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三间房路口行人被迫“中国式过马路” 红路灯管理不当引拥堵

2018-09-19 12:52 北京晚报 TF2018

智慧城市发展,智慧交通先行。交管部门对城市红绿灯的管理水平,直接影响到城市居民的出行体验。在北京大力推行交通缓堵措施的背景下,部分地区的红绿灯损坏后长期得不到修理、红绿灯放行时间设置不合理、交通协管员手动操作红绿灯不规范等问题引发了一些争议。

快速公交2线三间房站附近红绿灯损坏后,长期得不到修理    摄:陈圣禹 张骁

问题1:路口红灯损坏长期不修理

“中国式过马路”是不文明行为,但由于快速公交2线三间房站附近路口的红绿灯长期“罢工”,在此通行的行人们却不得已而为之。为求安全,大家只好在路口凑齐一拨人后,仗着“人多势众”走过去,如果“单兵作战”,只能险象环生地在车流中穿行。

昨天下午,记者在快速公交2线三间房站路口看到,这里指挥朝阳路东西双向通行,以及南北向过街通行的红绿灯全部不亮。经详细统计,处于“罢工”状态的红绿灯多达12个。

红绿灯损坏后长期不修,给市民出行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三间房公交站周边坐落着不少小区。在这里,很多市民都会选择乘坐公交车出行,但由于红绿灯损坏,行人下车后想要顺利过街难度很大。市民孙先生告诉记者,由于朝阳路是一条城市主干道,平时车多流量大,“从九月初起,这里的红绿灯全部不亮,交通陷入混乱,很少会有车辆主动避让行人”。

记者注意到,路口中央处还设置有一个圆柱形的红绿灯杆,灯杆上装有多个方向的指示灯。指示灯全部损坏后,行人无法趁着绿灯一口气穿过马路,只能在不断观察、试探、徘徊后,才敢穿过车流到达马路的另一端。“我们这边不少老人都要去民航医院看病、取药,穿行路口成了摆在老人面前的最大难题。”另外,该路口人行天桥目前还呈现出“断桥”状态,因路北侧的天桥没有加装完成,市民无法顺利过街。昨天下午,记者多次联系朝阳区双桥交通支队反映此事,但电话持续占线,122接警台工作人员记录路灯问题后表示,会联系有关部门处理。

红绿灯不能使用的情况在其他地区也有出现。据通州台湖镇次渠锦园小区居民介绍,小区门前的经海九路在年初便设立交通信号灯,但至今未投入使用。受此影响,小区周边在早晚高峰期间极易引发拥堵。

平日里,行人、车主习惯了等灯出行,一时没了灯,原有通行秩序就会被打破,大家都开始抢行。所以,有关部门既然在路口设置了红绿灯,就应该保障这些设施能正常使用,这才能达到便民出行、安全出行的最终目的。

问题2:绿灯放行不精准引发拥堵

除了红绿灯“罢工”的问题外,还有很多市民反映红绿灯放行时间不合理问题,希望能得到交管部门重视。

朝阳区新东路与新源南路交叉路口是市民王先生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他最近感到,通行该路口耗费的时间比以往多出不少。王先生长期观察发现,“现在新东路由北向东左转的放行时间比以前短了不少。以前,在红绿灯对直行车放行多一半时间后,左转灯就变绿了。但现在,要等到直行放行彻底结束后才能左转。”所以,在早晚高峰时段,在这里等候左转的车辆很容易排起长队,不少车主还动了“把车开上直行道再加塞左转”的歪主意,让路口更加拥堵。

昨天上午十点,记者来到该路口观察发现,在其他几个方向路口处等候信号灯的车辆不多,在绿灯放行过程中,等候车辆基本可以全数通过。唯独在新东路北向东的左转车道上,等候车辆总是排起长队,最远时已经排到了百米外的下一个路口处。据记者现场测算,现在新东路北向东左转的信号灯放行时间为18秒,直行放行时间为50秒。如果按照王先生的说法推算,原先该路段左转机动车的放行时间大约在30秒左右,在这段时间内可以通过路口的车辆明显会比现在多上不少。因此,张先生希望交管部门工作人员能够来到现场,在进行实地勘察后,给左转的车辆定出一个更加合理的放行时间。

家住朝阳区太阳宫地区的张先生也反映,朝阳区西坝河路与太阳宫南街交叉路口处,东西方向直行和左转共用同一信号灯,绿灯期间由于直行车多,左转方向的车辆很难通过路口,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增设左转专用灯。等候时间过长,通行时间不足成为了困扰车主们的难题。红绿灯放行不够精确,一方面造成左转车辆积压、拥堵,另一方面,又造成其他几个方向的道路放行时间过长。在强调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当下,有关部门最好广泛听取意见,更加人性化、智能化的调配信号灯的放行时间,最大化的利用起道路资源。

晚高峰时段,双会桥严重拥堵已成常态  摄:陈圣禹 张骁

问题3:协管员操作红绿灯引质疑

在早晚高峰时间,朝阳区双桥、管庄一带极易出现拥堵。由于该地区小区多,居民多,加之多条道路交汇且道路狭窄,十分考验交管部门对该地区的精细化管理能力。但多位市民反映,在双桥东路与建国路交叉处的双会桥下,各方向红绿灯均由一名协管员手动操作。这名协管员操作红绿灯前是否经过专业培训,操作方式是否合理合规,直接影响到这一拥堵路口的通行能力。

昨晚六点多,记者从京通快速路辅路西向东方向前往双会桥路口,但该路口已严重拥堵,多方向车辆在双会桥下死死岔住,动弹不得。记者注意到,正好有一名协管员在双会桥下操作一台北京市交管局设置的红绿灯控制器,当记者问及操控红绿灯前是否经过相关培训,对红绿灯放行操作是否有相关依据时,该协管员表示,“主要靠我肉眼进行判断,在严重拥堵时,交通队领导也会对我进行指导,其实我一个人管理路口真挺难的”。记者注意到,这名协管员在路口跑前跑后,既要留意车辆通行情况及时操作红绿灯,还要手持指挥棒引导车辆通过,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

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该路口放行时间严重不均,其从北向南方向通过双会桥时,等待红灯的时间曾长达十几分钟。红灯变为绿灯后,通行时间却不足一分钟。双会桥拥堵后,会连带朝阳路杨闸路口拥堵,导致东部地区通行能力下降。市民何先生表示,如此重要的路口,仅依靠一名协管员来管理,在管理手段上显得有些粗放,“让协管员观察路口车流决定车辆是否通行的方式太落伍了。现在很多地区都在建设智慧城市,在交通路口安装视频和传感设施收集整个片区的车辆数量和运动轨迹,是否有突发状况等信息,利用大数据算法来控制红绿灯。”何先生是一名人工智能工程师,他建议,这样先进的技术,应在长期拥堵的地段优先投入使用。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陈圣禹 张骁

编辑:TF2018

分享到

北京11月起电动自行车登记挂牌方可上路 快递员违章将禁止上路

北京交管局发布双节交通预报 下周将迎来9月拥堵高峰

西城将建25公里慢行系统 手帕口铁道口今年完成平改立

“北京交警”APP成“掌上交管局” 绿波道:赶上一个绿灯一路畅通

四妙招打造磁器口“神奇大路口”:人车不再抢路 交通事故狂降66%

空气重污染解除 10日12时至20时机动车不受尾号限行

长安街二环主路外地车将分时禁行 11月27日起开始执行

北京朝阳甜水园东里居民常年自己扫天井垃圾:一墙之隔酸臭不绝

北京回龙观镇协调清除无名路垃圾杂物 平房区预计年底前腾退

北京朝阳门街道月底实现辖区零违建 先着手解决群众居住问题

北京太平桥西里社区花园绿地裸露状况改善 已补种5000株黄杨

北京丰台康泽园小区消防通道不再被堵 大红门街道已设禁停标志

北京海淀区北蜂窝路5年烂尾天桥拆了 居民出行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