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单腿”外卖小哥告别拐杖 梦想开家餐厅研发“妈妈味道”的菜

2018-09-13 12:09 北京晚报 TF015

“未来可以‘双腿’走路的时候,我想在下着毛毛细雨的天气里,和心爱的人手牵手在树林里散步。”11日,躺在浙医二院骨科病房的38岁外卖小哥王建生,已憧憬起自己“双腿”走路的生活画面。

王建生是四川达州人,后来到杭州生活。年幼时,因为意外,他的左小腿肌肉萎缩导致无法行走,他便一直过着“单腿跳”的生活。8月初,他拄着拐杖送外卖的背影走红网络,感动了无数人。从那之后,王建生收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援助。浙医二院骨科主任严世贵教授的团队也向他伸出援手,提出为他安装假肢、完成他双腿独立行走的心愿。据悉,目前王建生的手术费用由浙江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和杭州市余杭区慈善总会提供。

两套治疗方案 他选了便宜的那个

手术前一晚,王建生又一次想起了母亲。母亲虽早已离世,但她说过的那些朴素道理一直影响着他,“我小时候,妈妈经常告诉我‘今天别人帮你锄地,明天你要帮别人割草’,我们不能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帮助,要想想自己能为别人做些什么。”当一些慈善机构、媒体、个人提出帮他安装假肢时,母亲的话又回响在他耳旁。严世贵告诉记者,团队为他制定了两套手术方案——第一个方案耗时一年,手术费超过十万,但术后可以像南非刀锋战士那样,能跑能跳,运动、开车都没有问题;第二个方案手术费用只需要二三万,术后3周就能安装上“临时假肢”,恢复正常生活,但效果没有第一种方案那么好。

医生把两个方案告诉王建生。他没有考虑太久,选择了第二种。“第二种方案时间短,风险小,费用也轻些,我已经受了那么多帮助,实在不想让好心人再‘浪费’更多资源在自己身上了。”王建生说,其实自己从住进医院开始,就在犹豫是否接受这场他人捐助而来的手术,他觉得日后自己无法全然回报这些帮助,心里不安。

“这座城市让我变成了一个‘好人’”

韦师傅是王建生的同事,比王建生早几年入行,王建生一直以“师父”相称。自手术后,韦师傅便一直在医院照顾王建生。“他一时还找不到护工,我在这里照顾他,等他找到护工再走。”韦师傅说,他是自愿过来照顾的。“他要是给我补贴我也不会收的。”一听到病床上的王建生说日后要给他补贴,他立马摇着头说道。在韦师傅眼里,王建生一直是一个有些“要强”的人:“有时候遇到在六七层楼的外卖单,我们想帮他送,他还是坚持要自己送。”

“我送外卖的时候行动很方便,生活自给自足,我觉得那不是坚强,是生活本能呀!”王建生缓缓地说道,语气平和。这样淡定的语气,很难与那个左手拄着“铁拐”,右手勾着外卖塑料袋,爬7楼只花41秒的单腿外卖员形象,联系在一起。从他手里送出的面,基本没有“坨”的时候,所以他又常被用户称为“闪电侠”。王建生说,送外卖时,不少顾客看到他的样子都会给他小费。起初他都是很开心地收下了,后来又渐渐觉得不应该收这份钱。“人家点外卖时,已经付过钱了,我送外卖过去,是本分,不应该再别人的钱。”

出院第一件事是买条合身牛仔裤

9月10日,浙医二院骨科副主任叶招明主任医师为王建生做了手术。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还有三家制造假肢的厂商主动联系他,为他免费提供假肢。虽然人还躺在病床上,王建生已经开始憧憬未来的生活,“等出院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一条合身的牛仔裤。”——一些常人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他终于可以独立完成了。

住院前一天,他看到有个人喝醉酒摔倒在路边,但他不能去搀扶,只能提醒旁人去帮助,“以后,我也能扶别人过马路了。”出院后,王建生将回归外卖岗位,但他内心有一个更大的目标:虽然母亲离世多年,但他至今仍记得“妈妈的味道”,“我妈妈做饭特别好吃,我小时候偷吃她做的菜。我希望以后有机会开一家餐厅,研发我妈妈擅长的菜,让别人也尝一尝。我连餐厅的标志都已经想好了!”

来源:北京晚报   综合钱江晚报 浙江新闻客户端

分享到

忘带钥匙该不该找消防?官方回应:非紧急情况下建议找开锁公司

两万多元名表刚戴三天就起雾 店家称只能修不能换,返券也未兑现

“网红”尾气清洁剂“车小将”:护车神剂或伤车“拉人头”为圈钱

快递柜要收费?超过10个小时收费1元 这笔使用费该谁掏

天涯游子望月知乡愁 中秋佳节吃月饼盼团圆

中秋假期前一天和最后一天地铁4号线北京南站延长运营55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