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武圣东里小区东门雨后积水倒灌 没过行人脚踝甚至小腿

2018-07-27 11:51 北京晚报 TF008

进入七月来,北京经过几场大雨的“洗礼”后变得凉爽了不少,大多数人享受到了炎炎夏日里难得的清凉,但与此同时,一些背街小巷却面临着雨后积水的困扰。

拍摄时间:2018年7月19日15时  拍摄地点:武圣东里小区东门外

7月19日下午3时,一场短暂的降雨使武圣东里小区东门外的道路成为了一片泽国。此时小区门外路面上的积水已经没过了脚面,尽管降雨已经结束,但路上的积水仍在顺着小区入口不停地涌入地势较低的院内。从降雨开始的那一刻起,居民田大爷便换上雨靴来到了楼外,一边观察积水的情况,一边焦急地拨打着各种求助电话。下午五点多,期盼多时的排水工人终于来到了现场,然而排水井阻塞加之井盖上方刚好停放了车辆,无奈之下工人们只得打开一旁的通讯井,将大量的积水扫入其中。尽管院内院外的积水已经得到了疏解,但田大爷脸上的愁容却没有彻底舒展,毕竟如此的排水方法只是权宜之计,即无法根除积水的问题,也会对周边的通讯和网络产生产生一定影响。

随着积水的退去,行人和车辆的通行恢复了正常。然而这样的平静并未持续太久,傍晚六点半又一场降雨再次降临。虽然这场降雨只持续了1十三分钟,但却使得本已通畅的道路再次陷入一片汪洋。来往的车辆开的慢了有熄火的风险,开的快了四溅的水花溅到一旁贴边慢慢前行的行人又会引来抱怨和争执。在现场记者看到,院外道路上降雨形成的积水带绵延二十余米,由于道路两侧没有便道或是已经被车辆停满,走到此处的行人大都只能狠下心、咬着牙,踩着积水贴着路边艰难前进。武圣东里小区的东门正好位于积水最深的一段,如今已是积水“围城”的状态,想进入小区的居民在这最后几十步路上不得不穿过积水最深的道路中央,蹚着没到小腿的积水进入院内。

记者从院内居民的口中得知,东门前道路积水乃至倒灌到小区内的状况已经存在了多年,最严重的时候倒灌进小区的雨水甚至会将院内的便道完全淹没。由于周边排水管线的不畅,每到雨季积水深、出行难的问题总会困扰着武圣东里的居民们。每次积水来临时,居民们除了蹚水出行以及向街道和区里的排水单位求助外并没有太好的办法。虽然每次下雨排水工人及时来到现场,但却很难从根本上一劳永逸的解决积水和倒灌的问题。因为只要排水师傅一撤,这条路过不了多久就又会积满水。 在记者结束采访临走之际,田大爷又皱起了眉头,“现在街道负责排水的师傅估计也都下班了,积水的情况估计就这么一直持续到明早,到时候不管是年轻人上班还是老人出去买菜遛弯,想必路都不会好走。”

点评:比起环路主干道,这些背街小巷的排水系统相对老化,路边停放的车辆也极易将排水口遮挡。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使得积水问题成了令人头疼的问题。虽然背街小巷的人流、车流量都远远无法与主路、干道相比,但这些背街小巷大多挨着小区出入口,是居民出行的必经之路,因此同样需要呵护和管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陈圣禹 文并摄

分享到

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快活林不“快活”:费劲到山顶 没处上厕所

北京金隅南湖公园护栏抠出“豁口” 天桥未通断头路难行出此下策

北京慧忠北里第一社区地锁满地停车乱 车堵大门口被摞单车

北京四季星河南街庑殿路路灯损坏 光线差路难走车灯成照明灯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北京海淀昌平两区交界处“无名路” 垃圾成堆坑洼不平谁来管管?

北京方庄“时代Life”门前便道曾停满车 今存车处有专人引导

北京姚家园东里中路违停现象反弹严重 主要因为道路非市政路?

北京樱花园西街行车混乱 路口中心地带无任何交通标示线

北京羊坊店五小门前占道施工两年多 放学路狭窄拥挤行走不便

北京东直门南小街便道窄 从簋街到东直门医院路口多交通隐患

北京市盲人学校周边道路坑洼:交通要塞尽头是桥洞 人车均难行

北京金隅南湖公园护栏抠出“豁口” 天桥未通断头路难行出此下策

北京慧忠北里第一社区地锁满地停车乱 车堵大门口被摞单车

北京三间房路口行人被迫“中国式过马路” 红路灯管理不当引拥堵

北京四季星河南街庑殿路路灯损坏 光线差路难走车灯成照明灯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北京海淀区展春园西路常拥堵 三条车道中两条停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