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吴琼玩跨界 挑战音乐轻喜剧《哎呦,妈妈!》

2018-06-26 10:44 北京晚报 TF001

吴琼作为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早已功成名就,然而她总是勇于尝试创新。她的《贵妇还乡》是黄梅戏与现代音乐嫁接出的新果,她的《太白醉》由旦行转到生行,从李白的青年演到老年。

话剧她也不是第一次涉足,三年前她就和导演杨婷合作,在话剧《我的妹妹安娜》中扮演伯爵夫人。这一次,她又成为了音乐剧《哎呦,妈妈!》的主演。6月28日至7月1日,这部由杨婷导演、吴琼主演的音乐轻喜剧在北京喜剧院上演。

《哎呦,妈妈!》是杨婷导演的第九部舞台剧作品,改编自莫里哀著名喜剧《吝啬鬼》。原著中的主人公阿巴贡是个典型的守财奴,爱财如命,吝啬成癖,因其形象刻画的真实深刻,而成为“吝啬鬼”的代名词。而在《哎呦,妈妈!》中,主角阿巴贡则由男性变成了女性钱夫人。

杨婷说:“把吝啬的东西放在一个母亲身上,嘲讽和戏弄的成份会削弱。因为母亲的吝啬来源于母亲身份中对孩子好的意思,她觉得自己吃过的苦和受过的罪,不希望孩子再走弯路。而在她的经验中,钱是能够带来安全感和幸福生活的保障,所以在子女的婚姻上,她想到的就是要给子女找到有钱的婚姻,认为这样子女才幸福。”

杨婷觉得,在《哎呦,妈妈!》中,钱夫人和子女的相处方式非常极端,她把自我认定对的东西,全部强制加在孩子身上,认为这就是对孩子好,这和生活中许多母亲很相像,“很多时候,人们把子女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而不认为他们是独立的个体,所以就会产生很多问题,很多情绪。在这个剧里,妈妈对孩子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直接构建在金钱上的,而孩子对母亲的反抗也恰恰基于金钱。我们尝试着用许多荒诞场景对此进行解构和反思,最终把它落到人性最根本的地方——要怎么看待自己的欲望。当然在批判中,也会有温暖轻松的东西始终贯穿。”

从4月进组排练至今,吴琼的感觉一直是痛并痛着:“戏曲和戏剧都挂着个戏字,却完全是两个路子,摸不到它的脉搏,太可怕了。”吴琼感叹道,“我们传统戏曲的喜剧,比如大家熟悉的《女驸马》,主人公女扮男装,赶考中了状元,被招驸马的一连串的巧合误会构成,在框架上就已经有了喜剧效果,而表达上,比如惊讶的动作,它也有那么几样程式化的选择给你的表演提供参照。但杨婷的喜剧则希望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创造性,一句台词要想出八百种表达方式,然后看哪种节奏准确,笑果明显,还都要自己想。这完全不在我以往的体系中,真的崩溃了。”然而, 虽然吴琼总开玩笑说自己早已痛苦到崩溃,但排练场中,她最积极热情、认真刻苦,而且她功力十足的表演和演唱,也常常获得大家由衷的赞赏。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本报记者 王润文

分享到

四季出镜《我是歌手》,藏在李健背后的吴琼将办巴扬音乐会

她是“藏”在李健背后的声音演奏巴扬有魔力!她是吴琼

名家名团共襄国家大剧院黄梅戏艺术周 吴琼在李白身上找自己影子

吴琼长安大戏院黄梅戏连唱一周 首次个人作品演出周将办

吴越携手闺蜜杨婷重返舞台 吴琼首次跨界演话剧

《红色娘子军》曲作者骑车去做讲座,九旬老人心笔耕不辍

首届海南岛电影节 于佩尔、阿佳妮等国际影人将出席

《毒液》里看到斯坦·李 短暂现身或是与影迷的“最后一面”

《毒液》上映四天票房8.55亿 漫威之父结尾现身成“绝唱”

北京市第二十一届学生艺术节 百名师生展青少年戏剧教育成果

李伟健将收徒仪式搬到剧场 姜昆李金斗等北京曲艺界前辈悉数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