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二倍速追剧成常态 网友:集数太多、剧情拖沓 这锅年轻人不背

2018-09-05 11:29 北晚新视觉综合 TF011

“当代年轻人时间有多紧张?看个剧都要开二倍速。”近日,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发出这样的感叹。数千条转发评论里,网友们都有相似的想法——“不开倍速都不适应”“那是因为没有三倍四倍的播放”。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倍速”播放变成了很多年轻人追剧的“标配”。

网友微博截图

想看的剧太多,能用的时间太少

“我一般都开二倍速,看到好看的就会倒回去原速再看一遍。”正在看剧的年轻人李彦说。

打开视频软件,播放电视剧时总能看到“倍速”的功能,从0.5倍速度起,最高可以达到2倍。而一些原来没法倍速播放的软件,也可以通过下载各类插件来实现。

“倍速”能够改变播放的速率。如果有一部1小时的剧,在开二倍速的情况下,30分钟就可以看完,扩展到一部剧,用20集的时长就能看完40集的电视剧,缩短了很多观剧时间。比起跳着放,倍速播放并不会遗漏重要的情节。

谈起倍速播放的原因,很多人说,想看的剧太多,但能用的大段时间太少。快速的生活节奏,趋向移动化和碎片化的信息接受方式,让人没有耐心去慢慢追一部剧。短时间内获得更多的信息,变成了人们的追剧需求。

在今年4月公布的《2018年中国电视剧产业报告》中,数据显示,2017年的电视剧立项总量在465部以上,平均单部集数达到39.8集,而从2011年开始,每年都能播出三、四百部电视剧,在碎片化的时间里,要想看完这么多的剧集,都需要花上不少时间。

而在社交网络上,有一些“爆款”的电视剧往往从开播就会有种种热门话题的讨论,稍不留神,就可能和大家失去共同的话题,所以也有很多人为了追随潮流,选择在短时间内用倍速疯狂刷剧。很多网友说,在二倍速的情况下,自己一天半就可以刷完76集的《甄嬛传》、70集的《延禧攻略》。

那开二倍速会影响看剧情吗?“其实二倍速会有些夸张,1.5倍速和1.25倍速正好,主角们的表情动作都能看得清,语速也算正常,不会耽误剧情的发展。”李彦说。

倍速播放可以节约时间,也成了人们检验剧集好看与否的手段。开倍速看剧时,如果感觉故事不精彩、人物对白不吸引人,观众可以迅速地选择弃剧。

改变倍速播放后,还会产生神奇的“鬼畜”效果,因此不少人会特地设置为倍速播放,增加观剧的娱乐性,例如在bilibili网站上时常有“1.5倍速专区”和“配合2倍速播放食用效果更佳”。

剧集长、剧情拖沓、慢动作泛滥

视频软件中的二倍速功能。

必须倍速才能看完的国产剧?

除了越来越短的可追剧时间,剧集的长度和内容质量也是决定人们开不开倍速的重要原因。很多人说,自己开倍速通常都是因为电视剧集拖沓重复的叙事节奏。

相较于英美剧的快速叙事,国产剧通常更注重细节,人物对话的语速也相对较慢。而现在越来越长的电视剧集数让这种问题变得愈发突出。

如今,电视剧的制作成本提高,为了获得更高的收益,电视剧的剧集开始逐渐拉长,动辄八九十集的电视剧屡见不鲜。当原小说的小体量内容撑不起如此长的集数时,电视剧往往会选择“注水”。

很多时候,有些国产剧为了拉长集数、凑剧情,往往用大量的记忆闪回和无用对话来填充。“回忆杀”原本是推动剧情进展的手段,但用一集中有半集都在回忆,再有耐心的观众都会选择倍速播放。

而在一些爱情偶像剧中,为了表现男女情感的发展,还会大量滥用慢动作,“动不动就开启MV模式,开三倍速我都愿意。”网友阿旭说,“这些慢动作剧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想让我不停地快进。”

虽然近两年,国产电视剧在服化道方面得到了很大进步,但是内容却依然“套路化”,观众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全程1.5倍速看完,偶尔2.0加拖进度条,也不担心会漏掉什么。”

一些视频软件甚至推出了“只看”的功能,满足观众只看喜欢的明星或只看主线剧情的部分。而一些演员略显尴尬的演技也让观众直呼想快进,也让“倍速+拖进度条”成为很多人看剧的常见模式。

看多了二倍速,还能回得去吗?

如今,人们的观剧变成了“手忙脚乱”的活动:正常的内容要1.5倍速,拖沓的内容要二倍速,不相干的甚至要跳过,遇到精彩的地方还得倒回来重新换上原速。

有网友说,用倍速看完一部剧之后,往往就会“上瘾”,“不开倍速就不习惯。”而在长时间看完二倍速的剧以后,跟友人的正常说话就像是慢动作,看书也需要慢慢适应。

即使“倍速”不会让观众对剧情的理解产生过大的偏差,但是,倍速后的音视频中许多细节、对白、场景都变得“夸张”,表演细节等也会快速闪过,往往无法感受到创作者真正想要传达的情绪。长此以往,观众习惯了快速和高密度的信息量,还能不能接受节奏缓和、“慢工出细活”的电视剧呢?

例如,最近热播的《如懿传》中,有一个片段是陈冲饰演的乌拉那拉氏皇后喝药后,向不知情的侄女青樱交待临终嘱托,皇后神情凝重、语重心长,青樱眼眶含泪,在倍速播放的模式下,观众只听到台词,一些微妙的表情可能无法被察觉到,这一场景所体现的命运的沉重情绪就少了很多。

然而,也有一些电视剧,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对白都为情节和人物服务,观众们会选择原速播放。

比如对于之前收获高口碑的电视剧《琅琊榜》,阿旭就说:“虽然剧情节奏也有些慢,但是情节和演员们的表演很吸引我。”

倍速虽然已是常态,但更多情况下,人们选择倍速播放往往是出于无奈。正如很多网友在评论中说道的,他们的时间宝贵,但更期待着有“一帧都不想错过”的好剧出现。(完)

【延伸阅读】

人民日报批电视剧《谈判官》 现代职业剧下还是套路化剧情

当前,电视剧创作正以强有力的姿态向现实回归。《人民的名义》《鸡毛飞上天》《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等一系列优质的现实题材作品,成为2017年中国电视剧最为瞩目的收获。

在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中国视协发布重点现实题材电视剧剧本征集等的推动下,2018年被看作是“现实主义回归年”,观众对现实题材创作充满期待。

热潮之下,一些“伪现实”题材电视剧却在滥竽充数。

有的剧集悬浮于生活。披着“现实题材”的外衣,本质依然是换汤不换药的偶像剧。虽然选取当下为时代背景,剧情却是被柔光镜过滤后的生活,满是华服、跑车、奢侈品、高档酒店的消费符号和“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网文套路,不接地气,细节失真,迎合的是感官愉悦,而非艺术审美。比如前不久播出的《谈判官》,聚焦高端谈判专家这一不为公众熟悉的精英群体。可惜的是,本该成为剧情核心的谈判技巧、职业伦理成了恋爱情节的点缀,主人公三言两语搞定谈判,缺乏说服力,现代职业包裹的还是套路化的剧情。

有的剧集悬浮于时代。现实题材不等于现实主义,现实主义的本质是一种创作理念和创作手法。它不是简单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或者一加一等于二的逻辑来描绘现实,而是要从真实的人、事、物和客观的历史逻辑出发,通过对当下和过往两种时空的准确把握,呈现其发展轨迹和规律,触发人们对现实生活的观照。所以,现实主义作品一定是勇于直面现实、介入现实,富于时代性,有助于建构和引领社会价值观的。反观当下部分现实题材作品,题材重复、视野狭窄,止步于对生活汤汤水水的浅层复刻,有的家庭伦理剧只有家庭生活没有社会生活,有的都市言情剧依然在贩卖陈腐的价值观,远远落后于新时代的社会变迁、丰富多元的现实生活,无法满足成熟观众的审美诉求,日益增长的对于美好生活的期待。

有的剧集悬浮于人性。优秀电视剧在反映生活的同时揭示人性,在情节的铺展中让观众实现生活的预演,以符合生活逻辑和事理逻辑的人物形象树立主流价值观,引发共鸣给人以启迪。经典作品总是与典型人物相伴而生。回顾那些让我们久久感动、引发广泛社会影响的电视剧,我们难以忘怀的一定是源于生活、典型独特的“这一个”人物形象,比如《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石光荣、《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历史的天空》里的姜大牙、《潜伏》里的余则成、《亮剑》里的李云龙……然而,当下一些现实题材电视剧追求狗血的戏剧冲突,开着情节的列车狂奔,却将人物留在了始发地。表现婆媳关系就陷于一地鸡毛,表现职场关系就陷于腹黑阴谋,表现两性关系就陷于三角恋……单薄的创作路径下是脸谱化的人物,以无病呻吟、小情小爱、嬉笑喧闹取代对人物的深入刻画和人性的探寻追问,既不符合生活的真实也不符合艺术的真实。

追问这些“伪现实”题材电视剧的生产过程,我们会发现,造成其悬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随着近年影视行业的持续高温,越来越多的人才和资本加入,为行业持续发展输入新鲜血液,成为产业不断升级的基础。与此同时,一些行业之外的资本人力大量涌入,影视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建设与之匹配的制度、法规甚至是行业共识和道德约束成为当务之急。不断做大的影视蛋糕,生产新的神话,也生产诱惑和泡沫。在这当中,有人抱以投机心态,把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作为迎合主管部门的标签;有的是追逐市场热点,将影视剧创作等同于快消品生产,把大IP加流量明星作为判断市场收益的依据,而不顾电视剧作为文艺作品本身的规律和价值;还有的是创作者与创作对象、创作手法错位,缺少对生活本质的提炼,对社会发展的认知,对时代精神的把握,甚至是自身缺少文化修养和价值观建设。

实际上,影视剧的创作、生产、接受、批评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伪现实”题材电视剧混淆视听,不仅背离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的常识,伤害了那些专注现实主义创作的理想和热情,以工匠精神打磨作品的从业者,更为严重的是会伤害观众信任与市场秩序。

改革开放40年来,现实题材一直是电视剧创作的重镇。几代影视人在现实主义指引下创作一批批经典作品,那些由生活提纯的韵味、诗意和思想成为一代代观众的文化食粮。新时代赋予现实主义强大的生命力,赋予现实题材辽阔的生长空间。真情书写新时代的中国故事,形塑我们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是影视行业理应承担的使命与担当。

 

来源:中国网 人民日报

分享到

《红色娘子军》曲作者骑车去做讲座,九旬老人心笔耕不辍

首届海南岛电影节 于佩尔、阿佳妮等国际影人将出席

《毒液》里看到斯坦·李 短暂现身或是与影迷的“最后一面”

《毒液》上映四天票房8.55亿 漫威之父结尾现身成“绝唱”

北京市第二十一届学生艺术节 百名师生展青少年戏剧教育成果

李伟健将收徒仪式搬到剧场 姜昆李金斗等北京曲艺界前辈悉数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