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光线传媒王长田等忧中国电影产业 :众大佬从上影节遇冷研判后市走向

2018-06-27 12:12 北京晚报 TF2019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刚刚落幕,相比往年,今年的上影节略显冷清,各种活动的数量也不比往年,在各大论坛上,众多的电影人都对今后几年中国电影产业的前景表示一定程度的担忧,这也预示着,今后几年的中国电影产业将进入洗牌期,以往在资本狂欢下靠投机圈钱的好日子可能到头了,一场危机和机遇并存的时代正在到来……

任仲伦(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中国将进入大公司的时代

在任仲伦看来,2003年是中国电影最困难的时期,“那时全国票房只有9个亿,国产片票房在5个亿。”但经过这些年高歌猛进的发展,中国电影的票房已达到每年500多亿,但同时行业的风险也在不断增强,“一般小公司要在这样大风险、大制作的产业环境里面,又能够保持持续稳定的发展,而又有所增长的,或者大有增长的发展,我觉得可能是困难更大一些。”

他认为,中国电影再过五到十年将进入大公司、大集团的时代。零零星星的公司还会存在,中小公司的潮起潮落还会存在,但最后要出现一大批强有力的公司。他举例,美国六大电影公司的北美票房市场占到85%,全球26%。今后中国电影公司很可能也会复制好莱坞的道路。

他表示,产业链中这几年发展最快的是联合院线发行的体系,“我一直强调发行优先。世界上的一些大公司,发行强的一定带动制片强,发行弱的公司制片的强势也会慢慢减少。“而中小独立发行公司也面临新挑战、新困难。”他透露,上影集团正在打造“新型片场”,在智能的背景下,做一个后发制人的“制作高地”,“我们拥有600多基地。我们通过5年时间制定了改造方案,立志打造全球影视制作高地,整个上影还是把建设强大的现代影业集团作为首要目标。”

于冬(博纳影业董事长兼总裁)

不能只被资本牵着走

“前几年我很落寞,”于冬感慨道,当时大IP流行的时候,青春片流行的时候,“王长田挣了一把大钱,大IP流行的时候王中磊也挣了一笔大钱。”但博纳没有,博纳从美国退市到现在准备在A股上市,更显得博纳影业的孤独。他说,现在中国的电影导演是全世界最享受的导演,他们越来越没有预算的抑制,越来越不听制片人的意见,“因为钱多投资人也很多”。不过,一味靠资本市场不断的给电影圈输血的做法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于冬说,博纳拍戏从来不请贵的演员,只请对的演员、好的演员,“肯跟你一起拼的演员。”过去两年,博纳频出爆款,《战狼2》、《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影片让于冬尝到了主旋律电影和专业化制作的好处,他透露,《红海行动》每个演员都是因为各种原因临时替补进来的,“我想的演员都不来,这八个演员全都是新人,都是被我临时顶包进来的。他们红是应该的,他们一定会红。”

在他看来,中国的资本市场在经历一批创始人的公司后,都面临三年业绩对赌期,这些公司开始面临很大的考验,“只有能够持续经营、能够持续发展,具有真正原创动力和创造力的公司才会最后成为这个行业的中流砥柱。”“我觉得今后五到十年是中国电影超越好莱坞最好的一个十年,也是最接近的一次。”他建议,中国电影不能只被资本牵着鼻子走,“今后十年是我们幸运的机遇,也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责任。”

王长田:光线传媒董事长 图片来源:新华社

坚持做好头部内容

“去年光线的影片并不是特别理想”,王长田经过了很认真的反思,主要原因是“缺乏有话题度和高票房的头部内容。”他表示,现在光线所有的员工都在朝一个目标努力,就是生产最好的头部内容。

对于现在的电影市场,王长田坦言自己有点“不太乐观”,“它的标志就是资本投入的大幅度减少,很多公司出现融资难,电影上市公司都没有钱,社会资本也不愿意投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制作成本不断上升,版权销售价格不断在下降,社会对我们的行业也有很多非议。”“电影公司内容出品方,只能拿到不到三分之一的总票房,但是承担了所有市场风险。”王长田感慨道,但同时,电影从业人员的数量多得不得了,整顿行业秩序,规范行业准则迫在眉睫。

韩延(上影节开幕影片《动物世界》导演)白继开摄

好莱坞的资源得利用好

王长田说,如果好莱坞要邀请中国年轻一代导演拍科幻片,韩延一定是第一人选。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影片,韩延执导的《动物世界》除了有李易峰和周冬雨主演外,还请到了好莱坞巨星迈尔克·道格拉斯来出演片中的一个反派角色。韩延透露,为了请到道格拉斯出演角色,他专门为他写了一个跟剧本长度不相上下的人物传记,把这个人物的前世今生都交代清楚,“也不知道他看完了没有,反正最后答应了。”

由于片中有大量的特效镜头,需要高水准的特效公司介入,韩延就给很多特效公司发出邀请,并声明制作经费有限,结果,赫赫有名的新西兰特效公司维塔工作室最先打来电话,双方进入了洽谈环节,但过程充满了曲折,“全是眼泪,整个过程里,对方也不知道中国观众对于电影的要求,他们可能以他们的理解做到一个程度就OK了。但问题是我们为什么去找维塔这样顶尖的视效公司,因为我们要那个效果。”

《动物世界》在上影节点映后,反响非常好,很多影迷都对这部影片中的特效交口称赞。但韩延本人非常冷静,他说,“很多事只能靠我们自己,别指望国外团队真正能帮你多少。一流的国外团队我们合作了,他们能否把他们的资源分给你,或者说他们凭什么分给你?他们同时做好莱坞一流影片的时候,为什么把资源给你?”他认为,未来几年很多国产电影的剧本都改编自外国IP,《动物世界》也一样,但创作者在拍成国产片时,一定要进行本土化改编,“只有这样,我想表达的艺术性东西才体现得不尴尬。”

周圣崴(动画片《女他》导演)

动画片的跨文化交流作用

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入围作品,定格动画《女他》导演周圣崴非常年轻,他1991年出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女他》在他上硕士期间即已开始拍摄,这也是他的第一部纯手工长片,时长95分钟,拍摄历时六年,由58000多张照片组成,其中的角色和场景大多取材于日用品,共268个模型,全部由导演亲手制作。

周圣崴导演认为,动画片是跨文化交流中,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最佳艺术形式。未来几年,中国的动画片制作也迎来爆发期,但人类的情感是世界共通的,只是表达方式不同,“动画是各个年龄层都能方便理解、又富有吸引力的艺术表现形式。”导演列举了《大闹天宫》的例子:故事看起来是民族的,但其情感内核是世界共通的,那就是一种对抗传统的精神,是自由。只不过用民族题材表现了出来。“共通的情感内核才是跨文化的条件。”

周圣崴作品《女他》的创作原动力是他从小对妈妈的情感,他相信,“母爱”是可以让全世界都能理解到的精神内核,“这是精神层面的跨文化性”。

刘开珞(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图片来源:新华社

电影人与新媒体的融合加强

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仍保持高速发展,这其中,网络电影分账纪录突破4000万和制作水准逐步精品化为整个市场注入了更多可能性,如何利用这个网络+电影相融合的新市场为中国电影带来“增量”,成为行业共同命题。刘开珞表示,“在新媒体时代,内容的样式更多是由观众的喜好来决定,而技术的迭代也使得观众有更多样化的需求,技术与用户需求将催生内容的改变发生”。

他认为,不管是发行模式的多元还是视听手段的升级,内容仍然是决定观众去留的关键,但电影人在今天的市场环境中如何拥抱新媒体思维方式将成为新制作诞生的关键,“未来电影人既要能掌控大银幕的内容制作,也要能为小屏提供创作。与此同时,新媒体则要学习电影人的专业化制作,这两者的融合促进了内容精品化的产生,以满足市场与观众的需求。

刘开珞表示,除了好团队、好制作以外,从去年开始,可以看到一股驱动观众消费的“新能量”,让一些原本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的作品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这种“新能量”从微观上表述,是“情感”,很多电影正是因为触发了观众的情感共鸣,从而引起了极大的话题讨论度,带动了票房的增长;从宏观上表述,这种“新能量”也是一种“价值观”,“正向、积极的价值观同样能够激发观众内心的力量,成为观众内容消费的一大驱动力。”未来几年,这类电影依然会有很好的票房前景。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王金跃

 

分享到

导演丁晟喊话光线质疑宣发费去向 网友:支持正当维权

《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二季 错金铜博山炉“云计算”更多年轻化表达亮了

《小偷家族》国内定档8月3日,这部电影刚获戛纳大奖你期待吗?

李宇春今年的流行巡演在重庆收官了,来看看这将近4个月她都做了什么

第三届中老年声乐比赛进入复赛阶段 在线关注比赛人数超过10万

《同一堂课》郑渊洁刘谦趣味讲语文 魔术师分享童年学艺经历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周”首次亮相中国儿童戏剧节 开幕剧为《月亮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