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男子29年前见义勇为感染丙肝,走投无路将医院诉上法庭,结局暖心

2018-09-11 14:16 北京晚报 TF0328

“我们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不能让弘扬社会正能量流于空谈……”这是西城法院审判员林涛法官在一份司法救助申请上写的话。他要帮的人叫朱宝伟,29年前因见义勇为受伤,经输血抢救捡回一条命,但几年后被确诊感染丙肝。走投无路之时,朱宝伟将医院起诉。从法律上,林涛不能判决医院承担过错责任,但作为法官,他希望能为朱宝伟赢得一份活下去的希望和尊严。

今天上午,朱宝伟从林涛法官手中接过西城法院给予的25万元司法救助款,得到了延续生命的希望。

事迹 29年前天桥见义勇为被扎伤

一件蓝T恤,一条黑裤子,这是朱宝伟前两天刚从市场上买来的新衣,跟摊主砍了好半天价,给了100元。这么多年,他也没穿戴得这么好过,为了今天领取司法救助款,他想好好捯饬一下,62岁的人了,不能让人看着太寒碜。

走进法庭一看到林涛法官,朱宝伟当即就哭了,双手作揖说:“真谢谢您了!救了我的命了。”“别这么说,哪个法官都会这么做的。”林法官把一摞摞救助款现金发给朱宝伟,让他仔细清点,并叮嘱他出门赶紧存进银行,别出意外。朱宝伟特意做了一面锦旗送给法官,林涛接过来“嗔怪”他:“有钱治病,别花这些钱了啊。”

朱宝伟个子挺高,可看上去就一脸病态。说话有气无力,稍微激动些,他就有点接不上气。“我年轻的时候,也挺精神的,1米82的个子,每年单位组织联欢会,我都去跳交谊舞……”朱宝伟抹着眼泪,哽咽地说:“现在人都没法看了,肝不行,排毒排不了,脸都跟肝一个色了。”他撩起衣服,身上都是斑驳的出血点,皮肤多处溃烂,一道20厘米的伤疤在肚子上形成一道深沟。

29年前,朱宝伟是北京市政三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人,工作稳定,妻子孩子热炕头,生活虽然说不上多富裕,但小日子也算幸福美满。

1989年1月4日,单位放假,朱宝伟去家附近的天桥溜达,看见路边围了一群人。朱宝伟上前一看,几个“混混”摆残棋骗人,正从一个事主衣兜里抢钱。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没人管,年轻的朱宝伟看不下去。他喊着:“这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是没人管的社会,你们这是诈骗!”然后,仗着自己身材魁梧,一把将骗子撂倒,抢回钱转头给了事主。对方恼羞成怒,掏出刀向朱宝伟捅去,最要命的一刀在腹部,扎断了股动脉。

血喷涌而出,瞬间朱宝伟里外三层裤子被血浸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当时他就没有知觉了,被周围群众急忙送往附近的医院。幸好抢救及时,医院给朱宝伟输了2800cc的血,才保住了他一条命。

“住院昏迷了一个星期,我才醒过来。分局、派出所都派人去医院看望我,说我是好样的,敢于和不法行为做斗争。还有群众自发去医院看我。”朱宝伟说,虽然自己差点丢了命,但他仍然觉得值。

后来,行凶的三个人都被法院判了刑,最高的11年。当时虽然还没有见义勇为的社会性奖励,但法院、分局都给朱宝伟开出见义勇为受伤的证明。单位为了表彰朱宝伟的义举,专门在系统内发通报,号召职工向朱宝伟学习,给他涨了一级工资,还有现金嘉奖。

现实 身患丙型肝炎生活陷入困境

伤愈回到单位,朱宝伟总觉得干活没有力气。当时,他认为这都是受伤失了元气所致,没放在心上。就这么生生扛了七八年,以前壮得连感冒都没怎么得过的朱宝伟身体愈发没劲儿,去医院一查,竟然得了病毒性丙型肝炎。

“医生上来就问我在哪儿做过手术没有,我这才意识到是因为那次输血。”朱宝伟说,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又找到救治他的医院。经过协商,医院证明,因1989年见义勇为负伤大量出血,在该院输血,后出现丙肝,导致肝硬化。就这么办下了工伤证,医药费报销比例高。

自从1998年朱宝伟被确诊患上丙肝后,他的人生完全崩溃了。

“以前跟我挺好的同事,一听说我得这个病,都离得远远的,喝水的瓷把缸子,我摸完人家立马给扔了。”丙肝毕竟是传染病,别说在那个年代,就是放在今天都难免受歧视。朱宝伟从英雄成了“瘟神”,人人避之不及。他无法正常工作,单位让他回家“吃劳保”,每月给他开60%的工资。

出于对丙肝的恐惧,朱宝伟的妻子也提出离婚,带着孩子离开了家。潦倒时,他一度在路边摆摊卖菜维持生计,就这么窝窝囊囊地过活。多年后,在家人做工作的情况下,妻子才又跟朱宝伟复婚,继续照顾他的生活。

因为常年吃劳保,拿最低工资,一切好事朱宝伟都赶不上。职称晋级甭想了,福利分房更不可能。这么多年,朱宝伟一直住在珠市口附近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里。前几年因为病得太重,上厕所不方便,才搬到闺女家。这是朱宝伟父母家拆迁分的一套两居室,姐姐弟弟决定把房子留给朱宝伟的女儿。

从确诊后一直到2015年退休前,他都拿的是北京市最低工资。36年的工龄,朱宝伟退休时每月只有2400元养老金,哪够他看病的。这些年,他全靠姐姐弟弟接济过日子。“打干扰素,一针就900元,一个星期一针,还得配合着吃自费药。一个月医药费就好几千。”

贫穷、疾病、歧视,朱宝伟吃尽了苦。明明做了一件好事,却倒了半辈子霉。

“哎呀,30来年,就这么过来的。”30年的悲苦倾泻而出,在采访中,每每今昔对比,朱宝伟都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些年我都不想跟谁说,提起来就得哭。”难熬的日子里,他也不止一次后悔过。

他的悔不当初,刺痛人心。

诉讼 一场希望渺茫的官司 无奈告医院只为活下去

这些年,朱宝伟的病情逐渐恶化,国产的干扰素对他已经失效。他的肝三分之二硬化,肝腹水十分严重,只有使用昂贵的进口自费药才有可能控制病情。朱宝伟一打听,拿一次药吃半年就需要6万元。他哪拿得出钱来。

去年9月,在性命攸关走投无路之时,朱宝伟迫不得已将当年救治他的医院告上西城法院。

“我打心眼儿里不想告医院,这些年也一直没起诉,但是家里实在没钱了。”朱宝伟说:“我到现在也感谢医院,要不是当年医院输血救我,我也活不到今天。”但是,除了起诉,陷入绝境的朱宝伟想不出任何出路。这是他咨询律师后,能够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想,哪怕能多活一天都行。”

开庭时,朱宝伟拿出自己保留的全部资料,包括分局、派出所、法院开具的证明、医院帮助办理工伤证的证明等。

为了诉讼,朱宝伟需要搜集一些证明材料。“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社会这么好。走到哪一提见义勇为,大家都格外照顾我,能调取多少材料就给我查多少。”

朱宝伟也知道,这是一场希望渺茫的官司。医院在法庭上答辩称,朱宝伟在1998年确诊丙肝,距离其受伤已过了9年,不能认为他感染丙肝是输血所致。此外,在1989年,医院自采血符合诊疗规范。不同意朱宝伟的诉讼请求。

结局 法律不能给他一份胜诉判决 却给了他经济救助

也算是否极泰来,朱宝伟遇上了一个很负责任的法官——西城法院民八庭审判员林涛。

林涛法官告诉记者,医院一方不认可因果关系,但即便认可,朱宝伟在1989年受伤之时,我们国家还没有对于丙型肝炎的分型诊断,也没有相应的试剂进行检测。1994年我国才开始逐步完善血站采血、保存和调配制度,此前均由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自行采血。医院也出示了献血者的采血单,在当时的诊疗条件下并不违反规范。

而当年医院紧急输血,是符合诊疗常规的。可以说,医院基于救治义务对朱宝伟进行抢救,即便可以认定输血导致其感染丙型肝炎,也不能认为医院存在过错。经过评议,合议庭认为,如果此案判决,将不会支持朱宝伟的诉讼请求。

但是,朱宝伟的形象,始终在林涛的头脑中挥之不去。在法律层面无法解决朱宝伟困难的局势下,林涛想到能否通过司法救助的方式对生命危在旦夕的朱宝伟进行帮助。“以前司法救助大多是对得不到赔偿的刑事案件被害人,给予一些救助。但是我觉得朱宝伟的情况也是符合司法救助的精神的。”

林涛法官的一句话让朱宝伟倍感温暖:“我会尽最大努力给你申请救助,不能让你流血又流泪。”

于是,林涛以本案合议庭名义打了一份申请报告,详细说明了朱宝伟的遭遇和困难。报告中写道:“因本案原告系见义勇为被不法之徒伤害,并非自身病情所致,我们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不能让弘扬社会正能量流于空谈。”

司法救助的上限是上一年度社会平均工资的三倍,考虑药物成本和治疗周期的问题,报告中建议救助金额不要低于25万元。

报告呈送上去,西城法院院党组十分重视,特事特办,一次性按照两年自费药的标准批了25万元的司法救助款,法院还专门联系医院和朱宝伟的原单位,希望能一起对他实施救助。医院也明确表示,给予朱宝伟1万元的救助。

“没有林法官,没有法院这么公正,就不会有这么好的结果。”得知司法救助款批了下来,朱宝伟感叹,“老天还是有眼的”。

心里有了底,朱宝伟向朋友借钱,先吃上了进口药。朱宝伟说,十几天的时间,已经看到效果,“身上皮肤有改善,吃饭也有食欲了,特别是精神状态比以前好了。”

记者问朱宝伟,拿了救助款,第一件事要做什么?朱宝伟痛快地回答说:“先去还钱。有了这笔救命钱,我要好好活下去。”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莹 文并摄

编辑:TF0328

分享到

北京市未来一周空气优良,不会出现重污染天气

北京除了白塔寺还有个青塔寺 曾多次修缮却悄然消失只留下地名?

今天零时北京正式供暖,你家室温达18℃了吗?

北京各区大气治理纷纷亮“妙招”,今年天好不靠“老天帮”

北京推行驾驶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这些问题有望解决

前门大栅栏北京礼物变“萌潮Q”:用国际手段包装吸引年轻购买力

前三季度,北京9.03万户小微企业减免税11.19亿

治理河道污水,北京通州台湖镇有大动作!

北京“老年卡”激活才能免费乘车?假的!民政局答疑来了

全国可持续发展排名北京居首 资源环境可持续方面仍存在短板

北京法院全面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取得压倒性胜利!

赌债不用还?北京这个被告是这样理解的,但法院为何还是判了

今冬北京111万户农户清洁取暖 实现“无煤化”

北京正式供暖首日,全市3300余座锅炉房全部点火运行

北京市未来一周空气优良,不会出现重污染天气

昨日北京空气重污染,朝阳平房城管队积极应对严查渣土车

北京海淀中央民族大学社区暖气管道漏水 商量维修没结果

北京昌平桃峪口村口渣土绵延二三十米 垃圾堆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