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京包线附近居民横穿铁路遛弯儿 架天桥或修通道已成“刚需”

2019-01-07 10:40 党报帮您办 TF021

京包线自朝阳北路铁路桥向北至姚家园铁路桥,在长1.7公里的铁质护网上,如今又新现10余处豁口。尽管这里“禁止牌”林立,大喇叭也循环播放,提醒居民不要进入铁路安全保护区,但仍有不少居民进出豁口,横越铁路线,甚至有不少老人牵着孩子、带着狗在铁路上遛弯儿。京包线上每天都有火车通行,如此穿越无论对铁路安全还是居民生命而言,都存在极大安全隐患。该段铁路两侧住有10余万居民,为确保交通安全和出行便捷,架天桥或是修通道已成京包线“刚需”。

记者沿朝阳北路自西向东行至铁路桥上,便看见一处豁口不断有行人进出。豁口前各类警示牌林立

1.7公里护网扒开10余豁口

警示牌林立广播提醒不管用

1月2日12时许,记者沿朝阳北路自西向东行至铁路桥上,便看见一处豁口不断有行人进出。豁口前各类警示牌林立。细看发现,这些警示牌有朝阳区护路办设立的“爱护铁路严禁穿越”蓝牌,有北京工务段设立的“严禁抢越铁路”的“禁止通行”白牌,有“铁路安全保护区”黄牌,更有“珍爱生命请勿穿越铁路”的温馨提醒。

顺护网北行不久,记者又看到另一豁口,墨绿色的铁质护网被剪断扭曲,豁口仅容一人弯腰进出。在该豁口上部的横杆上,还挂着一块“破坏铁路设施违法珍爱生命严禁穿越”的蓝色警示牌,牌上标有举报电话“51837065”。豁口左侧,立着朝阳区护路办设立的“搞好护路联防保障铁路畅通”宣传牌,甚至标有“损毁铁路设施,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并处500元以下罚款”等处罚内容。

记者发现每一豁口处,都是警示牌设立较为密集的地方,往往一看见警示牌林立,就马上会在护网上发现豁口。其中两处豁口旁,还装有广播设施,大喇叭不停地播放着“禁止穿越铁路”等提醒。在这段长1.7公里的护网上,记者发现10余处豁口,每处豁口,均有行人不断地钻入钻出,全然无视警示牌及广播提醒。有人还推着电动车、自行车,艰难地钻入豁口,又搬起车子越过铁轨及枕木,从另一侧豁口钻出。

几位居民依次从一豁口处弯腰钻出,他们边走边回答记者问话,“习惯了,都这么翻。”“净是大豁口。弄好了就给铰开。”

牵孩子带狗上铁道散步

穿越铁道“便捷又危险”

铁路线上也有不少行人踩着铁轨内的枕木遛弯儿。一位戴太阳帽、穿蓝上衣黑皮裤的老人告诉记者,他姓周,今年69岁,原来在小区里遛弯儿,后来看大家都上铁路,自己也来了。记者问,“您知道什么时候过火车吗?”“说不了嘞。估计快过来了。”“看见过火车吗?”“见过啊,有货车也有客车。”“在铁路上遛弯儿,觉得危险吗?”“危险啊。”“那为何还在铁路上遛?”“大家都这么遛。”

铁路线上,甚至有人带着宠物狗进入遛弯儿,一只白色哈士奇在铁路线上乱跑。铁路另一侧,一名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身穿红色小棉袄,在一位老人的带领下慢慢悠悠地走在枕木上。

踩着枕木遛弯儿的大多是老人。一名老人听力不好,他把手搭在耳朵上,歪着头听记者问话,一边大声说他已遛了一个多小时,“每天都遛一个多小时,习惯了。你看前边亮灯的地方就是火车,离这儿有10公里远,应该很快就到。”但记者等了半个多小时,火车也没到。

继续前行,记者突然听到一阵鸣笛,抬头看铁路线上行人纷纷向两侧奔逃,没等记者回过神儿,一段标有“京局怀段DF-6065”的火车“哐当哐当”通过。“它可不会躲人,撞了就撞了。”一名居民说。

火车过后,铁路线上的人群便又开始聚集,神态淡定。

家住铁路沿线的多名居民称,京包线上火车经过的频次仍比较高,而且通过时间并不固定。他们也知道穿越铁路危险,但为了方便就顾不上了。铁路线西侧,自南向北分布有十里堡、晨光家园、炫特、石佛营东里等社区,东侧分布有罗马嘉园、润枫水尚、华纺易城、国美第一城等社区,两侧居住人口有10余万人。“我们办事、买菜、上班或是走亲访友,有的甚至在铁路两边都买有房子,如果不穿铁路,绕道朝阳北路或姚家园路,得多花半小时,过豁口穿铁路只需几分钟。”

属地及铁路部门都“难管”

架天桥或修通道是“刚需”

京包线与两侧居民通行之间的矛盾已存多年。对此,负责该段线路的北京工务段一负责人也很苦恼,“我们不断巡查不断封,但是这边刚封好,那边就被扒开了。”该负责人说,上铁路穿行、遛弯儿的老人兜里都揣着钳子,“手指粗的钢筋都能给剪开。”“上周三,我们去封护网,居民当场骂我们‘不干人事儿’,骂得我们不敢吭声。”

对于居民扒豁口穿行,该负责人也表示理解,铁路线一边是小区,一边是菜市场,居民有着切实的生活需求。“据我所知,每天铁路上通行有8对列车,没有准确时间点儿。居民在铁路线上穿行、遛弯儿很危险。铁路方面也曾多次找地方政府,寻求解决方案,但至今没有结果。”

记者了解到,该铁路线两侧居民区分属3个街乡:铁路线西侧,自朝阳北路至石佛营东路区域,属于东风乡政府管辖;自石佛营东路至姚家园铁路桥,属六里屯街道管辖;而铁路线东侧居住区,则属平房乡政府。

东风乡政府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朝阳区综治办设有专门护路处,派有协管巡防,街乡发现问题,也会报给铁路部门,但居民扒护网穿铁路有着近20年的习惯,前脚铁路部门刚封好豁口,后脚就有居民拿着工具拆开,“现在是发现就报,报了就封,封了就拆,反反复复,我们也很头痛,很为难。”

针对这一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娄伟认为,铁道两侧居民有过铁路的“刚需”,“即使浇上混凝土水泥墙,也会被居民掏洞!显然,靠堵是行不通的,与其这样,倒不如从便民的角度考虑解决问题。”

娄伟分析,要想既不影响火车通行又能便民,双方应该本着“以民为本”原则,变堵为疏,充分听取铁路沿线居民的呼声和建议,调查穿越铁路线人流情况,架设一至两道过街天桥或建设地下通道,从根本上消除居民穿越铁路的不安全因素。

 

来源:党报帮您办

流程编辑:TF021

分享到

这事儿给您办了:北京石景山京原路7盏路灯全亮了

房山区阎安西路治理违法停车见效 欲建新停车场所增加停车位

朝阳区华腾园小区设备间总有“嗡嗡”响 居民急盼解决噪音问题

北京停车新政:百姓又提新问题 期待更多细则

北京潘家园地铁闸口外有小贩发小广告 乘客望清理此类推销行为

北京东西城和通州停车新规实施以来 百姓最关注这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