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他留在梅里雪山,一留就是十六年?
记者 白继开
2021-11-13 15:57


廖正在海拔4600米的湖盆边缘巡视,不远处,一株钩距黄堇在阳光下绽放。


在海拔4800多米的一处流石滩,廖正和朋友们小心谨慎地保持距离观察一株绵参。这种植物分布在喜马拉雅——横断山区的高山流石滩,也是高山生命的最前沿。


高山植物生存环境极其严苛,想寻找到它们的踪迹也极其困难。


寻找高山植物的道路异常艰辛,车胎随时有被碎石扎破的可能。


廖正的助手陈翠文查看半个月前放置的红外相机。在人迹罕至的区域,红外相机成为记录野生动物生存状态的主要方式。


廖正在客栈里做高山植物摄影展,他也随时为感兴趣的客人讲解这些高海拔生命体的各种特点。


横断山绿绒蒿,花朵黄色,植株较高,可高达1米。


羽裂雪兔子,生长海拔能达到5200米至5600米。


美丽绿绒蒿,又称喜马拉雅蓝罂粟。它就是人人皆知的“蓝莲花”。


喜欢啃食毡毛雪莲叶片的高原鼠兔被列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CUN)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廖正 摄

“我深信这是亚洲最迷人的地区之一,多姿多彩的高山花卉,数之不尽的野生动物,异域风情的民族部落,以及复杂的地理构造。”

上个世纪初,英国植物学家金敦·沃德(Kingdon Ward)(1885-1958),在滇西北和藏东南一共进行了25次植物采集旅行,发现新植物约百种,出版了26本著作。1923年,金敦·沃德在《蓝罂粟的故乡》(The Land of the Blue Poppy)一书中写到这句话。

云南西北部的梅里雪山、白马雪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三江并流的中心区域。2005年5月,廖正第一次来到梅里雪山下,就被这片气势恢宏的雪山所折服,并留了下来,一留就是十六年。

从此,廖正开始大量收集、研读当地文献,以及威廉·吉尔(英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美籍奥地利植物学家、探险家)、金敦·沃德(英国植物学家)等人关于梅里地区的早期考察记录。

白马雪山北端,峡谷深切、高山林立,水汽通道和西南季风带来的暖湿气流使其成为地貌景观多样性、生态环境多样性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从海拔4200米的牧场到海拔4900米的山脊,各色的报春花、紫堇、塔黄、雪兔子,偶尔还能发现稀有珍奇的绿绒蒿。廖正一有空就去拍摄记录各种高山草甸疏生花卉。2019年6月,廖正发现梅里女神峰缅茨姆大约海拔5900米的山体发生大面积雪崩,全球气候变暖让雪线不断升高,冰川消退。本世纪初,这片雪山海拔4000米以上都是积雪,可现在海拔6000米以上都有明显的积雪消融。岩石裸露、高山植物数量减少。从那时起,廖正和他的朋友们在梅里雪山地区地理考察的基础上,开始进行高山植物的调查和拍摄。在这过程中,他们见证了大量高山植物因人类采集、买卖而濒临消失的现状。

2021年,在中国昆明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COP15,已达成共同抑制生物多样性衰减的共识,在全球气候变暖的今天,对于高山植物的保护与宣传变得更加重要。

如今,廖正也坚持着能每年定期拍摄当地的高山植物,记录这些美丽植物的生存现状,通过网络、杂志推广,并在自己的客栈里做影展,让更多人能了解这些珍稀、美丽的滇西南地区高山植物的现状,为保护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尽自己的一份力。

(原标题:顽强生命 绝顶绽放)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白继开 摄影报道

流程编辑:u022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北京晚报
    记者 白继开
    2021-11-13 15:57

    长按二维码
    查看文章详情

    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