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人文人文

为什么大人孩子都爱看电影?一场“白日梦”带来的是成长和思考

2018-12-01 10:52 北京晚报 TF020

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大人小孩,都喜欢看电影?

作者:蔡朝阳


在一般所谓的七大艺术中,电影的发明最晚,但是受欢迎程度,无疑是最高的。周末,电影院一般由这样两种人组成。一种是情侣,电影院是他们最好的约会场所。一种就是我们这样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怀里抱着爆米花,嘴里吃着冰激凌,等待着动画片的开场。在所有的电影中,再没有比动画片,更吸引孩子们的了。每次,有佳片上映的周末,都是一家人最为快乐的时光之一。

那么,为什么我们总喜欢在电影院流连忘返呢?可能是因为,一部电影,尽管只有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却给了我们在这里遭遇另一种人生的可能。

我把电影这种艺术,叫做“黑暗的赐予”。从欣赏者的角度而言,电影就是一种黑暗的艺术。想象一下,几十个乃至数百个人,不约而同,在同一个时间节点步入黑暗的电影院,共同分享一种黑暗中的体验,真是奇妙极了。

我喜欢一个电影,叫作《魔境仙踪》。这是2013年的一个动画片,我觉得,这个电影,恰恰讲了一个关于电影魔法的寓言。

电影的主人公奥斯卡,是个只会雕虫小技的马戏团魔术师,无意中被龙卷风从尘土飞扬的堪萨斯城,带到了神奇美妙的奥兹国。奥兹国的人相信一个预言,说有一个伟大的巫师,会从天而降,帮他们打败凶恶的女巫。虽然奥斯卡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发财的小魔术师,但他却被奥兹国人看成了那个预言中的英雄。他再三逃跑,却在最后时分,克服了自己的软弱,终于借助科技的力量,战胜了女巫,使得奥兹国重获自由。

奥斯卡借助的科技,其实就是电影。用爱迪生发明的电影技术,奥斯卡在奥兹国制造了一场用现代视听幻术带来的魔法,成功地将女巫驱赶掉了。我认为所谓的现代魔法,就是指奥斯卡用的这个电影技术。

在童话里,人们一直都相信,在传统社会,是有某种魔法存在的。我们看《纳尼亚传奇》、《魔戒》、《哈利·波特》、《地海巫师》,所有的小说,都有魔法存在。但是,随着科技的昌明,魔法似乎消失了。在我喜欢的蝙蝠侠系列电影里,这位打抱不平的蝙蝠侠,他已经丧失了魔法,但是他的力量来自哪里呢?来自科技。科技,就像另一种魔法。近几年,我们大家都喜欢漫威的电影,在漫威的电影故事里,科学成为唯一的魔法。

而电影,就是显示这个魔法的媒介。就像《魔境仙踪》里,奥斯卡最终使用电影的魔法战胜邪恶女巫那样,电影这种现代魔法,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让我们可以借助于它,战胜生活的庸常。

我想,人们热爱电影这个黑暗的礼物,可能正是因为它提供了有限的现实生活所不可能满足人们的一切想象的空间。在我们平凡而庸常的生活中,经常容纳不下梦想,而敢于梦想何尝不是人类超越于此在的庸常之上的可贵品格?电影这种艺术样式,因其技术的特质,便成为梦想者的家园。所以有人将电影艺术的从业者,叫作“白日梦患者”。

但这是多么有趣的“白日梦”,在这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一切皆有可能,从山崩海啸生离死别,到耳鬓厮磨情意绵绵,梦想家的世界何其巨大。尤其,在电影这个艺术中,创造的自由与审美的自由是有可能统一的。因为,无论就创作者而言,还是就观看者而言,电影总是在一次又一次刷新我们想象力的极限,带来全新感受。

就像那些经典图书一样,经典的电影,同样能带给我们思考,带给我们生命的成长。所以,电影,就是白日梦。在别人的梦里,找到自己的眼泪、欢笑和成长力量,释放未来人生的种种想象。

我们热爱电影,无非因为,在平凡而近于庸常的现实生活中,总有梦想栖息的所在。我们会在某一个瞬间,相信世界上尚有奇迹存在。而那些资深的电影爱好者,可能从来都不认为奇迹已经离我们远去。这个世界上的奇迹是这样发生的,你相信奇迹,奇迹就发生了——就像电影告诉我们的那样。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20

分享到

《龙猫》时隔三十年上映唤醒尘封记忆 那些旧时的梦你还记得吗?

《“大”人物》请公安干警超前观影 王千源包贝尔演绎接地气故事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青年导演论坛:任鹏远许磊等讨论创作理念与经历

《狗十三》不止步于青春片 表现中国家庭、教育和人情人性的关系

网剧巨头奈飞《毒枭:墨西哥》精彩依旧 还是魔幻现实主义风格

《龙猫》30年后在国内上映 欠宫崎骏的这张电影票该还了

印度电影《老爸102岁》与萧寒的《一百年很长吗》有何共同之处

2019重量级新片海南集中推介:成龙韩寒等新作将打响前哨战

中国合伙人再合体!黄晓明晒照岳云鹏乱入 佟大为:进军相声界?

首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开幕在即:将展百余部佳片 首创景点推介展

冯小宁科幻新作《动物出击》 中国首部科学预言电影大年初一上映

《断片》12月29日公映 葛优岳云鹏杜淳集体“喝嗨”

“天山雪”一词出自何处 古代文人为何多称雪的故乡在天山?

《龙猫》时隔三十年上映唤醒尘封记忆 那些旧时的梦你还记得吗?

庆祝改革开放40年特别报道:从消协维权到诚信消费

陈锡添的一篇雄文震惊全国 26年前他写完稿子竟怕到睡不着?

北大这对华表并非原配?曾阴差阳错和国图文津分馆被错配成两对

老北大究竟分布几处又有多少留存建筑?和硕公主府也曾作为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