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星美旗下300多家影院仅40家正常营业,大批员工被欠薪沦为“老赖”

2018-09-11 16:30 北京日报 TF010

全国300多家影院只有40家正常营业,大量员工被拖欠工资,债务缠身沦为“老赖”……曾在国内院线巨头中拥有一席之地的星美影院,就这样猝不及防陷入了巨大危机。扩张速度太快、运营不规范、管理混乱,让星美的光芒逐渐黯淡,也给全行业敲响了一记警钟。

世界城星美影院已经停业

“就像一栋大厦一样,轰地一下塌了”

玩手游、刷新闻,四名员工坐在大堂中间,没有人主动说话。几盏灯从头顶射下来,四人仿佛在上演一场苦涩的哑剧,剧名叫做“等待”。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是影院曾经的售票台、卖品区、展示橱窗,黑乎乎的,没有货,也没有人。

这是已经闭店的星美国际影城世界城店,如今,入口处已经被围挡完全遮蔽起来,只留下一个小门,给工人进来搬走影院租赁的设备。每隔十来分钟,就有“误入”的观众从门外探进头来问:“电影院是在这儿吗?”“现在在装修,世贸天阶那儿有。”里边的声音回答。

9月3日之前,这里曾是北京名气不小的一家影院,凭借世界城、世贸天阶的地理位置,生意一直不错。但从那天之后,便进入无限期的闭店阶段。店里十多位正式员工,每天正常打卡,只是工作内容变成了看店。

世界城店不是星美集团旗下唯一的闭店影院。根据星美控股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截至6月30日,星美控股旗下共有365家影城。但根据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9月11日上午,全国只有40家门店正常售票,其他影城都像世界城店一样,被“关进了小黑屋”。很多门店还因为欠税、欠社保、不履行判决,被税务局、社保局、法院等多部门“关注”。北京曾有6家星美影院,但目前无一正常售票,此前还在一直苦苦支撑的世纪金源店,11日上午也没有购票信息。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出现“星美欠薪潮”,大量星美在职或离职员工通过各种平台曝光星美拖欠工资,这些员工不仅来自影院,也有星美旗下的发行公司、影管公司等子公司。曾在北京星美影视发行有限公司从事电影宣传工作的宫霄国(化名)说,被欠薪的星美员工已自发在微信上建立“星美欠薪讨债群”,“目前群里有400多人,阵容十分庞大,星美所有内地子公司都有”。她和同事向领导和财务追问欠薪理由,得到的解释只有两个字“没钱”,但她们认为,事情远不是没钱这么简单。“我们打听到前不久公司就有60万元版权费入账,但这笔钱除了给还在职的员工发工资,其他的都不翼而飞。”她还透露,公司去年出品发行的影片《原谅他77次》赚了几千万元,但钱哪里去了,没人说得清。

北京星美影院某门店的员工白一芙(化名)和同事,也被拖欠了三到四个月不等的工资。之所以还没离职,一是因为他们的社保停了好久了,不仅办不了离职,就连去医院都没法挂号;二是,店长正在争取给他们要到工资,他们因此选择了等待。

“预兆发生在密钥被停时。”白一芙回忆,今年5月《复仇者联盟3》上映时,他们店的拷贝密钥只给了5天就被停了,给店里造成不小的收入损失。“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密钥被停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现在到了无片可放的地步,只能闭店。”

当然,员工们对外的说法是店面要装修升级,这是集团的要求。这家店还有数千名会员,会员卡里还存着不少现金,如果他们得知影城要开不下去了,退卡退费也是个大麻烦。

成立于2001年的星美,曾把万达院线视作竞争对手,作为国内一大影院巨头,为何如今说关就关,白一芙也觉得费解。“就像一栋大厦一样,轰地一下塌了。”

“不是只得一个病,被好几个病害死的”

扩张速度过快导致资金链断裂,被外界认为是这次星美深陷危机的最大原因。

↑星美国际影城”在世界城商场外的招牌还没撤,但影院入口处已被围挡遮住,时不时有观众想进去瞅一眼。

星美从2016年起开始急速扩张。2016年底,星美旗下共有260家影院,短短一年内,这一数字便增长了至少100家。今年初,星美集团创始人覃辉曾透露,2018年星美旗下影院将增加到450家。但在极速扩张之后,影院业务增收不增利,银幕盈利增速远低于银幕数增长,而影院投资、运营又面临极高的成本,房租、水电、人工、密钥费用等压力层层加码,扯断了步子迈得太大的星美。

“现在电影院多火爆呀,踏踏实实卖票不就能赚钱吗?非要去做别的。”白一芙指出,星美在影院运营上不是专心卖好票、提高观众舒适度,而是把大量精力放在了与影院本身无关的业务上。他指的是星美从2017年开始推出的影院“新零售”模式,即在影院内开辟母婴生活馆、数码3C体验馆、红酒专区、电竞专区等。“最开始卖手机卡,后来卖手机、红酒、化妆品、母婴用品……没有星美不卖的。”在他看来,这一模式的结果可以说是惨败,“三个月好像就卖了两部手机,红酒还得靠买酒送电影票才能卖出去”。

为了方便管理,星美实行“统收统支”制度,即每个门店当天的营业额第二日都会被总部账户划走,门店并无自己可支配的运营费用。各店需要支出费用,还得向总部打报告走流程,整个过程至少半个月。白一芙说,之前店里一个大影厅放映用的氙灯坏了,上边说没钱换,最后只能把一个小厅的灯挪过来,保大舍小。

管理制度混乱,也遭到几位员工的诟病。“店长换得太频繁了,感觉用人就像过家家一样。”白一芙最后感慨,“好比一个人死了,不是只得一个病,而是被好几个病害死的。”

“不能盲目扩张,影院要学会精耕细作”

作为曾经的院线“领头羊”之一,星美如今处境惨淡,也为影院从业者敲响了一记警钟,不能盲目求快扩张,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

“影院建设不是一两步就能成的。星美一开始在大城市起家,突然向偏远的三四线城市布网,但又没有根据城市差异分开管理,就很难运营好。比如星美县级影院规模较小,但亏损较大,如果大量影院都在亏损,集团里剩下那些还在盈利的影院背负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必须玩命儿挣钱,最后可能就会整体瘫痪。”广安门影院市场部经理张淼认为,影院建设还是得稳扎稳打,同时单店运营必须因地制宜,根据自己的情况制定经营策略。

电影市场大环境的变化,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星美的困境。UME华星国际影城经理刘晖说,尽管目前全国票房都在增长,但增速远低于影院和银幕数量增长,“蛋糕就这么大,但每周都有新影院进来,势必会让竞争更加激烈,单店盈利越来越少”。

在她看来,星美能否捱过这场危机,目前还很难说。“星美影院里有效益好的也有不好的,如果整体打包,哪家资本能收呢?有的店债务关系复杂,而投资者都希望能收优质资产。如果能把包袱重的影院清理出去,重启那些票房还不错的影院,也不是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星美的困境和企业决策也有关系,民营企业可能更多考虑的是利益而不是规范性。要是正规企业,该交的钱交,然后再求下一步发展,也不至于后边出现这么多漏洞。”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建锋认为,也许正是因为星美的“不正规状态”,才导致崩塌来得这么猛烈。她说,在当前大盘票房增速放缓环境下,影院更要学会精耕细作。“首先选址很重要,其次运营商要做好规范的品牌管理,比如员工对外服务形象和态度、维护观众观影口碑等,都是细节问题。还有在内容上要形成差异性竞争,可能再经过几年发展,国内会形成分级放映体系,有的影院可能主打文艺片,有的影院可能专门面向三四线城市。”

 

 

来源:北京日报 袁云儿

分享到

“警界李云龙”执法受追捧 警察有这种“硬”才能捍卫规则

数家医院雇老人“演戏” 组团骗保这“公开的秘密”为啥没人管?

惊险!北京首都机场T3电梯卡人 官方回应来了

五星酒店卫生差?北京卫监部门突查这4家 旅游委也出手了

人人网被卖了!80、90后的青春在这儿 如今只留伤感

父亲拒将女儿交给前妻!抚养权难执行法院这样做,他主动送还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