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市中心三甲医院周边日常停车难路也堵 光“治”医院恐怕不行

2018-11-14 10:36 北京晚报 TF019

“终于来了。”

11月8日早晨8点49分,工人体育场南路,朝阳医院西门附近的43路公交车站,柳大妈望着路尽头缓缓驶来的公交车,长叹一口气:“我8点整在这儿开始等车的,49分钟了。这条路啊,天天堵,公交车都开不过来。”

这是北京市中心区域三甲医院周边日常拥堵的缩影之一。北京晚报记者11月7日、8日上午8点,分别走访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东院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发现因医院车位紧张、争抢车位等因素导致的拥堵问题,给周边居民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朝阳医院东门

朝阳医院

49分钟才坐上了公交车

车位:约450个

记者到达朝阳医院东门的时间约为8点10分,此时,东门外的南三里屯路已经排起了车龙。

东门是朝阳医院地下车库的入口,南三里屯路是一车道单行线,无论是不是去朝阳医院,所有路过此地的车辆都只能排着长队,一点点往前挪。医院的保安说,朝阳医院7点开始挂号,8点开始门诊,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能容纳361辆车的地下车库就满了,排队的车,只能等车库内有车离开,才能入库。记者掐了一下表,发现排队车的平均等候时间约是20分钟。

从东门再往北走,堵车长龙已经向北蔓延到南三里屯路北段足足500米的距离,向西蔓延到了400米外的工人体育场南路,向东则蔓延到了400米外的白家庄路。沿着工人体育场南路往西走,就到了朝阳医院西门,这里有约90个地面车位,门前却已有15辆车在等候进入。

43路公交车站就在西门附近,柳大妈不停地向道路尽头张望。“天天这样,路就这么窄,堵死了,公交车过不来,有时候一来就来两三辆,都堵一起了。”在等待了49分钟后,终于坐上公交车的柳大妈,朝记者挥挥手。

此时,小方刚刚从位于中纺东里的家里出来,正在擦拭自己的私家车。“我平时都骑电动车出门,绝对不会开车,路堵得根本走不了啊。今天是实在没办法,得去趟海淀,你没看我都不着急动车么,等车散散再走。”小方已在此居住十多年,他说堵车每天都在重复:“主要是这么个大医院,东门单行线,西门死胡同。然后往北八十中,往南白家庄小学。去医院的,送孩子的,全赶上了。您瞧这路上的车,基本上都不是住这儿的,住这儿的都跟我一样,哪儿敢开车啊,都是电动车、自行车、公交地铁。”

记者离开朝阳医院时,约9点40分,车流稍稍消散,小方还没挪窝。“再等等,10点我再走吧。”

妇产车位满

妇产医院

两个小时还没进医院门

车位:约120个

妇产医院(东院区)没有地下车库,地面车位只有120个。

妇产医院7点半开始分诊,记者11月7日早上8点05分到此时,妇产医院停车场已满,车辆排队等候,南门外姚家园路已经堵得水泄不通。老徐是排在队伍最前面的司机,他告诉记者:“我早上6点20分就来了,来的时候,在队尾,到现在快两个小时,还没进去呢。”老徐的妻子在此产检,每次来,都是老徐在车里等着,妻子先进医院产检。“有时候,我还没进停车场,老婆都检查完出来了”。

南门外负责疏解交通的保安指着地上立着的“车位已满”牌子说:“我们这是24小时停车场,晚上也有车,所以每天早上5点多钟吧,基本上就已经满了。”这个保安很忙,因为总有不守规矩或第一次开车来的司机,想直接加塞儿进停车场,他还需要不停地提醒“绕到后面排队去”。排队车辆,挤满了姚家园路北侧辅路。实际上,这侧辅路已成了妇产医院排队车辆专用车道,挤不进车道的车,队尾已经往北甩到了团结湖北五条。加塞儿、劝退、绕行……不断重复,造成姚家园路一直处于拥堵状态。姚家园路是沟通东三环、四环、五环的重要联络线,很多过路的车辆也因此饱受拥堵之苦。

妇产医院管理停车场的大爷与记者聊天:“医院已经把尽可能多的车位拿出来给患者了,医生的车都只能挤在一起停。其实,有经验的,如果六点多钟到医院这儿,不必排队,赶紧去对面的朝阳体育馆,那边7点半之前,还是能找到车位的。”

朝阳体育馆也有120个车位,停车场每天早晨6点开放。除了这两处,大部分来妇产医院的车辆,都只能在路边找路侧车位停车。姚家园路的路侧车位约有100个左右,同样也被早早占满。停不进路侧车位的车辆,只有在路边等着,本来就拥堵不堪的姚家园路,愈发拥挤。

在妇产医院南门对面的团结公寓,有一个可容纳100多辆车的立体车库对外开放,少有人知。10点记者离开时,这个车库依然有空位,而此时妇产医院南门的排队车辆丝毫未见减少。

7点40分,人民医院排队的队伍已经在路口拐弯。

人民医院

加塞儿车堵住居民区出口

车位:约110个

11月7日,7点半开始,从人民医院西南2门到北2门之间约200米的“厂”字型排队通道排起了队。8点20后,高峰时段来临,因加塞儿而生的纠纷开始出现。8点40分,“厂”字的交叉口陷入拥堵:要进入人民医院内停车,需要在路口以南排队,随后右转进入西直门外南路,但有四辆车从路口北侧驶来、直接左转,试图插入队伍中。而实际上,该方向并不允许左转。

一时间,正常排队的小轿车、正在通过路口的公交车纷纷鸣笛,但这四辆车依然别在路口,一点点将车头往里插。最终,队伍后方一辆黑色轿车司机示意,让这四辆车插了队,进入西直门外南路的排队护栏里。

“这路口够乱的,左拐、加塞儿,也没人来管。”一位正在等灯过马路的年轻男士愤愤地说。

进到护栏后,矛盾照样有。“前头那车怎么回事儿?空出十几米不跟上,眼瞅着两辆车插进去了!”西直门外南路护栏中的队伍里,一辆白色轿车的司机从车内走出,冲着前车喊道。原来,为了方便从北礼士路东侧路驶来的车辆在车少时段进入院内,护栏中有一个豁口,但这个豁口处无人管理,跟车不够紧时,便会有车从豁口处加塞儿。北京晚报记者前往采访时注意到,现场并未见到交通管理人员乃至院方保安前往疏导道路的秩序。

“停车位不够,天天排大队。”人民医院的停车管理员告诉记者,就诊车辆可以使用院内的100多个地面停车位,每天7点多,第一批就停满了。记者进行了测算,排在队尾的车辆,进入停车场,最长用时达到41分钟。

北礼士路上的路侧停车管理员告诉记者,周边小区老旧小区居多。路侧车位,居民车晚上用,就诊车白天用,能基本错开,但有些就诊车在没有施划停车位的路口附近、小区出入口附近停车,就比较影响居民车进车出了。“每天都有车在路口加塞儿,把路口堵上了,就跟今天早上这几辆车一样,如果刚好碰见上班时候,那肯定是耽误事儿的。而且不光是私家车,还有自行车,也都堵得没地方骑,被挤在路口里头。”李大爷住在北礼士路75号院,他早上起来晨练经常能看见这样的场景,告诉记者,其实好些路西小区的居民都不敢从北礼士路上走车,就是怕跟就诊的车辆堵上耽误上班。

点评:光“治”医院 拥堵难好

“医院的停车和周围拥堵,绝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问题。”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静态交通所所长王婕对记者说,短期来看,增加医院停车位、加强医院周边疏导、采用代客泊车等方式,可以暂时缓解医院的停车和拥堵问题,但长期看,这是个系统工程。

“现在我们市区的三甲医院,本身的医疗设备已经占据了大量空间,很难再找出空间增加车位。”王婕曾做过调研,一个孕妇带来6个陪同人员,属常见情况。“这里面有就医习惯问题,比如是不是不分具体情况都必须去三甲医院。有配套服务问题,比如救护车是否足够,在日本老人自己叫救护车去医院很常见,救护车费用也纳入医保。还有道德伦理问题,比如是不是每次都需要大量亲属陪同就诊。”

王婕表示,硬件上提升的空间比较有限,必须从软件上寻求方案,医院的停车问题,应该从系统思维上重新构建,医院、交管、道路、保障等,包括就诊人员自己,都是这个系统里的一部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毅 白歌 吴楠 莫凡 文并摄

编辑:TF019

 

分享到

多位委员为缓解交通拥堵支招儿:应提高北京公交车道利用率

台湾元旦4天连假 首日行车时间或是平时3倍

北京知名医院几乎都有“拥堵病” 每次“治疗”都有成效

北京10月1早10点假期中最拥堵 今和10月8事故最多需小心

西直门桥试点“拉链式”通行 “最复杂”立交桥有望缓解拥堵

北京明年治拥堵开出四“药方” “自行车专用路”上京藏高速

国庆节前四天北京道路拥堵加剧 预计拥堵时间为14时至19时

立水桥地区拥堵调查:交通疏堵学问大 管好细节提效率

丽泽长途站下周终止运营 客运班线昨起陆续迁至新发地长途站

北京3条潮汐车道近几年效果怎样? 专家:开通容易治本难

交管局发布开学交通预报:下周中关村迎来尖峰时刻

这事儿给您办了:北京石景山京原路7盏路灯全亮了

房山区阎安西路治理违法停车见效 欲建新停车场所增加停车位

朝阳区华腾园小区设备间总有“嗡嗡”响 居民急盼解决噪音问题

北京停车新政:百姓又提新问题 期待更多细则

北京潘家园地铁闸口外有小贩发小广告 乘客望清理此类推销行为

北京东西城和通州停车新规实施以来 百姓最关注这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