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聆听

北京劲松鼓楼车道沟现密密麻麻瘆人小虫 园林回应:俗称花大姐 对人无害

2018-06-29 11:32 北京晚报 TF0328

近日,家住东城区鼓楼外大街、朝阳区劲松和海淀区车道沟的读者都给本报打来电话,反映路边或小区的树木上长着一种瘆人的虫子,它们密密麻麻地趴在树干上,地面上还有不少虫子分泌出的粘液。记者实地调查并走访相关专家,专家说,这种小虫就是俗称的花大姐,对人无害。园林部门也表示,他们已经采取了喷药措施。

近日,经常从鼓楼外大街路过的网友发现,便道两旁的大树上有不少虫子。这些虫子个头儿不小,有的像指甲盖那么大,上面还带着瘆人的斑点。“膈应死了,满地都是虫子屎,走路都粘鞋。”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鼓楼外大街。在路西侧的便道上,地面还残留着一些虫子的尸体,相比前几天树干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的情况,这几日树上的虫子明显少了不少。记者注意到,虫子分为两种,一种有翅膀,翅膀呈现出淡淡的橘红色和深灰色,上面还带着黑色的斑点;另一种没有翅膀,有大拇指甲盖大小,橘红色的身体上布满了白色的斑点和黑色的条纹,看上去十分吓人。

无独有偶。住在海淀区车道沟附近的居民也在小区里的大树上发现了同样的虫子。“虫子有翅膀,密密麻麻地趴在树上,地面上都是它们分泌出的黏液。”一位居民说,为了避免踩到黏液弄脏鞋子,大家只能绕着树走。

而居住在朝阳区劲松地区的一位读者也打电话反映同样的情况,并询问“这到底是什么虫子,会不会对人造成伤害?”

据了解,趴在树上的这两种看似不同的虫子其实是一种虫,学名叫斑衣蜡蝉。斑衣蜡蝉这种昆虫在生长中体色变化很大。小幼虫时,身体呈黑色,上面有许多小白点,稍大一些则会变得通红,身体上有黑色和白色斑纹。成虫后翅基部呈红色,飞翔时很鲜艳。成虫、幼虫均会跳跃,在多种植物上取食活动,最喜臭椿。斑衣蜡蝉民间俗称“花蹦蹦”、“花大姐”,我国大部分地区均有分布。斑衣蜡蝉是特别能繁衍的昆虫,在树干里产卵,腐蚀树干,长大后分泌的汁液是它的排泄物。这些排泄物吸附在叶子表面影响绿叶的光合作用,使嫩叶穿孔破裂。成虫、幼虫群集在叶背、嫩梢上刺吸,被害植株易发生煤污病或嫩梢萎缩、畸形等,严重影响植株的生长和发育。它们的排泄物落到衣服上都是黏黏的,难以清洗。

记者带着问题咨询了东城区园林绿化局园林管理科。工作人员表示,六月下旬是斑衣蜡蝉的高发期,在树上看到这种虫子属于正常情况。斑衣蜡蝉对人体没有害处,但对树木会造成危害,所以,园林部门已经开始喷药来防治虫害。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李环宇

分享到

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快活林不“快活”:费劲到山顶 没处上厕所

北京金隅南湖公园护栏抠出“豁口” 天桥未通断头路难行出此下策

北京慧忠北里第一社区地锁满地停车乱 车堵大门口被摞单车

北京四季星河南街庑殿路路灯损坏 光线差路难走车灯成照明灯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北京海淀昌平两区交界处“无名路” 垃圾成堆坑洼不平谁来管管?

北京方庄“时代Life”门前便道曾停满车 今存车处有专人引导

北京姚家园东里中路违停现象反弹严重 主要因为道路非市政路?

北京樱花园西街行车混乱 路口中心地带无任何交通标示线

北京羊坊店五小门前占道施工两年多 放学路狭窄拥挤行走不便

北京东直门南小街便道窄 从簋街到东直门医院路口多交通隐患

北京市盲人学校周边道路坑洼:交通要塞尽头是桥洞 人车均难行

北京金隅南湖公园护栏抠出“豁口” 天桥未通断头路难行出此下策

北京慧忠北里第一社区地锁满地停车乱 车堵大门口被摞单车

北京三间房路口行人被迫“中国式过马路” 红路灯管理不当引拥堵

北京四季星河南街庑殿路路灯损坏 光线差路难走车灯成照明灯

北京普渡寺永康胡同芍药居附近路得摸黑走 除路灯缺损还怪树?

北京海淀区展春园西路常拥堵 三条车道中两条停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