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大量的经典来自这里,刘备在荆楚之地,走进了楚门的世界?
2021-11-09 15:28

        演员如何诠释好角色?近日,新版《第一炉香》中演员气质与角色的出入,让诸多书迷与影迷争论不休。有的演员能够演绎出千变万化的角色,而有的角色只能等待那一个最合适的演员。在《三国演义》中,荆州豪杰们周密计划了一场好戏,只为等待一个“局中人”——刚刚自襄阳逃席、跃马檀溪后的刘备。此时的他,浑不知自己已成万众焦点、被观看的演员,而那些台前幕后的荆州豪杰们如此大费周章,只是为了替荆州寻得一济世安民的强主。

  蜀中霸主,这一角色,非刘备莫属。

  (传)阎立本《古帝王图·蜀主刘备》

戴进《三顾茅庐图》轴

  刘备的世界

  古楚地也称荆楚,汉代为荆州,涵盖今两湖及河南西南隅地。刘备在荆楚之地,进入了楚门的世界。这一场戏,始于荆山东麓南漳。据《三国演义》,大难不死的刘备误打误撞来到了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庄院,而对方上来便说:“公今日幸免大难!”刘备大吃一惊。攀谈间,水镜首次抛出卧龙的概念,刘备欲问详情,却对曰:“好!好!”开始吊人胃口。留宿当夜,徐庶又来上门密谈。这招眼熟,叫蒋干盗书——上了大当。不久,刘备又神奇地遇见了徐庶,真是巴掌大的世界。

  但这显然是罗贯中“诱敌深入”的一步,即提前安排徐庶离荆,将计就计地上演了这出“走马荐诸葛”,做足了气氛。临别时,徐庶也承认了自己“故作狂歌于市,以动使君”,而刘备却认为理所当然,还哭着说:“子母乃天性之亲,元直无以备为念。”

  三顾茅庐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据《三国志·诸葛亮传》:“庶曰:‘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但像三顾期间的行程见闻,头两顾为何无果等细节,版权只在罗贯中手上,却也成了全书点睛之笔。

  茅庐荒僻,考虑夜长梦多,团队还请来群演助阵。是以才到隆中,刘备就“遥望山畔数人,荷锄耕于田间作歌”,一听到“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便不禁上前询问,得以轻松找到草庐。再说庐内门童,起初被刘备一长串头衔搞得不胜其烦,当面回怼,二顾时又指着诸葛均说是诸葛亮。没人唆使才怪!

  门童年幼,唱个红脸未尝不可,而接下来登场的就都是老江湖了。据《隆中对》:“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诸葛亮好友崔钧在刘备“一顾”结束时登场。而据《魏略》载:“亮在荆州,以建安初与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等俱游学。”刘备“二顾”途中,石韬、孟建又以“草根歌手”的身份埋伏在路边酒店,假装不期而遇,实则步步为营,以考察、诱导刘备之言行。

  三顾茅庐这场戏,层层铺垫,刘备所走的每一步,都遇见了早已就位的“演员”。那么,这一场事先安排的好戏,究竟是为何上演?那还要从荆州这个地方说起。

  非你不可安荆州也

  东汉末年,波谲云诡,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往往越是乱世,“臣择主”就愈发成为潮流。对于那些非京畿重地的州郡来说,他们的主公便是刺史、州牧。

  汉初,中国实行郡县二级制,郡守(太守)由中央委派,直接对接丞相。后来为监察郡务,武帝将全国分为十四个监察区,每区设一刺史。刺,刺探也,据《汉仪》,刺史负责明察“二千石强宗豪右,田宅逾制,侵渔百姓,通行货赂”等行为,“二千石”即太守俸禄,泛指太守。而《后汉书·百官志》载:“每州刺史一人,六百石。”可见刺史俸禄竟不如太守,事实上,政绩突出的刺史往往可升任太守。

  到了东汉安帝年间,因“益州刺史张乔领尹就军屯,招诱叛羌。(《后汉书·西羌传》)”使刺史位阶骤升。后来黄巾乱起,为加强统治,灵帝确立了以州牧为地方最高行政长官,《礼记·曲礼》载:“九州之长,入天子之国,曰牧。”中国遂有了州郡县三级制的雏形。

  放从前,郡太守便是一方诸侯,州,仅是监察区名,没有行政上的意义。而州牧的确立,就好比给太守们找了个顶头上司。试想,在一个鱼死网破的乱世治下,那些游荡不羁,手握兵权的“二千石”又怎能受他人管束?一时各郡、各州,太守、刺史、州牧间各怀鬼胎,内战一触即发。

  据《后汉书·郡国志》:“右荆州刺史部,郡七,县、邑、侯国百一十七。”七郡由北向南、自西向东分别为:南阳、南、江夏、武陵、长沙、零陵,和桂阳郡。内乱始于长沙,据《三国志》,区星于当地发动民变,迅速得到各郡响应。见事急,朝廷以孙坚为长沙太守,旬月平叛。起势后,孙坚又借讨董之名北上,其间杀了荆州刺史王叡和南阳太守张咨。恰逢袁术在南阳,就自领了太守一职。而新任荆州刺史,则是按传统由中央委派而来,姓刘名表,字景升,驻扎襄阳。到任未几,刘表又因剿灭袁孙联军而晋升州牧,不仅为百姓带来了一时宁静,也为自己赢得了权威。

  刘表的崛起,的确给过荆襄名士一阵希望,然而不久,他就在曹操和袁绍之间犹豫不决,对内更是疑神疑鬼,据《刘表传》:“刘备奔表,表厚待之,然不能用。”遂导致刘备“髀肉复生”。此后刘表病重,刘备就成了荆州的另一选择。

  “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先主传》)连曹操都如此称道,刘备自然是引人注目。起初,徐州众将也曾三番五次地挽留刘备,州牧陶谦更是双手奉上领地。《先主传》载:“谦病笃,谓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徐州热情,但只是直言不讳的劝说,而在荆州,一出“臣择主”的戏码偏偏就变成了“三顾”,高下立判。

  从来好事多磨难,通过“三顾”,团队在接力包装、推销卧龙的同时,亦在考察刘备的耐心和实力,旨在为荆州物色一位强人,一个能团结诸郡,确保各方利益的州牧。参与演出的,还有孔明的岳父,刘表的大姨姐夫黄承彦。按常理,爷俩应该是刘表的左右手、智囊团,此时“叛变”定是家族内部生乱。据《襄阳耆旧记》:“表为少子琮纳后妻蔡氏之侄,遂爱琮而恶琦。”有段时间,失宠的刘琦就常找孔明问策,《诸葛亮传》载:“刘表长子琦,亦深器亮。”其中就包括那出决定历史走向的“上屋抽梯”。几番往来,刘备终于和刘琦走在了一起。

  建安十三年(208),降曹后的刘琮被封为青州刺史,永远离开了荆州,刘备则果断去了江夏与太守刘琦共济。同年赤壁鏖兵,曹操北遁,刘备保奏刘琦为荆州刺史,并借后者名义亲征荆南,四郡望风而降。不久刘琦病故,刘备就以最高呼声,毫无悬念坐稳了荆州牧。

  荆州自始至终都是三国的焦点,根据“借荆州”“失荆州”等历史事件,罗贯中塑造了大量经典,然而一切还要始于“三顾”这场大戏。除上述奇闻,戏的首尾也已埋下伏笔。初见刘备时,诸葛亮就把对方的职业规划和盘托出了,莫非真是冲口而出吗?

  再说刘备跃马檀溪,一骑牛小童迎面而来,问道:“将军莫非破黄巾刘玄德否?”刘备大惊曰:“何以知吾姓字!”对曰:“因常侍师父,有客到日,多曾说有一刘玄德乃当世之英雄,今观将军如此模样,想必是也。”童言无忌,听者痴盼。

(原标题:刘备的世界:走出剧本 开基立业)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天慜

流程编辑:u017

打开 APP 阅读更多
相关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

    北京晚报
    2021-11-09 15:28

    长按二维码
    查看文章详情

    长按海报点击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