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国家大剧院“周末音乐会”迎来500场 90岁杜鸣心和82岁施万春同台亮相

2018-07-10 10:58 北京晚报 TF001

前天上午10时30分,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刘小龙准时出现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舞台上。这位曾经在大剧院各类讲座里向观众讲解古典音乐知识的老朋友,这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见证了一个艺术普及特色品牌的重要时刻。

“自2008年1月13日首场以来,国家大剧院‘周末音乐会’累计邀请60余个艺术团体、百余位艺术家,上演了900多位中外作曲家的2000余部作品,惠及观众人次达到80余万名”,刘小龙介绍道,“今天是它的第500场演出,我确实为它感到惊叹。”

在前天这场颇具纪念意义的音乐会上,为观众们献上精彩表演的是指挥家刘炬和中国国家芭蕾舞团交响乐团,曲目是清一色的中国作品,其中包括施万春的《节日序曲》、鲍元恺的《炎黄风情》、吴祖强、杜鸣心等五位作曲家联手创作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乐曲选段和最后由陈萨演奏的杜鸣心所作的钢琴协奏曲《春之采》。

与平时只能从节目单上了解曲目信息的音乐会相比,“周末音乐会”是温暖又有人情味的。在这里,指挥家、演奏家、作曲家都会打开话匣子,在观众声情并茂地讲解曲目的同时,也和大家分享幕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演讲结合、赏析并重”是十年来“周末音乐会”不变的形式和宗旨。“从大剧院开业运营以来,十年的时间,我们培养了一大批古典音乐的爱好者,也在北京形成了一种非常浓厚的音乐氛围,大剧院和所有艺术家的努力都是功不可没的”,刘小龙说。与音乐会的“高品质”相对应的则是“低票价”,十年以来,“周末音乐会”一直保持在40元和会员价10元的标准上。今年,“周末音乐会”继续推陈出新,策划推出“值得聆听的中国交响音乐系列”,让中国作品在广大观众中传播弘扬。

现场:《红色娘子军》是怎样写成的

在90岁的杜鸣心和82岁的施万春共同出现在舞台上时,前天的“周末音乐会”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中达到了最高潮。虽然坐在轮椅上的施万春调侃自己的身体不如杜鸣心好,但两位作曲家都很有精神。与《红色娘子军》有着数不尽渊源故事的“中芭”交响乐团的各位乐手也在两位老人登台时纷纷鼓掌致敬。今年,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已经54岁了,1964年,吴祖强、杜鸣心、施万春、王燕樵、戴宏威五位风华正茂的作曲家用极短的时间完成了这部作品,并把它作为一份珍贵的礼物献给了祖国的建国15周年。

“决定把电影《红色娘子军》改编成芭蕾舞剧的时间已经非常晚了,差不多到了1964年将近夏天的时候,开始想让两个人来创作,但时间根本来不及”,于是杜鸣心和吴祖强邀请了施万春、王燕樵、戴宏威三位作曲家,大家分头创作。“在分头协作以前,大家要先把主要人物吴琼花、洪常青和南霸天的主题写好,共同贯穿人物主题。我们也运用了《红色娘子军》电影的《娘子军连歌》,这个‘连歌’当时非常流行,我觉得应该让它作为娘子军连的群体形象出现”,杜鸣心说。

相较于成名许久、需要统管创作全局的吴祖强和杜鸣心,当时的施万春还是个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杜鸣心非常肯定这个一门心思搞创作的小伙子的才华,夸赞他是作曲系的“高材生”。大四时,施万春就为国庆十周年创作了《节日序曲》,彼时正值困难时期,能在“开夜车”时吃两瓣从食堂偷偷带回来的大蒜都是莫大的幸福,就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施万春仍然成功交上了自己的答卷。“我负责写的是第三场,大家都知道,这场是南霸天家里,没有一个好人,全是反派”,施万春幽默地打趣了一下自己,“杜先生是我的老师,王燕樵是吴先生的学生,戴宏威也是一名青年教师。我们几个年轻人全靠两位老师指导,他们通过了,我们就继续往下写。”

虽然年事已高,两位作曲家却依然在从事创作。去年,杜鸣心应大剧院前院长陈平邀请创作的《北京颂》首演,这部将北京的古老民俗与现代都市的两面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作品令在场的无数观众拍案叫绝。“现在我还在修改《北京颂》,把其中民俗的元素更突出一些”,杜鸣心告诉记者,“大家还会委约我一些作品,这也在激励我创作。”

 

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高倩 文  王小京 摄

编辑:TF001

分享到

李宇春发布视频特辑揭秘巡演幕后 不同视角解读“流行”

《幸福三重奏》等慢综艺热潮仍未退却 如何避免“昙花一现”?

“亮相王府井”开幕大秀精彩纷呈 东方国粹绽开时代芳华

《加油好身材》号召全民健身 跟拍张绍刚任家萱60天见证其蜕变

《暖男记》“硬汉”谭凯转型都市暖男 翁虹自称“行走的婚介所”

《我就是演员》导师吴秀波章子怡纷纷躺枪 与徐峥点评之争成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