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小别离》续作《小欢喜》在京开机 仍延续黄磊海清等原班人马

2018-09-28 10:44 北京晚报 TF2018

延续《小别离》原班人马,汪俊执导,黄磊、海清主演的《小欢喜》昨日在京开机。继续以“方圆”和“童文洁”夫妇的视角,展现中国高考家庭的喜怒哀乐,也投射出中国千万个城市家庭在生活中面临的不同困境。

2016年播出的《小别离》话题热议度不断,引发了收视热潮,当时的几位小演员也和剧中人一样面临中考压力,而到了《小欢喜》中,话题升级,面临的则是高考压力。 “高三”对于中国家庭而言,是一场特别的集体记忆。对于孩子来说,是将正式迈向成年的一个门槛;对于父母而言,更是即将和孩子“大别离”的倒计时,《小欢喜》将聚焦这一重要时间段。《小欢喜》延续了《小别离》方圆和童文洁夫妇的名字,但人物和故事都是全新的,片名是男主角黄磊所起,他说:“我们这代人的生活就像在打怪过关,这也让我觉得很奇怪,人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坎?”但黄磊也发现,人们每过一道坎之后,都拥有了一份小小的欢喜,由此构成了取名的灵感。“所以《小欢喜》想探讨的是,子女长大后父母们该如何面对自我。在这小小的欢喜里,父母们要选择把自己活得更好。”

在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系列剧的其他续作里,这对夫妻还会面对诸如二胎、婚姻、职场等等现实问题,展现中国都市生活的全景图。总制片人徐晓鸥表示:“我们希望,方圆和童文洁的名字成为中国万千普通家庭的一个代表符号,他们会运用达观的智慧化解生活中的种种难题,去记录这个时代的变迁。”《小欢喜》依托鲁引弓原著,剧本打磨历时三年,更有针对性地做了大量实地调研,保证内容的落地和可看性。导演汪俊表示:“高考反映时代变迁,一家人在面对高考的态度也是截然不同的。在《小欢喜》中,爷爷奶奶辈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父母辈是凭借高考满足生产和物质的需要,再到如今90后、00后,想通过高考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在这种时代变迁前,父母要多和孩子沟通,鼓励他们接受自己的想法,同时父母也要懂得放手。这种冲突和互动是当下非常值得关注的。”

制作播出于2016年的《小别离》成为今年广电总局主推的“走出去”剧目。今年6月起在蒙古国ASIAN BOX电视剧频道播出,取得收视冠军。剧中所反映的亲子关系与教育问题,不仅戳中了中国家庭的“痛点”,也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观众的广泛共鸣,黄磊和海清也在蒙古受到了热烈追捧,拥有了不少外国粉丝。谈及《小别离》在蒙古的热播,柠萌影业总裁苏晓表示:“《小别离》的故事是发生在现代一线都市里的故事,反映了大众最关心、最困惑的社会话题,比如教育、医疗、住房、婚恋等等。我们的故事里虽然有矛盾、有痛苦、有思考,但最终传递出来的是温暖、开心和希望,因此才能够和中国观众乃至蒙古的观众产生共鸣。”

开机当天,剧组发布了“心声”版概念视频,视频以“你认为你的父母有资格当父母吗?”犀利发问,9位受访者畅谈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涉及到高考志愿选择、单亲家庭等亲子关系痛点。片尾,主演黄磊以一句发人深省的“我的爱属于你,而你属于明天”为视频划上句点。在大众认知里,传统的亲子关系应该是父母的爱完全隶属于子女,但黄磊这句话却道出新时代的育子观念,父母其实应以平等关系跟子女相处,直到他们长大成人,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未来。由此可见,电视剧《小欢喜》将又是一面现实社会的明镜,映照出中国家庭中亲子关系与教育理念变迁的“痛处”。 剧中方圆和童文洁夫妇会遭遇如何的故事,高考期间,孩子和家长又会如何面对这个考验,令人期待。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金力维

编辑:TF2018

分享到

《小别离》作者分享新作 《小舍得》探讨“教育之度”

北京“海归”小伙放弃留学 重新回国高考并非难忍“小别离”

评《小别离》:教育这场“大考”中 我们寻不到标准答案

《小别离》后走向《小欢喜》 哪些桥段是黄磊的现实生活?

《小别离》探讨留学低龄化 朱媛媛:别离既有不舍也是解脱

黄磊海清相差6岁 昔日北影师徒《小别离》化身夫妻档

《红色娘子军》曲作者骑车去做讲座,九旬老人心笔耕不辍

首届海南岛电影节 于佩尔、阿佳妮等国际影人将出席

《毒液》里看到斯坦·李 短暂现身或是与影迷的“最后一面”

《毒液》上映四天票房8.55亿 漫威之父结尾现身成“绝唱”

北京市第二十一届学生艺术节 百名师生展青少年戏剧教育成果

李伟健将收徒仪式搬到剧场 姜昆李金斗等北京曲艺界前辈悉数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