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你们要的朴树来了!旅行节目中,他依旧是一枚真实的赤子

2018-10-24 13:19 艺绽 TF015

朴树让人感觉亲近又疏远,他真诚敏感 但似乎又和一切保持距离。前几年他特喜欢一个人呆着,他说蛇脱皮是要在一个连光线都没有的地方。面对热情奔放的古巴哈瓦那好不惬意的夜色,朴树又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旅程呢?

朴树 资料图,新华社供图

上次艺绽君介绍《奇遇人生》这档节目的时候,很多人都直呼为何没写朴树,昨晚朴树哈瓦那之行终于播出了,艺绽君这就给大家聊聊朴树的这次旅程。

节目开头,耿直的朴树先是表示出发前后悔、称自己不在状态,后与导演组发牢骚….但是当他抱起吉他、甩起铃鼓,与来自古巴的乐队歌手们齐声哼唱,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时,艺绽君还是再一次被朴树感染了。

节目组向朴树邀约的时候是3月,听闻旅行的地点后朴树充满期待,因为觉得遥远的地方必定充满惊喜。而节目要开始录制的时候是8月,刚从阿坝红原归来的朴树感到十分疲惫,出发前在机场露出了尴尬的笑——“我好后悔,我现在就想在家呆着。”一场没有期待甚至有些后悔的旅行会是什么样子呢?

1

“我好后悔,现在好想回家睡觉”

“现在就是觉得岁数大了,去再好看的地方都不会特别强烈地影响到我,去哪儿不重要,还是自己这最重要。”才刚到古巴的朴树拍着左胸脯说。试想一下,如果和你前去旅行的小伙伴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也觉得很丧啊。

前半段旅程中,“无聊”是朴树最多的评价。会见古巴当地的音乐人,他称语言障碍使自己没法进入他们,他们的音乐体系自己是不知道的;当阿雅问及他喜欢画吗,他也直言对线条和色彩没有感觉;当古巴接待人小切第一次精心准备了摩托车队,邀请朴树和阿雅加入时,他也因为身体原因拒绝了。他也很坦诚表达了自己状态不佳让对方很伤心,但一定会礼貌地认真地完成节目。

“比如哈瓦那之夜,这是一个多么充满幻想的美好的事啊,可是我就是处在一种奇怪的状态,不在当下。”

节目的前半段,艺绽君就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朴树的这场旅行,就是“勉强”。不过朴树自己也给出了一个解决办法,“我老师跟我说,先把自己放在那里,等等看。”

时间好像的确是个好办法。独立音乐人马里奥邀请朴树阿雅去家里做客,并邀请朴树一起演唱,那个时候朴树的状态开始有些好转,而转折性的经历就是古巴人最爱的摩托车啦。

2

“有速度又有风的感觉,扑面而来,特爽,比我想的好玩”

尽管对着摄像头发飙了一通,朴树还是去尝试了摩托车。后来的结果就是——前一秒还在一脸嫌弃摩托车无聊,后一秒就张开双臂迎风大笑。

“可不可以速度再快一点?我觉得这个很棒。”

“我不坐艺人车,我要坐摩托车。”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喜欢摩托车了,有风、有速度,那种扑面而来的感觉,太酷了,比我想象的好玩。”

“今天是最好玩的一天。”

朴树似乎终于松弛了下来,脸上也开始洋溢灿烂的笑容。节目的节奏也变得轻松起来。朴树啊朴树,有时候真像个小孩子!

3

“我想过或许我可以像马里奥那样做音乐,可当我沉浸在那种极端的状态中,我发现我是享受的”

重新和古巴伙伴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朴树不再觉得语言是一种障碍。他开始从被动地完成节目录制转变成主动地享受旅行中的见闻。他与古巴的小伙伴们一同分享音乐带来的简单的快乐,还主动献唱自己的歌曲《平凡之路》。

又一次遇到马里奥和他的乐队的时候,朴树加入他们并哼唱他们的原创曲目 "No fear in my heart ", 朴树还允诺马里奥要送给他一台电脑,这样他可以将自己的音乐录制成小样传送给他,他也会编曲并传送回来。

在简单快乐的旋律中,朴树也吐露了自己的心事。“我媳妇说,我把最好的能量都留给唱片了,把最烂的一面都留给她了。” 他还讲到妻子曾因此提出分手。

“我当时觉得自己也不喜欢那个状态,我也不想要那样做唱片,我觉得太苦了,所以我其实一直在逃避做唱片,不想进入那种特极端的状态,我就觉得我可不可以像马里奥那样做音乐,只是本能的而已,甚至可以拿音乐变成职业,更简单地面对它。我当时真的这么想。”

“但是到去年开始真正录唱片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当我进到那种极端的状态的时候,我是享受的。我就突然就发现我给不了她一个完整的生活。但是她给我的反馈让我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

4

“我就是想把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

朴树说很想要把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我有几年特别自闭,朋友都说我别变成山顶洞人。我给他们的借口是,蛇在脱皮的时候,要在一个连光线都没有的地方,感觉我不想有那么多的信息进来。”大多数时候,他喜欢一个人,独处会让他觉得自在。

节目组保留了朴树发飙称自己不适合录制节目的片段。“我真的不会录这个节目。你们真的找错人了,我真的不爱录,我没法自在。咱们用这么大阵仗吗?是我看别人还是别人看我啊?我不是一个放松的状态。能不能少一个机器,或者偷偷的拍,我也没有什么故事性,我这个人就是特沉闷的。”

面对热情的古巴人冲向摄像头,朴树说自己天生不擅面对镜头,只要开演唱会就会紧张。直到现在可能才刚刚好一点,“我已经发现我很多的行为背后是要取悦于人,希望从别人那里得到对我的肯定,这可能是我童年成长缺失的东西,我有点讨厌那样的我自己。”

“我想要把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如果我心里真有一个混蛋的话,我想让那个混蛋出来,让别人和我自己都看见。”

“慢慢地我不再想勉强了,我心里面有多复杂的感情,有很多悲伤、压抑,也有快乐,我去表达那些东西也是好的,只要是发自内心的,不去迎合别人,我去看到我自己。在压抑与放纵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节目用“重获新生”来命名朴树的这趟旅程,可我们都知道人都不会因为某一件事、某一个人而重获新生,但的的确确,我们可以在这场旅程中看到朴树眼神中闪烁的变化,那或许就是他在这场旅程中感受到的东西带给他的改变吧。

“我觉得我可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现在也没有变成最终的我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热爱音乐的他永远像个孩子。

来源:艺绽

编辑:TF015

分享到

世界级指挥家巴伦博伊姆首登国家大剧院 这两个频道将同步直播

《海王》在京举行首映礼:全新英雄全新故事 中国观众可提前观影

扎哈洛娃新作《AMORE》亮相北京 穿燕尾服短裤跳芭蕾什么样

“春晚常青树”蔡国庆认为《常回家看看》最经典,却险些错过

《中国机长》即将开拍,刘伟强张涵予袁泉共同“冲上云霄”

中国民航英雄机组重返蓝天 《中国机长》主演张涵予袁泉共同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