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丰台和光里小区房屋漏雨 老人白天接水晚上“抗洪”

2018-07-19 10:59 北京晚报 TF008

接连几天的瓢泼大雨,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12345接到市民反映房屋漏雨、道路积水的问题。记者注意到,有的问题在大雨来临之前就得到了彻底解决,有的在雨中采取临时措施,可是,仍有一些市民反映的房屋漏雨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家住丰台区和光里小区13号楼的卢大爷说,家里漏雨严重,已经影响了老两口的生活。

现状:雨停了屋里还要下小雨

从上周起至今,家住丰台区和光里小区13号楼顶层的卢大爷一直在跟漏雨的屋顶较劲。连续的降雨让老人家中漏雨严重,即便屋外的降雨已经结束,屋内的房顶上仍会再滴滴答答地下一阵“小雨”。

卢大爷一家搬入和光里小区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在老人的记忆中,刚开始住的还挺踏实,但从五六年前开始各屋的屋顶就陆续出现了漏雨的情况,而且越漏越厉害。

在卢大爷家,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房顶上都可以看到大片暗黄色的水渍,部分墙面上原有的乳胶漆和腻子已经脱落,露出了灰色的楼板。卢大爷说,客厅阳台处由于漏雨的位置靠近灯和电线,如今这里的照明已经因为漏雨短路而无法使用。

老顾是卢大爷对门的街坊,这几年,一家人同样被漏雨折腾得够呛。“甭管什么时候,只要外面雨下的稍微大一点,客厅和卧室就得摆满了盆盆罐罐,能盛水的家伙什儿几乎都用上了。”老顾说,原本自己和老伴儿以及儿子一家三口都住在这里。但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连续降雨,小两口的卧室已经漏成了水帘洞,房顶上的腻子一掉就是一大片,床铺被迫罩上塑料布防水。无奈之下,儿子儿媳只得将小孙女留在自己这里,小两口暂时搬到别处居住。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的,老顾和老伴已年过花甲,卢大爷老两口都是古稀之年的老人。白天留人看家,晚上还要起床“抗洪”的生活,让两家老人力不从心。

追问:漏雨不修问题卡在了哪儿?

这些年,对于漏雨的问题,无论是老顾还是卢大爷都向物业及有关部门反映了多次。每次看到滴滴答答的雨滴和破损越来越厉害的天花板,老顾和卢大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两位老人盼望有人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自家漏雨的顽疾,使他们免受受漏雨之苦。

为此,记者也采访了小区物业及业委会的负责人。物业负责人吴经理说,13号楼楼顶的防水层已经远远超出了五年的使用上限,防水层老化较为严重。目前小修小补已无济于事,只能通过业委会的同意,来动用公共维修基金进行大修,才能彻底解决老楼漏雨的问题。

对于物业的提议,业委会的负责人李主任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希望物业方面能够先行出资对漏雨的屋顶进行紧急的加固维修。李主任说,小区业委会是在去年年底才成立的,而在此之前,物业曾动用过公共维修基金对小区部分楼层进行了防水大修。然而就目前的现状来看,此前的大修效果并不理想,部分经过大修的住户家中仍存在漏雨的情况。“我们希望物业在日常能够对小区内的公共设施及区域多加巡视、维护,而不应单纯依靠公共维修基金来解决小区的各类问题。”目前,物业及业委会双方仍未就如何解决居民家中漏雨的问题达成一致,而老顾和卢大爷两家人的“抗洪”历程也仍在继续。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陈圣禹 文并摄

编辑:tf008

分享到

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快活林不“快活”:费劲到山顶 没处上厕所

北京金隅南湖公园护栏抠出“豁口” 天桥未通断头路难行出此下策

北京慧忠北里第一社区地锁满地停车乱 车堵大门口被摞单车

北京四季星河南街庑殿路路灯损坏 光线差路难走车灯成照明灯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北京海淀昌平两区交界处“无名路” 垃圾成堆坑洼不平谁来管管?

北京方庄“时代Life”门前便道曾停满车 今存车处有专人引导

北京姚家园东里中路违停现象反弹严重 主要因为道路非市政路?

北京樱花园西街行车混乱 路口中心地带无任何交通标示线

北京羊坊店五小门前占道施工两年多 放学路狭窄拥挤行走不便

北京东直门南小街便道窄 从簋街到东直门医院路口多交通隐患

北京市盲人学校周边道路坑洼:交通要塞尽头是桥洞 人车均难行

北京金隅南湖公园护栏抠出“豁口” 天桥未通断头路难行出此下策

北京慧忠北里第一社区地锁满地停车乱 车堵大门口被摞单车

北京三间房路口行人被迫“中国式过马路” 红路灯管理不当引拥堵

北京四季星河南街庑殿路路灯损坏 光线差路难走车灯成照明灯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北京海淀区展春园西路常拥堵 三条车道中两条停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