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深读封面

【行走十六区感受改革开放四十年】怀柔篇:新绿掩映科学城

2018-10-25 11:32 北京晚报 TF008

长城脚下,雁栖湖畔,就在距离北京市区五十多公里的地方,怀柔科学城正在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发展着。记者徜徉在科学城的主街雁栖大街上,左右排列着美国玛氏、波尔、日本朝日等一批企业,灰色的楼体在绿植的掩映下显得格外显眼。楼宇间,食品店,篮球场,休闲长椅和空间可以让园中每一个人随时驻足,点一杯咖啡,坐在园中小憩。在这10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有大科学装置,中科院的各类院所,中科院大学怀柔校区崭新的校园在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映衬下更是格外美丽。

曾几何时,怀柔的食品、饮料、包装产业闻名全国,但是和科研,高新科技等关键词似乎不沾边。1992年,雁栖开发区正式开工建设,经过20多年的发展。雁栖开发区已经拥有企业300余家。2009年6月12日,中国科学院北京怀柔科教产业园成立,雁栖经济开发区从此与科学结下不解之缘,走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此后的近10年间,怀柔科教产业园科研与转化基地已有22个项目投入运营。

如今的怀柔,一座瞄准世界一流水准的科学城,建设步伐不断提速。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等一大批科学装置和交叉科学研究平台陆续开工建设,为怀柔科学城提供核心支撑。高起点定位,拥有高精尖内核的怀柔科学城,规划布局影响着长远发展。怀柔科学城按照“建设百年科学城,打造世界级原始创新承载区”的目标定位,加快建设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使其成为北京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支撑。

故事
我们当年拓荒的苦没白吃

2017年2月7日,怀柔科学城正式公布了“一核四区”的建设规划,提出了41.2平方公里的规划面积,怀柔科学城的蓝图由此初步绘就。一年多来,定位于“世界级原始创新承载区”的北京怀柔科学城建设规划已经从原41.2平方公里,调整到100.9平方公里。空间布局研究、基础设施建设、制度保障设计正有序推进。

当初巴掌大的地方只有三间木板房

杨晓欧是科学城的“元老级”人物,从1992年到现在,她经历了科学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变迁:“当时科学城这片土地被称作怀柔西大荒,土质不好,全是沙坑,科学城是从这片沙坑里成长起来的。”

杨晓欧把和她同时期的“科学城人”称为“拓荒者”,那时候,杨晓欧工作的地方距离科学城现在A区的位置有五里路,挂牌叫作“雁栖工业开发区管委会”。“跟现在1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比,那时候也就两三百平方米。”杨晓欧说,在这“巴掌”大的地方,只有三间木板房,六个工人,还有一位测绘员和一位厨师。“我那时候跑业务管接待外来商户,几乎每月都要从县城往这跑几趟,因为交通不便,只能自己骑车,在路上看不见什么人。”

从1987年参加工作,到被派往管委会“拓荒”,杨晓欧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接待的是一批香港来的商家,为了搞好这次接待工作,她骑车十五里来到县城,在当时县政府西侧的龙山宾馆给商家安排好了房间。“那时候县城里就两个宾馆,基本上所有的投资商都安排在这里。”从此,县城到“西大荒”的15里路,杨晓欧的自行车走过了一遍又一遍。

艰苦创业三年终于上楼办公

接待投资商让杨晓欧和当年的同事们开了眼界,开着小汽车,穿着正装的港商和外商让杨晓欧感到惊讶。“我们真是想引凤啊,可是当时这里巢的条件实在是不好。”

杨晓欧曾经和工友们一起从高处俯瞰这片土地,看到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沙坑和荒草,再往远处则是参差不齐的菜地。常年被村民和外来者盗土让这里的道路十分难行,外来投资商的汽车经常陷进坑里,自行车也难以幸免,给招商引资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了,我们买回来肥力好的新土,一个坑一个坑填,填完了用拖拉机一推,就推出一趟线来,再铺鹅卵石。”杨晓欧说,有的时候沙坑太大了,填土的时候不小心就会掉进去,等到被工友们拽出来的时候,下半身全是泥,腿上还有被荒草划破的口子。“我们每次填土以后脱鞋,把鞋竖起来,鞋是可以站在那儿的。”

就这样,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到了1992年底,这里终于填出一条1.5公里左右的,铺满鹅卵石的道路,一直延伸到现在的雁栖东二路,包括如今雁栖大街的一部分。“从1992年到现在,雁栖大街是一直有的,贯穿了科学城的始终。”杨晓欧说。

1995年,为了改善办公环境,扩大招商,杨晓欧他们来到了距离原址向东1500米左右的地方,等待他们的,是八栋二层连体小别墅,经过协调,其中的三栋成为了雁栖工业开发区管委会的新址。“三年多了我们终于上楼办公了,不过刚来的时候都是毛坯房,铁窗户,动不动就从上面往下掉沙子。”杨晓欧说,除了一位总经理和两位副总经理有专门的房间和会议室以外,其他人没有休息的地方,尽管每栋别墅的面积都有200多平方米,除去食堂和接待区域,几十人的办公区域也是紧紧巴巴的。“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里联系客户,给有意来怀柔扎根的工厂、商家选址,放下电话和笔,大家就又变成拓荒者了。”

每到周末,杨晓欧和几十位工程师们一起跟着总经理下地割荒草、种树、填坑、固沙:“地方太偏僻,人们不是特别愿意来,为了塑造好的营商环境,我们当时的大学生工程师们现学怎么拿镰刀割荒草,商家的车掉到干涸的河道里,我们下去俩人就帮着推。”杨晓欧坦言。

“西大荒”的好日子终于来了

2009年6月12日,中国科学院北京怀柔科教产业园成立,雁栖经济开发区从此与科学结下不解之缘。杨晓欧和同事们经过第三次“搬家”,终于来到了如今高大漂亮的办公楼里。杨晓欧最喜欢的,就是办公区里的大落地窗。“看着就痛快,透亮,终于不用大家伙儿挤在一起了。”

2016年9月,怀柔科学城与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一起被国务院列为首都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三大科学城,上升为国家创新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里工作了20多年的杨晓欧也被贴上了“科学城人”的标签,看着园区内一批又一批年轻的硕士、博士成为自己的同事。“看着他们,仿佛自己也变得年轻了,曾经的西大荒居然能吸引这么多有知识,有技能的年轻人来工作,我们当年拓荒的苦没白吃。”

每到中午午休时,杨晓欧都会叫上几个同事,在园区里转上一圈,尤其喜欢在雁栖大街上散步。“我会找找当年我们开路的地方在哪儿,哪儿曾经是沙坑,哪儿是菜地,然后把以前的事讲给年轻的同事们。”

看着园区里一家又一家涵盖衣食住行的国内外名企项目所在地,杨晓欧直言自己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年是找人家来,人家不愿意来,到产业园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坐地选商了,现在则是这些金凤凰争相前来,西大荒的好日子,终于来了。”杨晓欧感叹道。

人物
80后“科学城二代”
王俞涵 希望培养出一个“科学城三代”

王俞涵是一位80后,从2015年随着中科院北京综合研究中心一起来到怀柔后,已经在科学城工作了三年多。“很多人刚来的时候对这边特别陌生,我则不然,因为我家在怀柔住了三辈人了,我父亲更是从1994年开始就在雁栖工业开发管委会工作。”王俞涵说。

土生土长的怀柔人,又顶着“科学城二代”的标签,王俞涵却说自己的童年时代,对这里几乎没什么记忆。“我家住在县城,除了偶尔跟着家人来看爸爸,几乎就没来过这里。”

有一年春节,得知父亲大年三十要在单位值班,王俞涵跟着母亲来到了当时管委会“小别墅”办公区所在地,陪父亲吃团圆饭。“我问父亲,这里麦子种了一年又一年,牛羊走了一群又一群,什么时候才能建好呢?”王俞涵说,在她幼小的记忆里,父亲值班的办公室灯光昏暗,周围环境也不好,觉得父亲一个人太苦了,将来自己一定要在县城里,甚至市里面上班。

高中毕业后,王俞涵顺利地考到了市里的大学,毕业后,又来到了中科院位于中关村的产业园区工作,过着每天早上五点出门,晚上九点到家的日子。“太累了,每天早上从怀柔坐866到中关村,路上来回好几个小时。”王俞涵也尝试过在单位附近租房,随着租金上涨,短暂的“北漂”生活也宣告结束。

正在王俞涵发愁的时候,2013年,由于中关村区域空间狭小,无法满足中科院相关项目的占地需求,一些项目和院所开始向怀柔科学城的前身——怀柔科教产业园迁移。“即便如此,我一开始仍然很犹豫,科学城这边很多配套设施还没有建好,我和丈夫买房又在县城,生活便利的问题,未来孩子上学问题该如何解决,当时没有答案。”

得知了女儿的困惑,父亲王炳树特意找王俞涵谈了一次话,希望女儿能借此机会“女承父业”。“爸爸跟我说,这里和20年前不同了,越来越多的高新技术企业来到科学城,这里的未来将是怀柔、北京乃至中国的地标之一。”父亲的话让王俞涵的思路开阔了不少,“我是土生土长的怀柔孩子,当然盼着怀柔发展越来越好,自己能够为科学城的发展尽一份力,又能在爸爸工作过的地方继续工作,多有意义啊。”

回家工作三年多,王俞涵见证了包括电子所、力学所、空间中心等一个又一个中科院院所和项目在科学城落地生根。“现在不仅是我和爸爸,我先生也在园区里工作,我们一家两代,三口人都是科学城人。”看着科学城周围的小区越建越好,各种生活服务设施也逐步配齐,王俞涵庆幸自己当年听了父亲的建议,“真是想不到,曾经的西大荒能够发展成这样。”

不久前,王俞涵当妈妈了,说起孩子,王俞涵坦言,自己和丈夫都希望能培养出一个“科学城三代”来。“101中学在这边有国际部,幼儿园、小学都配套了,我们一点也不发愁。”王俞涵盼着,一家人的“科学城人”标签能够传承下去,继续为科学城,为怀柔的发展添砖加瓦。

大事记

兴建雁栖工业开发区

●兴办山区乡镇工业小区

1983年,怀柔县委、县政府提出“山区企业平原办”,划出2平方公里的沙荒地兴办山区乡镇工业小区,为兴办工业开发区积累了一定的实践经验。

●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1992年9月24日,怀柔县委县政府成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统一领导协调开发区的工作。

●更名“北京雁栖工业开发区”

2000年12月8日,市政府批准雁栖工业开发区列为市级工业开发区,名称变更为“北京雁栖工业开发区”。

雁栖工业开发区管委会

雁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

●中关村怀柔园授牌

2013年3月7日,中关村怀柔园授牌。怀柔园纳入中关村示范区范畴,在体制机制、各项政策、信息资源等方面对接,充分利用中关村“1+6”系列先行先试政策和标准体系,促进雁栖开发区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使怀柔园成为带动怀柔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统筹规划建设三大科学城

2016年9月,国务院印发《北京加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总体方案》,提出“统筹规划建设中关村科学城、怀柔科学城和未来科技城”。同年11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怀柔科学城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2017年5月,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联合批复《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方案》,同意建设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骜

分享到

“伟大的变革”单日参观人数破4万 北京元素见证改革开放40年

改革开放40年来百姓就餐消费增长474倍 中餐在海外倍受欢迎

探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 盘点不可错过的互动体验项目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看变化 “有幸赶上好时代”

习近平到国博参观“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时强调 坚定跟党走改革开放道路的决心

纪念改革开放40年微纪录片 马布里等40位外籍专家评北京巨变

25部庆祝改革开放40年话剧北京东城展演,票价惠民

“美在京津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美术展在炎黄美术馆举行

1993年粮票退出家庭北京人民笑逐颜开 “过来人”最有发言权

北京“动批”转场燕郊 依旧时尚又火爆

曾经北京平房里卧室就是厨房,烧水做饭全靠柴,没这些技术真不行

北京新发地市场30年:首都餐桌从“有啥吃啥”变为“吃啥有啥”

北京知名医院几乎都有“拥堵病” 每次“治疗”都有成效

照顾老年痴呆患者成家庭难题 护理资源需尽快到位!

积分兑换0元参保的“相互保” 与年缴大几千的保险相比险在哪里?

老人年慢性病不用出门 “智慧家医”APP随时与医生在线沟通

2019国考报名结束 竞争激烈程度创2012年以来最高

北京公园餐饮服务配置落后成问题 这一举措有望打破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