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2018-09-18 14:04 北京晚报 TF2018

“哟,现在7点多,天就黑透了呀。”下了班,进地铁时天还亮着,出了地铁天都黑了。秋分在即,昼渐短,夜渐长,上下班披星戴月的日子不远了,很多市民又开始为路灯的事发愁。在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12345的市民诉求中,道路照明问题涉及的区域,既包括小区里、胡同里,也包括大街上,一条漆黑的路,成因也是不一而足。

没有路灯的普渡寺后巷

这条胡同路灯“少一半”

“十多年了,还是给胡同里加个路灯吧。”市民反映,东城区普渡寺后巷3号至16号后门这一段路上,常年没有路灯。从此经过的居民只能借助附近居民楼的灯光,夜间有急事出行时,最为不便。加装路灯的事,一直不知道联系哪个部门,希望相关部门能给想想办法。

近日记者来到普渡寺后巷查看情况。从南池子大街进来,以“普渡寺”为开头的胡同,包括前、后、东、西四巷。这些胡同只是大致按方位排布,实际是交错在一起的。以普渡寺后巷为例,两条东西走向的胡同,一南一北平行排布,均称后巷,居民们所谓的3号至16号后门之间的路段,正是北边这条,长约百十来米。

记者看到,多数胡同安装着规格相同的路灯,安装位置多在街边、胡同的路侧停车位附近,唯独北侧的普渡寺后巷没有路灯。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普渡寺后巷的居民自2003年回迁至今已过去15年,没有路灯晚间出行很不方便。别看胡同不宽,早晚高峰时,行人、自行车、机动车都从这里过,光线太暗总觉得不安全,16号院后门附近拐弯的地方,行人和自行车猛然走个对脸吓一跳,类似情况难免发生。

也有车主提到,在胡同的一侧设有停车位,窄胡同里能有地方让大家停车挺难得,但车停在黑灯瞎火的地方,也觉得不太安心,担心贼人有可趁之机。

这半条胡同何时能有路灯,记者联系多方询问,并最终从属地东华门街道办事处了解到,普渡寺后巷路灯的安装计划已获审批,前期东城区管委、街道以及社区三方面多次来到这里实地踏勘。目前安装路灯已经纳入规划,计划将于明年完工。

小区里的路灯成了摆设

永康胡同5号院受损路灯

“要是路灯都亮着,恐怕也不会给贼人可趁之机啊。”东城区永康胡同5号院居民反映,小区里的路灯迟迟不亮,甚至有的已经损坏,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这给居民们的出行带来了诸多不便,近期小区里又发生了盗窃案件,希望小区物业能引起重视。

记者来到永康胡同5号院,小区里的路灯不少,却没有一盏能亮的,球形的灯体很多已经碎裂。熟悉情况的居民介绍,2015年小区做过一次外墙保温,这之后的半年,小区的路灯就全都不亮了。小区外的胡同晚间都灯火通明的,进了小区却只能借到居民楼里的亮光,很不舒服。

本月初,小区里发生了一起案件,引起了很多居民的关注。居民们说,这是多年来小区里没有发生的情况。居民们认为,事发时间仅仅是晚上9点多,并不算晚,嫌疑人能堂而皇之出入小区行窃,与小区里一片漆黑不是没有关系。“好在左邻右舍机警又热心,这件事以未遂告终,也没有发生更大的危险。”

除了路灯,居民们也提到了小区监控、门禁一概不起作用的问题,希望记者能同时关注。居民们提到,为了小区路灯等设施的问题,大家找过产权单位,产权单位则说要找物业,自此没了下文。为此记者也向小区物业核实情况,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小区并不收取物业费,设施维护应找街道。目前属地街道也正在核实相关情况,居民们对于物业的说法尚不认可,居民们告诉记者,小区里有原先的老住户,也有新搬来的居民,物业费的缴纳一直比较乱,但绝不是不收物业费的。“我的房子要过户的话,必须得缴清物业费才能办理手续,怎么能说小区没有物业费呢?”

毛病不光出在灯上

芍药居9号院外行人靠手机灯光照明

晚上7点多,天色已暗,出了地铁芍药居站A口,过天桥往北走上一段,路灯突然暗下来。摸着黑,街上往来人不断,有的人不得不拿手机当起了手电,一片漆黑之中,如闪着点点星光。沿街的路灯其实都亮,问题出在了哪儿?

昨天晚上,记者来到市民们所提到的路段,过了天桥往北的便道,紧贴着京承高速,街边“站岗”的路灯在高速路上洒下金光。便道借着路灯的余光,也是亮得通透。往北再走,过了芍药居1号院,到了芍药居9号院外的路段,情况一下子变了,路灯仍是亮的,光却洒不下来了。

路灯被树挡住

记者注意到,路边行道树的位置有了略微的改变,几乎所有路灯的灯柱,都跟行道树挨着。灯头埋在茂密的树冠里,树下的地方自然就漆黑一片了。附近居民告诉记者,在这条街上,有人停自行车很不规矩,把车靠在绿化带的护栏上,车支子便伸到了路面上,这也增加了安全隐患。“本来路灯光就弱了,这不是故意下绊儿嘛。”

再往北走一段路,情况又有了变化,这段路是让老人们特发愁的。路灯和行道树的距离稍稍拉开了一点,不但光线较暗,路面上还投影出了斑驳的树影。附近居民刘大爷说,每天出来遛弯,走这段路特别眼晕,也不知道地上那一道道的黑,是树影还是什么绊脚的东西。

“咱不能等入冬了,没有树叶挡光了,才算问题解决吧?”刘大爷说,为解决这个问题,他给很多部门打过电话,但迟迟没有得到解决。他认为,路灯既然都亮,没有损坏,还是应该找园林部门来解决树的问题,“也可能是我表达有问题,给园林部门打电话,一提到路灯,人家就不重视了,我可能应该先说树……”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景一鸣 张群琛

编辑:TF2018

分享到

北京多个小区节后又现“停车位保卫战” 居民盼新年能有新气象

北京马连道中里一区各式杂物占车位 私装地锁现象反复出现

北京车公庄一号院未实行车位租赁制度 有居民用杂物占车位

北京西城区新安中里部分居民用“破烂儿”占车位 消防通道难保障

北京地铁10号线角门东站附近黑摩的“围堵”路口 执法车“懒得”搭理

北京安贞桥西北角涌溪公园路灯不亮 老人晚上摸黑遛弯很不安全

北京东城管村路道路平整 却没有照明设施?晚上出门还得用手电

朝阳区华腾园小区设备间总有“嗡嗡”响 居民急盼解决噪音问题

北京清河营东路乱停车现象严重:专81路公交无奈甩站 影响居民出行

新能源汽车充电比停车还难?共享汽车来“占位” 充电桩也难立足

报道反馈:北京朝阳金隅可乐大厦门前公厕已拆除 将重新选址再建

北京海淀花园东路一胡同房屋漏水致路面结冰 行人路过脚下打滑

北京出租车充电扬招站违规停车没了 专人巡查劝离占道车主

北京多个小区节后又现“停车位保卫战” 居民盼新年能有新气象

北京马连道中里一区各式杂物占车位 私装地锁现象反复出现

北京车公庄一号院未实行车位租赁制度 有居民用杂物占车位

北京西城区新安中里部分居民用“破烂儿”占车位 消防通道难保障

北京工体北里小区曾“地锁云集” 经几轮拆除后又现“替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