冬季树木修剪,枯枝落叶都可以送来进行暂存和处理。

这种专吃枯枝落叶的“集装箱”还能随时移动,哪儿有需要就去哪儿。处理完高井胡同暂存的枝条后,一台车头慢慢驶来,将“集装箱”缓缓拉走,去另外的地方继续“吞吃”枯枝落叶。箱体装满后,再将碎屑送去京郊的专业处理场堆肥。

听说这种方便的机器后,王俊杰主动联系了园林绿化部门。当天,操作工就把“集装箱”运到了小区东门外,不到半天,它就把整个小区的园林绿化废弃物“吃”了个干干净净。

一个“集装箱”能容纳5.5吨枯枝落叶,若按体积来算大概是140立方米,大约相当于5辆普通运输车。集装箱跑一趟,相当于普通车跑五趟,成本大大地压缩。

目前处理站处于试运行阶段,暂未收费,不少小区物业负责人表示,今后如果适当收费,他们也可以接受。

落叶化土更护花 特殊黑土公园追肥

张博告诉记者,全市每年产生的枯枝落叶约有500万吨,北京倡导“落叶化土”“枯枝还田”。

“传统的处理站,一般是把枯枝切成片,但小区里新设置的处理站能把枯枝碾压成碎片状。这样一来,在后续的堆肥中,更有利于和菌液、菌种融合,腐熟的速度加快一倍。”园林绿化废弃物利用国家创新联盟秘书长邢世华介绍。

在京郊的专业处理场,历经15天到20天的堆肥后,枯枝落叶就能化为一种特殊的“黑土”——有机质或有机肥。它们将再次回到西城区的公园或林地,重新滋养土地,孕育花草。

蓟城山水公司是小型枯枝落叶处理站的研发方,也负责西城区多个公园的养护工作。今年,他们将这种“黑土”用作公园追肥并持续监测,发现土壤菌群显著改善,植物根系生长饱满旺盛。

跟随公司副总经理宋曙光,记者来到了菜市口附近的广阳谷城市森林公园。公园屏蔽了城市的喧嚣,虫鸣鸟叫声盖过了附近小汽车行驶的声音,绿化工人们正在进行穴施,也就是在距离树木植株约一两尺的地方挖坑,放入“黑土”有机质,让根系吸收营养。记者看到,一袋袋“黑土”色深而松软,几乎无味,抓一把手上微微发黏。

“今年春天,我们用黑土追了一次肥,效果很明显。以枫树为例,叶片都要比别的公园的要红一些。”在宋曙光的指引下,记者看到缓坡上的枫树的确比别处鲜艳。最近公园又在进行秋季追肥,刚刚完成全园的三分之一,用了8吨“黑土”。

工人在广阳谷城市森林公园用“黑土”施肥。

科研部门对西城区利用“黑土”进行土壤改良的效果进行了监测。结果显示,施用后土壤有机质含量提高1至2倍,土壤中水解氮、有效磷、有效钾含量提高1至4倍;土壤中的蚯蚓以及微生物的数量明显增加。

邢世华介绍,今后,西城区、园林绿化废弃物利用国家创新联盟将联合科研机构,共同推动“黑土”的精细化生产,如针对百合、月季等花卉,生产相应的有机质。

链接

枯枝落叶还可以这样用

除了做花肥,枯枝落叶在本市还有很多种利用方法。

①地景艺术。在丰台世界花卉大观园、西山国家森林公园、通州城市绿心等地,利用枯枝、落叶、树皮、藤条等园林废弃物设计制作逼真的形象,如山水、人物、动物等。

②彩色植物“地毯”,覆盖裸露地面。枯枝半腐熟后制成的木片,经有机染料染色后,铺在树池等裸露地,能起到抑制扬尘的作用。在奥林匹克公园、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城市绿心森林公园都有应用。

③给昆虫搭建过冬的旅馆。在很多公园里,常常能看到“昆虫旅馆”。旅馆中有大小不一的“房间”,由树枝、木条拼成,昆虫可以在里面藏身、觅食。

④食用菌菌棒。枯枝经处理后制成菌棒,可养殖各种食用菌。

⑤养殖白金龟。白金龟是金龟子的一种,喜欢吃落叶,具有药用价值。

(原标题:半天“吃光”枯枝落叶西城区的落叶新解)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朱松梅

流程编辑:u010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阅读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专注报道您想看的新闻
    半天“吃光”枯枝落叶,西城区的落叶新...

    长按识别二维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