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对谈话剧《父亲》出品人尤雅:从赵立新的学生到经纪人

2018-07-12 09:38 北京晚报 TF003

由赵立新导演并主演的斯特林堡名剧《父亲》,作为2018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重头剧目,刚刚在国家大剧院舞台上落幕。无论是去年首轮演出时的盛况,还是这次演出的火爆;无论是普通观众的欢迎,还是业界的认可,都让这部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

尤雅和赵立新

一部作品的成功,除了台上演员们的精彩表现,幕后团队的努力同样不容忽视。《父亲》的成功,出品人和制作人尤雅功不可没。她曾经是赵立新的学生,现在是赵立新的经纪人,而且从上大学时就担任过赵立新话剧的制作人。十多年前赵立新回国后的第一部话剧作品《父亲》,尤雅就参与了制作,她对这部戏有着和赵立新同样强烈深厚的情感。

十多年来,她一路从青涩到成熟,她自己有着怎样的成长;作为赵立新的学生、朋友和合作伙伴,对赵立新又有着怎样的评价?在《父亲》的后台,尤雅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敞开心扉,娓娓道来。

对谈记者:王润

对谈嘉宾:尤雅(话剧《父亲》出品人、制作人,赵立新经纪人)

当年在中戏时曾被赵老师“折磨”

记者:你是中戏表演系毕业的,而且是赵立新老师的学生。当为什么没有做演员,反而是做了经纪人和制作人呢?

尤雅:我是2004级表演系的,但也是同学里被大家开玩笑最多说是表演系里最不热爱表演的同学,因为在上学期间,我确实没有享受舞台上的表演,也并不梦想成为演员,反而对其他专业特别感兴趣。我旁听了赵老师带过的导演系、戏剧文学系,包括电视艺术系的很多课,对艺术的很多工种有了直观和感性的认识,在世界观建立最重要的时间点,认识到什么是好的东西,在这当中我对制作更感兴趣,因此在我上大学二年级时,制作了话剧《我的秘密生活》,一部由四个经典戏剧集合的严肃戏剧。赵老师作为导演和主演给我了机会和很多的帮助,那个时候在中戏当老师的他其实刚刚从瑞典回国,非常简单,认为好的东西始终会被大家认可的,我们要做经典,做好戏,正是这种纯粹的戏剧观直接影响了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往感兴趣的方向尝试工作。做赵老师经纪人,是这三四年的事,也是机缘。

记者:赵立新自己的求学背景很独特,曾经在国外接受了很多年的教育,又在瑞典学习和工作过很长时间才回到中国。他对表演、对戏剧、对艺术都有很多自己独到的理解。那么他在中戏当老师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师?对你又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尤雅:赵老师在中戏任教时,就赫赫有名——全校带的专业课最多,也同时是最独特、最有个性的一位老师。因为他的教法与众不同,教材内容都是他从在海外每年超过200场演出的实战经验中获得的,这里面有新鲜的戏剧观和最有用的实战方法,这样一位能在课堂、剧场、舞台上给学生实实在在支招儿的老师,帮学生们解决了泛泛而谈,理论和实践脱节的问题。所以虽然我并不想成为演员,可是我在课堂上被唤醒了很重要的创作欲,打开了被捆绑被限制的想象力,现在说来轻松,当时可谓折磨!因为改变太难了,这些课程那么新,难度系数那么大,完成作业那么困难,太苦了,但——苦的值得,当年体悟到的很多东西同学们直到今天都还在受益,回来会说赵老师对他们的影响太深了。

我们那时候上课,没有常规的动物模拟解放天性这样的练习,因为赵老师认为天性不是靠一两堂这样的课就可以解放的,我们得先了解舞台是什么,这个黑匣子为什么有魅力,戏剧舶来百年,我们还孜孜不倦愿意投身这行,我们是谁,什么是真正的演员,这些很大的问题,却都在这几年中被他在课堂的作品中一一找到答案。我们排过的片段包括韩少功的《马桥词典》、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斯特林堡的《通往大马士革》《鬼魂奏鸣曲》、尤金奥尼尔的《进入黑色的漫长旅程》、高行健的《夜游神》、伊娃恩斯特的《阴道独白》等等。所以说赵老师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是知识,而是认识世界的一个方式,这些痛苦而美好的课堂时光,又纯粹又健康,这样的戏剧观、世界观让我认识自己,学习是永无止境的。

记者:赵立新给大家的感觉是有些清高的,很有个性,甚至有时会给人曲高和寡的感觉。那么你作为他的经纪人是如何帮他经营事业发展的呢?而且你自己也是一个很有个性、很强势的人,你们之间又是如何合作的呢?遇到矛盾会怎么处理呢?

尤雅:同行里有个奇怪的现象,无论什么场合,对方是什么角色,基本上都会称赵立新赵老师,我想这可能跟很难界定他的职业有关,一个演员、一个读书人、艺术家、导演、编剧、主持人、老师……他是“全能型”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人没有个性?没有独特的方式?没有一点点骄傲?我想象不出来。所以这个问题从来都不是我的困扰,因为我了解他,理解他,我想经纪人的本职工作,就是通过自己的专业,找到好的机会,建立合适的桥梁,让人们有机会真正看到赵立新是谁,这就是我要做的工作,很简单。我的强势和主见一定是建立在对事上,我们的合作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永远真诚,对事不对人,于是我们就可以彼此坦诚,产生信任。

赵老师于专业上确实卓尔不群,但他是个人,所以我的理解是,恰当保护他的个性,强调放大他的长处,这样的演员除了才艺,还可以让观众看到他的真实,骄傲是他,谦虚也是他,人是有优点也有缺点的,关键是真诚表达,自然不做作,这看似简单,其实人们很难做到。

说到经纪人,这个工种感觉要被大家谈烂了,所以制片人投资人副导演提起经纪人都是一脸嫌弃,觉得这个岗位的存在就是故意设置主创部门和演员之间的障碍而存在的。我虽然很渺小,但我认为好的东西会被大家认可的,专业和严谨的态度,只要你做,就会被看到,就会被尊重。

和赵老师的合作,因为我们的信任是建立在多年的相处之上的,三观一致,有共通的审美和价值取向,我们了解彼此的优势和强项,这种配合是很难复制的,因此即使出现矛盾,也是非常良性的,会通过沟通讨论来解决。

把好的作品从茫茫戏海中挑选出来

记者:你和赵立新对《父亲》这个戏都有着很深的情感,14年前他导演并主演这个戏的时候,你就是制作人,而且那个时候赵立新还没有什么名气,你也只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结果十多年之后,你们又一起把这部戏再次搬上了舞台,并且引起了轰动。赵立新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他对于这个戏念念不忘一直痴迷的原因,那么对于你来说,这个戏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尤雅:黑色是一种颜色,同时也不是一种颜色,当光线照在黑色上,黑色就发生了变化,黑色的精神世界由此打开。这是我看斯特林堡的《父亲》最直观的感受。这是一部与以往我见过的所有作品毫不相同的戏,我指的是从2004年的人艺小剧场开始,这戏我当时看了十二遍,每场都看,回家的路上,情绪郁结,无法宣泄,非常震撼,这部戏引起了我,一个没有经历过婚姻的女性对于家庭、权利、婚姻、爱情、人生深深的思考,它的伟大在于此。

十几年间,我对劳拉、阿道尔夫、女儿贝塔、奶妈玛格丽特、牧师、医生,甚至四个勤务兵都有非常深的感情,也就是说《父亲》这个戏,每个角色的构成都不可或缺,这种强共鸣的情感,让你会在和你没有直接关系的戏剧人物中产生情感的关联,斯特林堡真牛啊!所以当时我为自己看过参与过感到真正的荣耀和自豪。所以有任何机会制作戏剧,我的第一选择,永远是它。《父亲》改变了我对戏剧的认识,严肃的经典的戏剧可以被这样诠释,艺术真伟大!

记者:当年你和赵立新一起做《父亲》《我的秘密生活》的时候,那个时候赵老师没有什么名气,你也只是个学生,演出市场环境也不成熟,你们当时经历了不少困难和坎坷。时隔十多年之后,你们都成熟了很多,有了更多的经验,所以《父亲》的重新上演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你觉得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尤雅:这个问题我想回答,没有那时候的《父亲》《我的秘密生活》就没有今天的《父亲》。这些年来,成长和改变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父亲》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在开票三天内全部售罄,供不应求,我们要感谢导演赵立新老师,主演金星老师,他们俩人的默契给了舞台无尽的可能。还要感谢田蕤、洪流老师和所有的主演及主创人员。戏剧市场火爆是文化进步的表现,我们应该看到其中的希望,或者说传递我们制作了《父亲》这样的戏的愿望,观众在成长,审美也在提高,黄牛也会说,这样严肃经典的戏应该多来几场,你们看到了——好的东西会被大家认可的,就是时间的问题。

专业的制作人要做的是,挑选好的项目,找到好的主创团队,在合适的时间用创造性的方式,去向市场推送一部作品并取得成功。我们2017年首轮演出时就达到了盈利,也确实有业内的朋友向我咨询,我都知无不言倾囊相告,有些人认为我们成功是因为用了明星,我当然承认两位艺术家功不可没,但从制作上其实我们恰恰是没有把赵立新和金星两位主演当做两个明星去做卖点,让别人觉得是明星到舞台上来秀一秀,回归下舞台、展示下他们的名气和魅力,从根本上来讲,我们诚恳地认为,这样经典的严肃的作品,是好作品,它会被认可的,这其中的情,跨越了百年却还可以与你我相连,好作品是不会背叛我们的。

我们是一帮忠于舞台痴迷舞台热爱舞台的人,是秉承着十分认真的创作态度,把好的作品从茫茫戏海中挑选出来,通过舞台与大家交流的,从始至终这个思想都没有改变过。在此基础上,作为制作人还有一点小心思想和大家说,我觉得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我不光要争取以往的戏剧观众,还要争取更多的年轻观众。找到语境也很重要。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03

分享到

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在京举行 京剧话剧齐上演庆改革开放40周年

首部散文话剧《白鹭归来》在京首演 借助多媒体讲述北京萧太后河

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9月4日在北展开幕 15部优质剧目入选

提起老舍就只想到《茶馆》《龙须沟》?其实他跟北京曲剧关系颇深

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将在京开幕 80元以下低价票占一半

濮存昕爱心基金心灵艺术戏剧夏令营:山里孩子在菊隐剧场登台演出

怀念浅利庆太:四季剧团“定盘针” 80岁仍每天工作10小时

著名戏剧家沙叶新去世!曾创作话剧《耶稣·孔子·披头士列侬》

北京北新桥有口锁龙井困着600多年兴元龙,这部话剧讲它的故事

多多首登台黄磊落泪:4岁偷上话剧舞台 12岁终于成为主演

中国婚姻恨比爱多?话剧《男人还剩下什么》探讨婚姻关系

李宇春发布视频特辑揭秘巡演幕后 不同视角解读“流行”

《幸福三重奏》等慢综艺热潮仍未退却 如何避免“昙花一现”?

“亮相王府井”开幕大秀精彩纷呈 东方国粹绽开时代芳华

《加油好身材》号召全民健身 跟拍张绍刚任家萱60天见证其蜕变

《暖男记》“硬汉”谭凯转型都市暖男 翁虹自称“行走的婚介所”

《我就是演员》导师吴秀波章子怡纷纷躺枪 与徐峥点评之争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