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劲松南路人行道上竖围栏 治理游商占路怎能一“隔”了之?

2018-12-01 13:30 北京晚报 TF017

“这些护栏把路隔开,是为了防止摊贩占道停车,不过,这种管理理念也有点太过落伍了。”近日,有市民向本报反映,在朝阳区劲松南路西向东方向,两条护栏将人行便道分成了三路,有碍美观不说,也给一些行人带来了不便。对此,专家表示,用这种方法治理游商欠考虑,城市管理也不应一“隔”了之。

探访

最窄处两人无法并排行走

昨晚,记者来到劲松南路,在一块写有“朝阳区潘家园界”的牌子西侧发现了护栏。这段护栏东西走向,长度约200米,有的将便道隔成了两路,有的隔成了三路,最窄处无法容纳下两人并排行走。“如果前面和对过有人走,尤其是遇到推小孩车的和坐轮椅的老人,特别不方便。如果没有护栏,可以向旁边躲避或超越,本来路不窄,让这护栏一隔变得很窄。”一位途经此地的市民说。

在劲松南路与潘家园东路交叉口的南侧也有一段护栏,不过,这里的护栏将路一分为二,宽度足够容纳下两台并排行驶的自行车。“问题就在这,这是人行道,但由于机动车道比较窄,很多自行车也会迎面骑上来,走在对面的行人遇到这种情况,躲避起来也很困难。”这位市民说。

潘家园东路便民服务点的一位师傅告诉记者,他见证了该十字路口治理前后的巨大变化。“过去很多卖菜的在这儿摆摊,吸引很多市民在此停留,逆行现象非常严重,交通秩序也不好,那时候堵路堵车是常家便饭。不过,立起护栏后,这种情况就消失了。”护栏设置的时间大约有两年,设置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游商在此摆摊。现在,随着周围便民服务设施逐渐完备,管理力度加大,昔日混乱的场景已一去不复返。这时,护栏的存在就多少显得有些多余了。

专家

立护栏治游商治标不治本

“这种护栏现象,在城市管理中起到一定的作用,不过,只建不拆的管理思路还是比较粗放的。”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朱涛说,从部门思维来讲,用这种方法治理摊贩确实欠考虑,因为忽略了行人不便的问题;从属地管理思维上讲,这样的做法或者只会让游商从这个地方流动到了其他地方,治标不治本。因此,治理小商小贩不能一隔了之。

城市管理的问题要从粗放式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型,越是超大城市,管理越要精细,而且,要用群众的满意度来衡量。朱涛表示,管理部门和执法部门或许应该多听听民众的需求,问问护栏到底要不要拆,而且不光倾听民众的需求,摆摊摊主的诉求也该问问。“摊贩现象是一个国际性难题,规范到位确实比较困难,但总的来讲,通过精治、法治、共治三管齐下是可以实现的。”

“精治”指的是精细化治理,“法治”即依法治理,“共治”是动员社会力量。“依靠群众发动群众,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让他们共同参与到城市治理中,往往事半功倍。”朱涛认为,这两年,北京的城市治理中多了诸如小巷管家这样的方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透过护栏现象看,精细化治理还处于过渡中。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曲经纬 文并摄

编辑:TF017

分享到

200米长人行道被堆满杂物 最窄处仅1米真该抓抓“门前三包”

上海车辆冲人行道 汽车轻微起火其中3人重伤

机关干部花甲老人专业志愿者值守路口:礼让斑马线 人人都是志愿者

交管部门实验性施划两条新型人行横道:提醒车让人

去年机动车人行道未让行致18死 右转车肇事频率最高

西安最窄自行车道 人行道台阶和护栏之间大约10厘米宽

北京城区12条主干路大修 同时拓宽步道1969平米

北京一小区私建铁护拦圈走人行道 跑马圈地无人管

北京长安街后面人行道开起超市 看房人称有房产证

重庆现37厘米宽人行道 约3个iPhone5s长度(图)

这事儿给您办了:北京石景山京原路7盏路灯全亮了

房山区阎安西路治理违法停车见效 欲建新停车场所增加停车位

朝阳区华腾园小区设备间总有“嗡嗡”响 居民急盼解决噪音问题

北京停车新政:百姓又提新问题 期待更多细则

北京潘家园地铁闸口外有小贩发小广告 乘客望清理此类推销行为

北京东西城和通州停车新规实施以来 百姓最关注这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