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北京一男子住院四年无人管,40年未谋面的妹妹被“意外”指定为监护人

2018-10-09 15:06 北京晚报 TF010

2014年,张某因车祸被撞成重伤,丧失了行为能力。而由于他没有常往来的亲人,无人照料,在怀柔区医院一住就是四年。

为了妥善安置张某,村委会辗转找到了张某40多年没有联系的同母异父的妹妹王阿姨,但王阿姨却因往事而不愿再与张某产生任何关联,既不愿在放弃监护权的声明上签字,也不愿担任张某的监护人。

经法定程序,王阿姨被法院指定为张某的监护人。怀柔区医院随即将张某、王阿姨起诉至怀柔法院,向二人主张41万余元的医疗费,并要求王阿姨作为张某的监护人协助办理出院手续。最终,怀柔法院一审判决医疗费应由张某本人承担,王阿姨无需代为缴清费用,但应配合医院办理张某的出院手续。

无人接他回家 在医院住了四年

2014年12月11日,怀柔区医院紧急收治了一名因交通事故受伤的患者。入院时,患者张某被诊断为脑部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且全身多处骨折,病情危重。

由于入院时,张某身边并没有亲属陪同,本着治病救人优先的原则,怀柔区医院一直没有放弃救治,并垫付了其全部医疗费用。而肇事者除了在张某入院时缴纳过一笔2万元的医疗费外,便没有再支付过任何费用,并称张某可以通过诉讼要求其投保的保险公司进行赔偿。

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张某的病情趋于稳定,生命体征平稳,但因脑部受伤,他虽然对外界的刺激仍有反应,但已无法开口说话。而由于找不到可以照料他的亲属,无法办理出院手续,直到现在,张某仍住在怀柔区医院骨科病房,近四年间的生活全靠护工照料。

目前,张某欠缴的费用已达41万余元,其中护理费就达21万余元,并且仍在持续增加。

原本张某可以通过诉讼,要求在交通事故中负全责的肇事司机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以支付相关费用,但因他病情较重,无法自行主张权利。经鉴定,张某为器质性精神障碍,评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

随即,怀柔医院向顺义法院申请认定张某的民事行为能力,顺义法院经审理,判决张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下一步便是要为张某指定监护人,以处理后续事宜。

因旧怨40年未见 却被指定为监护人

接到顺义法院的开庭通知时,王阿姨错愕不已。

“我妈和他已经40多年没联系了。”王阿姨的女儿李女士对记者表示,母亲与张某确实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但因为张某行为不端,曾经欺侮家人,其母亲早年间就带着王阿姨改嫁,李女士出生时,一家人就已与张某没再有过任何接触,她甚至都没有见过张某一面。

张某虽曾经成家,但在车祸前已经离婚,独居在顺义某村。原本经过协调,张某所在的村委会表示愿意将他收入村办养老院,但由于张某仍有近亲属,村委会的监护顺位排在王阿姨之后。因此,村委会希望王阿姨能够签署放弃监护权的声明,以便于法院进行指定监护。

但出于当年不愉快的回忆,王阿姨根本不想与张某再有任何的联系,甚至不想听村委会工作人员的解释,她给出的唯一的回应就是拒绝,“你不要让我签任何东西”。

由于王阿姨没有签字声明放弃监护权,于是顺义法院适用特别程序,判决王阿姨为张某的监护人。

李女士表示,除了母亲外,张某事实上还另有兄弟姐妹,但在此前的案件审理中,法院并没有通知张某其余的近亲属参加诉讼。李女士已经向顺义法院递交了申请变更监护人的申请,目前该案仍没有新的进展。

医院:费用是小事 希望尽快出院

在确定了张某的监护人后,怀柔区医院对张某、王阿姨提起诉讼。

院方表示,张某作为患者,应当及时缴纳医疗费用并配合院方治疗,并在达到出院标准时按时出院。但张某和其监护人王阿姨却拒绝缴费,拒绝出院,其行为已经干扰了医院正常的管理秩序。因此怀柔区医院将张某和王阿姨一同起诉至怀柔法院,请求二人支付医疗费、护理费等共计41万余元,并由王阿姨配合办理出院手续。

法庭上,怀柔区医院的代理人对王阿姨的家庭情况表示理解,但其也表示,作为公立医院,他们不能让有限的医疗资源被消耗,张某已经符合出院标准,因此只能通过诉讼解决。而如果王阿姨确实无力监护,医院建议王阿姨与村委会、民政部门进行协商,变更监护权,将张某交由有关部门进行监护。

由于交通事故中,肇事方被认定负事故全部责任,对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用,作为监护人的王阿姨可以代表张某起诉肇事车主和保险公司。怀柔区医院的代理人表示,费用问题并不需要王阿姨担心,医院更希望能将张某妥善安置。

被告:已年近六旬 没有监护能力

对于怀柔区医院的诉讼请求,李女士作为王阿姨的代理人表示,即使需要支付医疗费,也应该用张某的个人财产偿还,而不是由母亲和张某承担连带责任。而那份从天而降的监护权,王阿姨更是避之不及。

“我妈只是一个快60岁的老人,她没有能力去考虑医院、政府的事情,更没有能力去照顾一个70岁的、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李女士最害怕的是母亲再次受到伤害,她强调,现在母亲没有固定住处,每月仅有600元的养老费用,况且张某已丧失自理能力,需要有人24小时看护,母亲根本无力监护张某。

谈到这件事的影响,李女士情绪有些失控。她说母亲因为情绪不稳定一度离家出走,由于和继父多次争吵,两位老人竟离了婚,目前母亲借住在亲友家中。李女士自己也因处理相关事宜多次往返于北京和工作地之间,工作受到了很大影响,被从店长降为了店员。现在全家人都已经十分疲惫,她不希望家庭因此垮掉。

李女士表示,即使真的由母亲将张某接走照顾,这显然也并不是一个对张某负责的态度,她希望能先通过法律途径变更监护权,将村委会变更为张某的监护人,这样能给提供他更好的生活条件。“即使是一个陌生人,我也希望他能过得好一些。”

法院:监护人应履行义务

经审理怀柔法院认为,作为医疗服务合同的双方,怀柔区医院履行了为张某治疗的义务,而张某应当履行支付医疗费用的义务,但作为张某的监护人,王阿姨的职责是代理被监护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而不是代为清偿费用。

在交通事故发生时,王阿姨并非张某的监护人,对上述事故和费用的发生也并无过错或失职,因此怀柔法院对怀柔区医院要求王阿姨支付欠缴费用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判决医疗费、护理费等41万余元费用应由张某本人给付。

不过,王阿姨虽然没有支付相关费用的义务,但作为张某的法定监护人,仍需对张某的人身权利负责。怀柔法院认为,王阿姨应当保护张某的身体健康和人身安全,照顾张某的生活,故判决王阿姨应在判决生效后30日内协助怀柔区医院办理张某的出院手续,并将张某接离怀柔区医院。

对于这份判决,双方均没有提出上诉,今天该判决经过上诉期,已发生法律效力。

“很无奈。”虽然最终没有提起上诉,但李女士仍难掩失望的情绪。她表示,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其实仍然是监护权的归属,也就是谁来负责照顾张某。虽然怀柔法院的判决仍然认定王阿姨是张某的监护人,但她和母亲依然希望能够进行监护权的变更,“当时我们不懂法,现在我们愿意放弃监护人资格。”

目前,王阿姨仍在等待顺义法院的答复。

 

 

来源:北京晚报  刘苏雅 文并摄

分享到

蔡奇此前走访怀柔最北村庄 如今这个偏僻深山小村有公交了!

怀柔区北部山区迎公交车通行 区内行政自然村通车率达100%

北影怀柔新校区一期明年完工,预计容纳学生4000人

大科学装置落户北京怀柔科学城,将揭示生命“剧情”和“剧照”

怀柔文物部门为长城“体检”:风化和无序攀爬让城墙疾病缠身

北京怀柔三小门前移动红绿灯上岗 每天五个班次守护学生安全

驴友坠崖后续:怀柔消防成功救援!

怀柔科学城控规首次透露:建筑限高30米 人口26到28万

怀柔改革开放40年历程 推出8条线路途经多个地标性建筑

北京怀柔博纳影业总部基地年内开工 下半年完成2100户脱低任务

北京怀柔111国道将改建为一级公路 实现怀柔至副中心直连直通

男子地铁里吃小龙虾满地吐壳 还叫嚣“扔垃圾不犯法”

北京市“百名红通人员”蒋雷外逃11年后回国投案 退缴全部赃款

“双12”没买够?内蒙古一小区被拍卖,起拍价1.87亿!

北京首家24小时出入境自助服务厅启用,可全天候办理这些……

13人团伙发布虚假招聘收费涉嫌诈骗 其中4人辩称也是被害者

手机刷北京一卡通乘坐地铁公交的正确姿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