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国内

河北故城爱心人士发起“乡梓助学团” 四年资助20多个孩子圆大学梦

2018-07-02 13:52 北京晚报 TF0328

高考成绩一出来,河北考生小荣(化名)陷入了绝望。文科考了500多分的她,可以上一所不错的二本院校。但由于家境贫寒,凑不齐学费,她不敢出门见人。“我考得没那么好,没人会帮助我。”就在将要决定复读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北京的“助学团”将为她提供上大学的学费。

制图:李丽云

如今,小荣已经是某大学英语系的一名大二学生,自信而开朗。四年来,这个助学团已经帮助二十多名寒门学子圆了大学梦。

探亲探出来的助学团

资助小荣的助学团,全称是“故城乡梓助学团”,是由河北故城籍在京人士发起的一个爱心组织。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毕业于同一所高中,大家对家乡和母校的发展十分关注。但由于平时忙于家庭和工作,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大家才能匆匆见上一面。

助学团的发起人崔永生是一家印刷企业的负责人。四年前的一次回乡探亲,促使他发起了捐资助学的倡议,也让大家因此聚到了一起。

2015年夏天,高考刚刚考完。正在老家探亲的崔永生听说有个女生家里非常贫困,但学习却很不错,便想去看看。到了家里,崔永生觉得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特难受。他的同伴,两个四五十岁的大男人,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这是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一家五口人,父亲是农民,母亲有智力残疾,三个孩子只有这个女生是正常人。“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屋里的地面全都是坑,被褥都黑得发亮。”崔永生感叹,离开家乡多年,他不敢相信老家还会有这样贫困的家庭。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这名女生身上的衣服虽然很旧了,但是干干净净,而且言谈举止也非常懂事。女生的父亲告诉他,家里虽然很穷,但是再穷再苦也要供女儿读书。

通过母校的老师,崔永生了解到了更多贫困生的信息。但了解得越多,就越心痛。“我们上学那会儿是80年代,那时候大家的条件都不好,但至少是父母双全,有劳动能力。钱能够借得来,借来也能够还上。”他深知,生长在这种极度贫困的家庭,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回到北京,崔永生在一次老乡聚会上说起了自己这次回乡的所见所闻。一位老乡听完他的介绍,当场拿出一千元,委托他交给这名女生。饭桌上的其他人也纷纷掏钱响应,希望能加入到资助的行列中。但崔永生认为,只捐助一个,还远远不够。他建起了一个微信群,专门用来商量捐助家乡贫困学生的事。这就是后来的“故城乡梓助学团”。

为了让“苦孩子”不再苦

微信群建起来之后,捐资助学的倡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也勾起了许多人的回忆。助学团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来自于农村家庭。许多事业有成者,就是当年的“苦孩子”。一位国家部委的公务员回忆,他当年曾经为了凑齐上大学的学费去卖冰棍。自己热得汗流浃背,却舍不得吃一根。

很短的时间里,微信群里就达到了一百多人。大家纷纷慷慨解囊,有的人刚刚参加工作,捐款十分踊跃。有的人每年都捐款,但是特意嘱咐不留名字。大家说,几百元在北京不过是吃一顿饭、买一件衣服,但对于老家的贫困学生来说,却能帮上大忙。

有一位捐助者家里的孩子生病,花了许多钱,但每次捐款从不缺席。

助学团中的李俊今年刚刚贷款买了房子。月供压力巨大,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捐了款。事后,他一直解释,捐的不多,很内疚。

还有一位“王姐”,是北京人。她是崔永生在税务局办理业务时遇到的。因为当时忘带现金,他只好向同样在办理业务的“王姐”借钱,于是就加了微信。在朋友圈里看到崔永生发的助学团信息后,她立即转来了五百元钱。“这是好事,我会一直参加你们的活动。”崔永生说,“王姐”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但她坚持不留下名字,他至今也不清楚这位女士的真实姓名。

刘钟(化名)是助学团中个人捐款最多的。从去年开始,他和一位贫困生结成了对子,“一对一”地进行资助,每年捐款一万元。刘钟在老家工作,一万元是他两个多月的工资。他说,十年前自己曾遭遇过车祸,是同事、同学凑钱把他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事后他提出还钱,大家谁都不要。他说,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尽点心意,把爱心传递出去。

他回忆,上高中的时候他住大通铺,一天半夜听到有人在哭,大家就全醒了。一打听,才知道这位同学家里突遭变故,无力再供他读书了。大家围在一起安慰他,但过了几天,那位同学还是在校园里消失了。“那时候我们的安慰是很无力的。”他说,现在虽然谈不上条件有多好,但毕竟是有了一定的能力,可以帮助寒门学子改变命运。

助学也是为了扶贫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助学团,每年大家筹集的善款越来越多。2015年,有49人捐款,共筹集了3万多元。去年,共有159人捐款,共计10万余元。今年,助学活动还在进行中,善款金额就已经达到了6万多元,捐款人数已达130多人。四年来,助学团已经资助了二十多名寒门学子,他们其中不乏有考入浙江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名校的学生。

为了让善款全部用在刀刃上,确保每一个真正困难的学生得到资助,助学团成立了组委会,负责核实贫困学生的情况。“每一个学生我们都要找三个人进行核实。”组委会成员刘慧明说。

根据组委会的讨论,考虑到寒门学子的自尊心,他们一般情况下不会和受捐助的学生见面。即使是打钱,也是先进行电话沟通,再把善款直接打到孩子们的银行卡上。在沟通的过程中,孩子们身上表现出来的优秀品质也常常让助学团成员感动。

前年,助学团得知了小荣的情况。小荣父亲早逝,母亲有精神病,身为独生女的她和80多岁的姥姥相依为命。在学费已经不成问题之后,她依然选择了一所学费较低的省内院校。她说,她不希望给大家添太多麻烦。而且,因为妈妈还在医院,她不能离家太远。

去年,助学团准备资助一个名叫小军的孩子。他的父亲在他高二时去世,母亲当清洁工,体弱多病。当助学团给小军打电话准备打钱时,小军却婉言谢绝了捐助。原来,他的母亲告诉他,自己有手有脚,可以打工挣钱,应当把受捐助的机会让给条件更差的人。收到录取通知书不久,他就去苏州打工了。

还有一个叫小丽的女生,助学团决定资助她上学后,其他爱心组织也为她发起了募捐。当学费问题已经解决时,她依然去建筑工地上打工了。

谈到这些,大家都不胜唏嘘,但也为孩子们的自立自强而感到高兴。1981年参加高考的刘炳毅,从90年代他就开始为贫困生捐款。他说,大家的捐助都是发自内心的、很愉悦的,从来没有把它当作是一种负担。他也希望受捐助的孩子们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成长,将来有能力了,也能加入到助学团,帮助其他有困难的同学。

他说,对于寒门学子来说,出身无法选择,改变贫穷只有上大学这一途径。对于捐款的人而言,助学,其实就是一种形式的扶贫。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王琪鹏

分享到

体彩助学人数超百万金额超80亿 更多孩子可勇敢追梦

北京1690名大学生获慈善助学款 每人一次性获3000元

工会困难职工子女助学金最高达万元 大一新生首次纳入工会救助范围

曙光学子从“受助”走向“助人”

大栅栏举办“综合包户”35周年纪念活动 表彰街道好人好事

退休教师拾荒助学 共资助18000多元孩子顺利完成学业

“爱心老人”16年资助贫困生 八旬的他病倒在开学前夜

主持助学亲友团18年 孙晓兰:寒门学子人生导师

女研究生兼职打工助养孤儿双胞胎 每月资助900元

野生动物有了保护顾问团,举报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行为可用这个工具

第三名加拿大人被拘?华春莹:没有听说

改革是在“不停车检修”的情况下展开的?专家说原因有这些

最高法发布5件指导性案例 王力军收购玉米改判无罪入选

当代中国的改革不仅限于这个“重头戏”还包括这五大方面

“川藏第一桥”结束最后质检 雅康高速月底全线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