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无名之辈》靠好口碑逆袭《毒液》 导演饶晓志归功陈建斌等演员

2018-11-23 11:58 北京晚报 TF019

正如片名,在大片扎堆的11月,《无名之辈》似乎早已注定默默无闻的命运。首日不足千万的票房,加上《毒液》和《神奇动物2》两部好莱坞大片同期上映,让导演饶晓志只感到“凶险”二字。但转机却在此时开始出现。

电影《无名之辈》剧组成员亮相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红毯。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网络评分高达8.3分,影院里观众们看得又哭又笑,《无名之辈》的票房逐渐画出一条漂亮的逆袭曲线。上映六天后,它接连超越《毒液》和《神奇动物2》,成为单日票房冠军,累积票房已经超过1.7亿。这个数字是饶晓志首部电影《你好,疯子》总票房的十倍还多。

在连续两个月的片荒过后,《无名之辈》用一群小人物的故事温暖了观众,也温暖了寒冬初现的电影市场。对于观众们给予电影的种种好评乃至“年度黑马”的称号,饶晓志连称“抬爱”,“映前不是忐忑,是基本上没劲儿了,很艰难。心里当然也期待过逆袭,但觉得可能性很小,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观众喜欢,现在只有感恩。”除了感谢观众,他也谦虚表示,这部电影能够获得如此好评,“功劳都归于演员”。

“不想贩卖苦难,而是表达底层的幽默”

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饶晓志还在各地跑路演,原本打算把电影送到首映那天就完成任务的他,这几天却因为票房的逆袭变得更加忙碌。

饶晓志告诉北晚记者,《无名之辈》的灵感,其实源自一首歌。在一次长途飞行的旅程中,他无意间听到了民谣歌手尧十三的《瞎子》,瞬间被一种叫做“乡愁”的东西击中了。出生在贵州小县城的饶晓志,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曾经无比渴望离开家乡去大城市闯荡。现在人到中年,又在京漂泊多年,儿时的点点滴滴开始一页页浮现在他的眼前,伴随着尧十三的乡音,听得他泪流满面。拍一部关于乡愁的电影,就这样动了念头。

“体现乡愁的方式很多,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人是很复杂很有趣的,所以还是以人物为主来讲故事。”饶晓志和编剧们一起,慢慢聊出了几组人物形象。“最开始想给每个人物做一个独立的故事,一部电影包含几个小短片,后来决定还不如做成多线,在一天的时间里,让这些人物的故事交织起来。”

多线叙事对编剧技巧是一大考验,而饶晓志的第一部电影《你好,疯子》也是一部在密闭空间内的“高概念”作品。对于这样复杂而精巧的剧本结构,饶晓志似乎格外偏爱,这也和他做了十几年话剧导演有关,“可能是我还年轻吧,野心比较大,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讲得引人入胜,又能带出我的某些困惑和态度,其实不管是话剧还是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故事本身。”

荒诞喜剧,是饶晓志从一开始就给《无名之辈》定下的基调,“不想贩卖苦难,而是表达底层的幽默。”正因为如此,很多观众前半场开怀大笑,后半场却咂摸出了一阵阵悲凉。让饶晓志印象最深的是,在合肥路演时,有个年轻观众站起来发言,他说:“影片结束的时候,大家在鼓掌,我在哭……”说到这里,这位观众突然泣不成声。台上的饶晓志也哭了,他甚至来不及听这位观众的故事,就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当时每个影厅只有十分钟互动时间,我们就这样哭了好几分钟。”饶晓志说,他特别心疼这些年轻人,“他们就跟电影里的角色一样,都是无名之辈,我能理解他们的痛苦,但这种痛苦又是不可避免的。”

能把这些平凡小人物的故事搬上大银幕,让他们的尊严被人看到,或许,这正是电影对“无名之辈”们最好的慰藉了。

陈建斌是学术型演员

“电影讲的是小人物,我们都是这么长大的,我和编剧包括陈建斌、任素汐、章宇、潘斌龙这些演员们,没几个大城市的,都是小镇出来的。”虽然选角时并没有特意以此为标准,但这种巧合,也使演员和角色之间缩短了距离,因为“他们对这样的角色至少是认识的”。

有观众评价《无名之辈》的演员阵容“豪华到炸裂”,几乎是清一色的实力派。陈建斌自不必说,任素汐早已通过一部《驴得水》得到演技上的认可,章宇此前在《我不是药神》里饰演的“黄毛”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所以能集齐这套主演阵容,饶晓志说,其实很简单,这些演员恰好都在他的交往范围内,“有人我说选角精准,其实是我也只能找到这些演员”。

陈建斌和饶晓志早就认识,对方还是他的师哥。对戏剧共同的爱好让两个人在创作理念上非常投机。“刚开始合作会有压力,他私下也不爱交流,但我们都是戏剧圈的,都受到过贝克特等剧作家的照耀,所以我们相处得很好。”在饶晓志看来,陈建斌对戏剧乃至生活的认识都要比自己丰富多了,“老陈是个学术型的人,能静下心来研究,看过的剧作和电影也比我们多得多,在拍摄现场他经常有很多突发的灵感,带给我的礼物也很多。”有一场陈建斌买水果的戏,原本剧本里写的很简单,也没有台词,但他在处理时加入了赊账、顺鸡蛋等很多细节,让这场戏变得充满生活气息。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都是两人在现场聊出来的。也正因为合作愉快,饶晓志还监制了陈建斌导演的第二部电影。

任素汐和饶晓志就更熟了,两人在话剧舞台上就曾合作过,这次她在片中的角色马嘉祺也正是来源于话剧《蠢蛋》。“我把话剧里的人物关系提炼出来了,两个劫匪冲进一个女孩家里,结果发现她是高位截瘫,但后面的故事改了。”高位截瘫的设定,意味着任素汐全片都只能用头部以上表演,这种把规定情境做到极致的方式,也是饶晓志的创作偏好。“任素汐和章宇、大潘三个人进组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彩排,除了练方言,他们还自己梳理剧本、人物,很多台词也是自己创作的。”

虽然很多观众是通过《我不是药神》才认识章宇,但饶晓志和他已经有十多年的交情了。“他是我老乡又是师弟,我们一起排过话剧,他还当过《你好,疯子》的执行导演。他是比较纯粹的一个人,不喜欢曝光太多,也不做视频采访,对表演很认真,有自己的想法。”饶晓志说,剧本原来的结局是让章宇的角色被乱枪打死,结果他改了结局,这让章宇一直耿耿于怀。“他有一次喝多了还骂我,为什么不让他死。其实我觉得现在的结局更好,他和陈建斌饰演的马先勇其是一种人,两个人的执念,通过最后一枪都可以放下了。”至于影片结尾的彩蛋,饶晓志说,这是他对片中人物的一种祝福。

自称电影圈外人

从“无名之辈”到“年度黑马”,短短一周的时间,饶晓志尝到了电影市场的残酷与刺激。对于票房的逆袭,他自然开心,但也坦言:“其实我不担心以后没人投资我的电影,我最担心的是这样的故事和演员组合以后没人投资。”

因为《无名之辈》的成功,很多人说“好演员的春天到了”。但饶晓志觉得,“好演员”不应该仅仅指陈建斌、任素汐、章宇这样已经红了的演技派,应该包括的更多。“如果观众在观影的时候注重的是内容本身,从业者在选演员的时候注重的是演技和适合度本身,那才是真的春天到了。”他希望《无名之辈》能给全行业一个信心,“大胆去找一些准确、合适的演员。”他说,其实自己也不排斥明星偶像演员,“如果他们适合角色,也是很好的。但有时候因为资方的压力,把导演和演员强拧在一起,并不合适,那就出问题了。”

眼下,不少电影人都在为影视业进入“寒冬”而焦虑。当记者把这样的问题抛给饶晓志时,他乐了。“我很少分析市场,这是成熟的创作者才会考虑的问题。我连数据都不懂,只会看个票房,前几天还在问别人,片方分账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在电影圈一直是个边缘人,跟主流戏剧圈也不熟,一直以来,就是专心做自己的戏。

接下来,饶晓志已经和编剧团队酝酿了几个故事,但还没确定先拍哪个。可以肯定的是,他还会继续讲小人物的故事。谈到话剧改编的话题,他坦言,《你好,疯子》是投资人找到自己,而不是他主动想要改编的,但这恰恰成了他走进电影圈的敲门砖。“我自己从没想过改编,有些故事确实只适合戏剧,我的戏剧作品也不是多到随手拈来就能改。说不定,未来我也会拍别人写的剧本。”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俐

编辑:TF019

分享到

《提着心吊着胆》剧组为省预算改吃素 任素汐要“诉苦”

官宣了!李宇春跨年演唱会再度压轴零点 将献唱未曝光新歌

看这部文艺片比抢春运火车票还难 为啥有人看不惯这个观影噱头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用阎建钢导演的“四实”理论创作精品剧作

佳片展映庆改革开放40年:陶玉玲闫妮马苏等三代电影人出席活动

《外滩钟声》小人物彰显大时代正能量 网友称看见了爸妈的日常

实拍13天制作两年,网评8.5的《网络迷踪》究竟酷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