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北京朝阳医院这个科室每天上演悬疑片 一家六口半年中毒4次成“悬案”

2018-09-12 11:07 北京晚报 TF0328

在北京朝阳医院,有一个科室就像侦探一样,能够在各种得了“怪病”的患者体内,发现各种各样的“毒药”,这就是职业病与中毒科。这里除了职业危害因素导致中毒的患者外,也有很多人是在平时的生活中中了毒前来就诊。记者日前来到这里探访,发现了很多生活中的“中毒”故事。

叶俏在读片,看中毒导致的急性肺损伤

老奶奶被“蓝泡泡”击倒

82岁的王奶奶是一个干净利索的人。别看老人年过八旬,但身体硬朗,还在操持家务。8月的一个傍晚,王奶奶突然出现了神志不清、呼吸困难、嘴唇发紫等症状。家人连忙将王奶奶送到一家大医院就诊。检查之后,医生只是发现王奶奶出现了急性肺水肿,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急性肺水肿,医生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来。随后,王奶奶的家人将她转到朝阳医院。

到了朝阳医院,接诊的医生也觉得王奶奶的急性肺水肿得的有点蹊跷:老人没有冠心病,也没有心梗,心电图检查也没有发现明显的异常。会不会是中毒了?于是,中毒科的值班急诊医生被紧急请来会诊。还是中毒科的医生有经验:简单询问了王奶奶当天的生活行踪后,中毒科医生判断王奶奶的病是中毒引起的,是“蓝泡泡”和一种消毒剂联合使用惹的祸。

“蓝泡泡”是不少家庭马桶中的“常客”。“蓝泡泡”其实是一种洁厕产品,一般放在冲水马桶的水箱中,主要成分是盐酸。中毒那天下午,王奶奶在家里刷马桶。王奶奶家的马桶水箱里平时就有“蓝泡泡”,冲水之后,马桶内还会残留一些盐酸。为了将马桶彻底刷干净,爱干净的王奶奶又往马桶中加了两片名为“健之素”的消毒片,这是一种含氯的强氧化剂和氯化剂,也是居家或医院消毒常用的消毒产品。加上消毒片之后,王奶奶在不足3平方米的小小卫生间里认认真真地刷了10分钟马桶,直到刷得干干净净,自己满意了为止。马桶倒是干净了,但王奶奶不知道,自己的肺抗议了。

朝阳医院职业病和中毒科主任叶俏介绍,“蓝泡泡”以及家庭常用的洁厕灵等,主要成分一般是酸、表面活性剂、香精、缓蚀剂等;而健之素以及84消毒液等家庭常用的消毒产品都含有氯,两者混合之后会产生氯气。王奶奶家的卫生间面积小,而且没有窗户,空气流通性差。王奶奶在卫生间忙活了10分钟,一直在吸入氯气,而且剂量已经导致她中毒,出现了急性肺水肿。为什么王奶奶没有立刻晕倒在卫生间呢?叶俏大夫解释说,由于老年人机体的“反应”速度下降,中毒的各种症状来得也比较慢;并且,从中毒到发病往往也会有时间延迟。因此,等到王奶奶时隔6小时在晚上出现急性肺水肿的情况时,家人根本没有想到是氯气中毒。

叶俏大夫说,像王奶奶这样因为居家消毒产品使用不当引起氯气中毒的患者,在朝阳医院并不鲜见。“日常生活中,很多人为了清洁和消毒更彻底,会把洁厕灵与消毒液混在一起清洁卫生间。这两种制剂混和后,会产生化学反应,排放出大量氯气,轻则刺激眼睛和呼吸道,重则引起氯气中毒,导致急性肺水肿。”实际上,这些消毒产品的说明书上也会提示消费者不要混合使用,“可是谁用消毒液或者洁厕灵之前会认认真真的看说明书呢?”叶俏大夫建议,消毒液最好参照说明书单独使用。令人欣慰的是,王奶奶经过中毒科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上周已经彻底康复出院了。

汞中毒被医生一眼看出

看了你一眼,就怀疑你是“汞中毒”;到医院一查,还真是如此。这种影视大片中的“桥段”也是朝阳医院中毒科的真事。最近,科里的一名医生去其他单位办事,一位40多岁女士的面色吸引了他的注意。“我和您说句实话,您别介意:我看您这脸色太白了,可能是汞中毒了,要不然您到我们科室做个检测吧。”

大姐虽然听着将信将疑,但她还是来到了朝阳医院中毒科,这里有一间毒物化学分析实验室,可以做人体化学毒物检测。这一测,还真的印证了中毒科医生的猜测:果然是汞中毒。

皮肤发白,怎么就被怀疑成“汞中毒”了?“你看她脸色太白了,超乎寻常的白啊。”医生和这位女士多聊了一会,了解到她经常在家门口的一家美容院做美容,“美容顾问”给她推荐了一种“私密配方”,主要功效就是美白。这位女士试了一下,效果确实好,肤色一下子就提亮了。但是,这种“亮白”很有可能是添加了非法物质,其中汞最为常见。

“汞中毒”真的是一个老话题。叶俏大夫说,这么多年,中毒科年年都能遇到爱美的汞中毒女士,多数都是因为使用了未经国家批准的自制美容产品导致的。“汞确实能让皮肤变白,但这种白和正常的白不一样,所以我们科的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当然不是所有的汞中毒爱美女士都有机会遇到火眼金睛的中毒科医生,她们中的很多人是在出现肾损伤之后才被有经验的医生推荐到中毒科来进行驱汞治疗的。“汞中毒早期症状不易察觉。”叶俏大夫说,有些人表现为脾气不好,有些人表现为睡眠不好,这些症状很容易被忽视;随着中毒程度的加深,有些人会出现手抖的情况;发展到肾损伤阶段,就会出现早起眼睛浮肿、泡沫尿等情况,到医院检查会发现尿中有蛋白,往往会被诊断为急性肾炎或肾病综合征。这时如果使用激素或者免疫抑制剂治疗效果未必好,但有经验的医生可能会考虑汞中毒,“来我们医院做个检查,驱汞治疗后就能好啦。”

有爱美导致汞中毒,也有吃偏方导致汞中毒的。小孟是个小帅哥,平时身体健壮,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最近却被“怪病”缠身,牙龈出血,尿中泡沫增多,间断头痛。去肾内科就诊,发现除了尿蛋白升高外,其他检查结果均未见明显异常。后来,他又出现夜不能寐、胃口差、双手不自主颤动、口腔溃疡等症状。最后是主治医生偶然间询问病史时发现了一个细节,解开了“怪病”之谜。原来小孟长期受银屑病的困扰,去年12月,为了彻底摆脱银屑病,他从熟人那里得知了一个“祖传偏方”,花了不菲的价钱买到了两粒“神药”。在完全不知道其成份的情况下,孟某当天便吃下1粒,半月后又吃下剩余那粒“灵药”。当时并没有出现不良反应,但服药1个多月后药物副作用才显现。像小孟这样因为偏方治疗银屑病的案例在朝阳医院并不少见,每年都有十几例。

中毒科每天都有“悬案”

中毒科每天都有很多“悬疑”故事发生。这半年来,有一个六口之家的遭遇让叶俏大夫和她的同事们很是发愁,至今还没有找到破解之道。

患者王女士是山东人,她平时和公公婆婆、丈夫以及女儿、儿子生活在一起。一家六口,家里做点小生意,日子过得很平静。去年年底,王女士突然得了怪病,浑身疼,下肢疼痛尤其严重;除了疼痛之外,她还出现了大量脱发、反应迟钝、睡觉困难等症状。家人带她辗转去了三家大医院,都没有得到明确诊断。在第三家医院看病期间,她遇到了一位老大夫,这位医生说了一句:“会不会是中毒?要不然你去北京的朝阳医院看看?”抱着一丝希望,王女士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朝阳医院。这里的中毒科医生第一反应就是“铊中毒”。果然,检查结果证实了医生的判断。经过排铊治疗,王女士康复出院了。

然而,让医生没有想到的是,今年春节期间,他们一家六口人都来了!一家六口集体出现了类似的症状,高度怀疑铊中毒。再一检查,果然如此。经过治疗,一家六口康复回家了。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回家一定要报警。让医生再次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月后,王女士带着上初中的儿子又来了!这次,是她和儿子两个人中毒了。原来上次一家六口人中毒后,王女士就带着儿子搬到外面单独居住。他们从家里拿了一袋面粉,排查发现,是这袋打开的面粉被投毒了。中毒科的医务人员看着母子俩,又心疼又着急。出院的时候,再次千叮咛万嘱咐,没过两个月,王女士带着儿子又来了,这次是儿子一个人中毒了。“我们科室的实验室特别给力,当天就作出了检测报告,还是铊中毒!”科里的医务人员看到上初中的男孩都特别心疼,“来的时候,男孩反应特别迟钝,人像块木头。”经过几天的治疗,男孩的脸上有了笑容,也开始看书玩游戏了。

在中毒科,因为投毒而中毒的患者也不少。叶俏大夫说,铊对人体的毒性很大,铊并不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可以通过饮水、食物、呼吸而进入人体并富集起来。遗憾的是,铊中毒发病慢,症状隐匿,因此发病初期往往容易忽视真正的原因。如果不能及时确诊,铊可致患者出现不可逆性神经系统损伤,严重者致残,甚至致死。因此,她也提醒临床医生在接诊时,如果发现患者脱发症状明显,伴有神经系统或消化系统症状时,需高度警惕铊中毒,及时进行毒物检测。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贾晓宏 文并图

编辑:TF0328

分享到

俄罗斯前特工“中毒”案又有新进展 警方发现第三名犯罪嫌疑人

英国再现中毒事件!这次又是神经毒剂 两人至今仍昏迷

广东东莞一家鞋厂发生气体中毒事故 致4人死亡具体原因仍在调查

重庆15人饮自配药酒中毒5人死亡 只因雪上一枝蒿

“中毒”前特工女儿发声 拒俄方领事协助

印尼逾60名民众饮私酿酒后死亡 警方:可能含有杀虫剂

英媒:中毒双面间谍曾致信普京求原谅 俄方予以否认

俄前间谍“中毒”案新进展:调查聚焦其友人车辆

俄前特工中毒有新进展 外媒:或经汽车通风系统下毒

俄前特工遭谋杀 中毒倒下两人昏迷不醒生命垂危

火锅店顾客中毒 一氧化碳中毒事件为何连续出现?

今冬北京111万户农户清洁取暖 实现“无煤化”

北京正式供暖首日,全市3300余座锅炉房全部点火运行

北京市未来一周空气优良,不会出现重污染天气

昨日北京空气重污染,朝阳平房城管队积极应对严查渣土车

北京海淀中央民族大学社区暖气管道漏水 商量维修没结果

北京昌平桃峪口村口渣土绵延二三十米 垃圾堆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