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导演张黎:越是剧本荒就越要拍出精品 拍《曹操》难在传神

2018-12-21 10:03 北京晚报 TF017

导演张黎的名字总是和电视剧的高品质与好口碑相联系,他的历史剧在国产剧中享有盛誉,他执导的《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四十九日·祭》《少帅》等电视剧,以宏大的视野和深厚的人文积淀,带观众走入对历史人物深沉的思考,其中许多剧目虽然已经时隔多年,至今仍在网上频频引起观众的热烈讨论。

然而在今年,即便是张黎这样的资深导演,也在创作上感受到了焦虑和不安。在日前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办的2018年度新文艺群体人才培训班上,张黎带来了题为《电视剧“声”“画”制造》的讲座,虽然是讲座,但张黎用了大量的时间与现场的编剧学员进行交流沟通。在他看来,2018年影视界已经面临着严重的剧本荒、题材荒,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导演、编剧还是演员,都应当对自己的作品有着更严苛的要求,创作高质量的电视剧。

潜下心来认真制造电视剧

“今年对我来说,是入行40年了,但以往任何一年都没有像今年一样,让我感到题材储配的窘迫。”张黎的讲座一开场,便抛出了这个令人深思的问题。他谈道,以往自己的手中都会有六七个题材的储备,像冯小刚、张艺谋这样的导演手中更是有丰厚的题材资源。但是在今年,他遇见了几个知名导演,聊起来以后发现,大家普遍的感觉是,题材荒、剧本荒,以至于不知道下面该拍什么了。

张黎认为,前几年开始兴起的改编网络IP的潮流,到今年已经趋于理性。网络IP越来越不好改,资源枯竭导致可以改造的手段也变得匮乏。此外,观众口味和时代的快速变迁也对影视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张黎坦言,以当前国内电视剧的容量来看,8000集一年的总量就已经足够了。“我们现在的受众跟外部世界的联结方式越来越多了,所以剧占的比例就越来越少了,再也不会有万人空巷的剧了。你看现在的世界杯、奥运会,还有热门的国内外新闻大事,比剧好看多了。这样就对电视剧的质量有了更高的要求,质量差的肯定会被淘汰。”张黎说。

张黎认为,面前当下电视剧行业的新趋势,创作人员还是应当潜心下来,安安静静地来制造作品,根据自己的生活的经历,和经验带来的判断来制造作品。张黎在讲座中经常强调“制造”这个词。他认为,电视剧里的每一个声音、每一个文字、每一个语言都是创作者制造出来的。它与生活的真实有着本质的不同。因此电视剧的创作要求创作者展现自己独特的积淀和构思。

比如谈到导演,张黎认为,导演其实就是翻译,将文学语言通过“信达雅”的方式翻译成镜头语言。因此作为导演,应当首先掌握“词汇量”,其次要具备一定的“修辞水平”。

谈到演员,张黎认为,一个好演员应当具备这样一些特征:1.爹妈赏了脸(有较好的形象);2.有对剧本的解读能力;3.有超乎常人,表达剧本的能力。他补充道:“当然还应当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如果也有,那就赚了。”张黎十分称赞焦晃的敬业精神。他说,焦晃在拍戏的时候对现场的场景极为熟悉,每当剧组吃完饭,但还没有开机的时候,焦晃就利用这段时间在场景里走来走去。“他在场景里能待一天,他说我要做到闭着眼睛都撞不到东西。”

重在揭示人物的内心隐秘

张黎认为,导演的任务不仅仅是要把编剧的剧本拍出来,而且要拍摄剧本的“字里行间”。也就是说,让剧本上的情节在画面上更加精彩。

张黎用自己的作品《人间正道是沧桑》来举例,剧中有一场杨立仁教林娥射击的戏,这场戏在剧本上不到四分钟,篇幅只有0.6页纸,但是在拍摄剪辑完成后,这段情节有11分之长。张黎做了哪些调整?他捕捉到了这场情节中林娥与杨立仁的情感关系,杨立仁作为林娥的上司,对她有好感,而林娥对此非常抗拒。因此张黎在拍摄时,搭建了一个林娥的想象空间,她在想象自己拿着枪追杀杨立仁,通过两个空间的平行蒙太奇,来揭露人物内心的复杂心态。

张黎引用与他合作《大明王朝1566》的编剧刘和平的话:“对人物塑造最高境界是什么?揭示人物的内心隐秘。”他进一步为学员解释何为“内心隐秘”:“我在这讲,你们在这听,但你们脑子里存在着非常多的念头,可能只拿出20%的精力来听,可能有的拿不出台面,这些就是你的内心隐秘。当你翻译成戏,这就是表达人物的最高境界。”

在《大明王朝1566》中,刘和平就是巧妙运用一个比喻将人物内心隐秘道了出来。剧中的嘉靖皇帝说,长江水清,黄河水浊,不因水清而偏用,也不能因水浊而偏废。这其实说的就是嘉靖的内心隐秘——既要重用能臣,也要用好贪官。“用长江和黄河来表达自己的心声,而没有用直白的语言说,这是刘和平老师的高明之处。”

拍《曹操》难在传神

张黎的创作在近些年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他首次尝试执导由网络热门IP改编的网剧《武动乾坤》于今年播出,但口碑并不尽如人意。谈到目前在筹备的作品,张黎的语气也并不轻松。

他透露,自己作为监制,目前正在筹备一部描写经侦战线、反金融犯罪的电视剧。但这一题材对他来说有很大的挑战。“我觉得这个题材和我看到的许多反腐剧还不太一样,总觉得跟老百姓是有距离的,所以我常常陷入困境。”他同时认为,创作这种题材的作品,编剧的水平往往达不到对专业领域的了解,最终的故事还是侧重到人物的性格和情感,这让他总觉得不够满意。

张黎一直想拍的一部剧是《曹操》,这部剧已经筹备了九年之久,但始终停留在剧本阶段。尽管张黎对于历史剧的创作已经相当有经验,但他还是认为,曹操这个人物他很难把握。“这部剧的编剧换了好几拨,故事一直在更新,除了主要人物曹操以外,人物也一直在变。”

张黎表示,他对于《曹操》这部剧的定位一直是比较清晰的,首先是写这个人物的历史担当,其次是要强调他至死都没有篡汉,和《三国演义》中的“奸雄”形象拉开距离。第三,应当肯定曹操在当时历史背景下的积极意义,即努力实现国家的统一,反对国家的分裂。“他真的是不想分裂,中国真的不能分裂,我们对土地一定要有贪婪。中国统一这个事情,怎么说都不为过。”

除此之外,他还特别看重作为文学家的曹操。但这也带来一个难点,文学该如何表现。“他写了那么多诗歌,《观沧海》《龟虽寿》,但你不能简单地让演员在剧里念出来,还需要制造符合人物的情境。”张黎认为,曹操难拍,是因为“传神太难”。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成长

流程编辑:TF017

分享到

拍正剧的张黎咋就拍了《武动乾坤》?他说风格未变依旧是家国担当

张黎《四十九日祭》还原南京大屠杀 求真实不求新颖

粉过吴秀波是不是一个错?这位大院出来的北京爷“三不”玩脱了

《巡逻现场实录2018》播出获赞 有社会价值的节目不缺观众

谍战剧《天衣无缝》精巧设局:陆毅挑战反派 不为烧脑而求突破

宁浩“疯狂第三部”曝徐峥出演外星人 黄渤沈腾献唱电影主题曲

《上将洪学智》1月21日登陆央视 再现将军传奇跌宕的人生经历

导演张大鹏亲自解答《啥是佩奇》 差点因为预算过高被毙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