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大一女生为还校园贷偷走养母7万元 开庭前两人已解除收养关系

2018-07-09 13:49 北京晚报 TF008

今天上午9点,涉嫌盗窃养母7万余元的大一女生小晴被带上密云法院的刑事法庭。起诉书显示,因在各种高息校园贷款平台上欠债无数,小晴暑假在家,趁养母熟睡时偷拿了她的银行卡和手机,通过微信将钱款转账至自己的微信号里。在开庭之前,她们之间已经解除了收养关系。

说起收养艰辛 养母放声大哭

一周前,小晴的养母杜女士来到法院,与法官进行庭前谈话。尚未走进法庭,她已是泣不成声,在谈及当初收养孩子的种种艰辛,直接情绪失控,放声大哭。

“1998年4月下旬的一天,我在密云一个大桥的路边看见一个脏兮兮棉被裹着的包裹,打开一看,是她,一个刚刚几个月的小婴儿,身边也什么纸条,没有其他任何信息。”杜女士说,她将孩子抱回家,起先准备联系其他收养机构,但时间稍一拖延,和孩子越来越有感情,突然有一天听到孩子牙牙学语,叫了声“妈妈”,这一声,让杜女士的心彻底沦陷。虽然和丈夫两人都是普通工薪阶层,自己的女儿也已经八岁,她还是下定决心办理了收养手续,决定将孩子养大。

一家人风平浪静的生活。但在几年前,杜女士的丈夫病逝,杜女士为了贴补家用,除了正常工作之外,还做各种兼职,以求经济上能略微宽裕一些。“这些年,我推车卖过菜,砖厂里打过砖,后来还开了一个小饭桌……”说到这儿,她又开始啜泣。

一个度日颇不轻松的家庭,是怎么出现一个在贷款平台上借钱不眨眼的女儿呢?这一点,杜女士也理解不了。“上中学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要花钱都是找我要,买衣服,也都是我们母女一起上街去买,从来没见她有过大手大脚的行为。”杜女士说,小晴考上了南京一所大学,前几个月还正常,每个月给她汇款2000到2200元,“她姐姐给我付手机费和其他一些什么钱,这也都正常。”

但是几个月之后,杜女士开始感觉不正常。“钱刚一汇过去,好像马上就花完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花的,后来我就每周给她汇500。”

去年8月16日,杜女士去银行取钱,忽然发现前段时间卖房的钱少了7万元。这张卡既未遗失也没外借,难道是被盗刷了?杜女士马上报警,经过查询,原来是在7月23日至8月15日之间,分7次被盗刷了7万元,这些钱都是被转账到了一个名为“十九岁的春天”的微信账号中——这个账号太熟悉了,是小晴的。

陷校园贷陷阱 让母女感情“到头”

她至今坚定地认为,孩子变成了这样,是因为在学校结交了“损友”。从银行拿到的证据摆在了小晴的面前,小晴依然坚决否认她与这笔钱失窃有关。母女之间爆发了激烈地冲突。

“她不是不知道家长挣钱辛苦,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直到这时,杜女士才知道,小晴已经深陷各种各样的校园贷陷阱当中,无法自拔了。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母女双方已经完全无法正常交流了。在杜女士眼里,孩子对于偷了家长巨款的事儿,也没有表现出多少歉意。与此同时,由于在各平台的欠下的本金利息飞速增加,大量讨债电话打到了杜女士的手机上。每天见到这些陌生号码,听着对方无穷无尽的辱骂和威胁,杜女士说:“我后来听到电话响,就心惊胆战。”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小晴依然在否认她曾经在贷款平台上借过钱。小晴对妈妈说:“你别信他们,他们都是骗子,我没欠过钱。”

“以我们家这种收入,我连续好几个月,每月要给她还8600多,我哪儿有这么多钱?”杜女士对法官说:“我这边怕人伤害她,使劲给她还着钱,她那边还在不停地去借。我实在受不了了。” 母女之间的感情,在一次次不欢而散的谈话和一个个接连不断的讨债电话的交错影响下,终于走到了尽头。今年1月,经法院调解,杜女士解除了与小晴的收养关系。

直到最后进了公安局,小晴终于认了账。按照她的说法,她是有一次在学校喝多了,被同学送到医院洗胃,同学垫付了2000多元的费用。后来为了还钱,她注册了一个名为“名校贷”的校园贷款APP,借钱还了同学的债。为了还上“名校贷”的本金,她又注册了若干其他高息校园贷款,拆东墙补西墙,直到最后没墙可拆,于是在暑假的时候,趁杜女士睡觉的时候,偷拿了银行卡和手机,试了几次试出了密码,将银行卡绑定到微信上,再给自己转账。她说,每次转账之后,她都会删除银行发来的提示短信。盗刷的这些钱,在案发时已经被她偿还欠款、购买出游机票、以及日常吃饭、娱乐消费而挥霍一空。

还钱速度 赶不上利息的飞涨

在这段时间里,杜女士实在扛不住催债电话的轰炸,也在想尽办法为小晴还钱,但是还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飞速增加的利息。“后来我知道,她欠下的本金大约是十七八万,不过真的拿到手的有多少,我就不清楚了,好多这样的‘贷款’,签合同是借10000,到手的就只有几千,放贷的那些人就是为了要避开国家对借贷利息的管制。”小晴被羁押后,催债电话还是不断地打来,杜女士只好对他们说:“欠你们钱的已经被公安局抓了,你们直接到法院告她吧,这事儿我管不了了。”逐渐地,催款电话开始减少了。

小晴被关押期间,杜女士曾前往看守所向民警了解孩子的近况,她希望法院和检察院公事公办,但表示不会在本案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请求。

回顾抚养小晴的这20年,杜女士的语气中,满满的无奈:“我付出了20年的心血,就这么没了。”她现在坚信,孩子是被同学“上了套”。“我大女儿去给她办休学手续,给她收拾东西,也没发现什么太多值钱的东西,只有她给自己男朋友买了两双鞋,一双5000,算是值点钱的。按我的分析,她就是不断的欠钱——借钱还债——欠更多的钱,这么一步步走到今天。”

庭审中当场认罪认罚

今天的庭审中和庭审后,小晴的眼泪流个不停。一周前,杜女士曾对法官明确表示,开庭时不会再来。但今天,她和大女儿还是都来了,杜女士没有进入法庭,但一直在门外等待。从羁押室被带进法庭的时候,小晴已经看到了杜女士,眼泪当场止不住。

“我认罪,认罚。”庭审刚开始,面对检察官和法官的提问,小晴直接认罪。她说,她是分7次,从养母的银行卡中将钱转到养母本人的微信上,再转账给自己。每当法官所问的问题涉及母女关系、养育过程的时候,小晴都情绪激动,眼泪汪汪。

“你妈妈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还偷她的钱,当时你怎么想的?”陪审员问道。

“我对不起我妈,我知道她养我不容易。”小晴说。

被问及最初借校园贷的过程时,小晴说,因为酒精中毒洗胃,她从校园贷上借了两千,最后还款的时候,却被要求还一万七。最后她是又从别处借了两万,才还上。

法官问:“偷你妈妈的7万元,你怎么花的?”

小晴说:“还了6万多元校园贷,剩下的钱,我买了机票,到南京找我男朋友玩去了。”

“这么多钱没了,你不怕你妈妈问你吗?她知道你偷钱,不伤心吗?”

“我当时没想这么多,我知道错了……”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结束后,在法官支持下,母女有个短暂的会面。在这一刻,小晴情绪激动,屡次试图去抱抱妈妈,但在此时此刻,双方严禁出现任何肢体接触。

“妈妈,你能抱抱我吗?”小晴哭得颇为惨痛。但是当她姐姐问:“你认识到自己错了吗?你错在哪儿了,你想明白了吗?以后怎么办?”这一系列问题,她都没正面回答。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安然 通讯员

编辑:tf008

分享到

重庆首例校园贷恶势力犯罪案:9名嫌疑人被提起公诉

警惕校园贷穿上“新马甲” 学生借5000元半年欠债上百万

警方提醒:警惕“校园贷”“套路贷”卷土重来

贷7000元还36万 网友:怎么还有人被“套路”?

女大学生为还校园贷偷养母7万元 后获谅解被免予刑事处罚

校园贷又有新“套路”:以兼职为诱饵一不小心成“老赖”

何为“回租贷”?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预警:警惕陷阱理性消费

大学生借14万到手4万 恐吓不还高额利息砍手脚

大四男生陷校园贷 家人卖房凑21万还贷仍不够

大四男生陷校园贷黑洞濒临崩溃 母亲借钱卖宅基地凑钱

校园套路贷诈骗案:借6000要还12万 防范“校园贷”应成高校必修课

北京一女子隐匿千万拆迁款被诉,七旬老父当庭落泪

通州法院组建一系列新型审判团队 审判效率大幅度提升

北京老太落入养老陷阱十万元投资没了:被告找不到 法院缺席审判

两男子利用刷卡器漏洞盗窃76万 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暖心!老人误闯北京三环主路 小伙停车护送离开

带烈士回家!北京延庆小伙让牺牲在抗美援朝等战场的英魂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