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文化

北京清河市民在工地意外发现圆明园文物 4件汉白玉螭头下午“回家”

2018-06-12 15:26 北京晚报 TF008

圆明园流散文物一直倍受关注,清河市民杜泽宁和杨亚荣在清河某工地意外发现的4件圆明园文物汉白玉螭头,今天下午正式由清河街道移交给圆明园公园管理处。杜泽宁和杨亚荣也因此收到了圆明园管理处颁发的证书和奖励。

今年66岁的杜泽宁是一直在研究清河历史,所以经常在清河地区考察和探访,去年2月的一天,他在清河的清真寺附近“转悠”,走到清河二街路西的一片工地,发现挖掘机旁边有几块带泥的石头。长年与历史打交道,杜泽宁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可能有“老东西”,于是趁着没人注意,钻进了工地的蓝色挡板。“你是干嘛的?”“我就是个瞎遛弯儿的老头儿。”杜泽宁机智地打消了工地工人的警觉。杜泽宁走到4块石头旁边,用小木棍轻轻铲掉部分泥,龙头渐渐显露出来。

“这一定不是清河民间的石头,民间不可能用龙头。”杜泽宁顿时发现这不是普通的石头,立刻拍照取证。正好有工人路过,杜泽宁跟工人聊了两句,没想到工人顺口说了一句:“前几天还挖出过门墩儿呢。”杜泽宁更着急了,他只有一个人,也没带手机,拍完照之后,他先跑去找朋友杨亚荣帮忙,让他赶紧去现场盯守,自己则赶紧去清河街道报案。清河街道接到杜泽宁的报案之后,立刻派人派车,在杜泽宁的指引下来到了工地现场。几路人马在工地具体,但是四块石头不见了。

工地的工头出面了,一脸无辜地表示没听说,杜泽宁和杨亚荣着急了,“不可能,我刚才都拍照了。”杜泽宁很生气,不顾工地满是泥土,不停地在堆满石块的坑里寻找着,杨亚荣也很生气,对工头讲了不少私藏文物的法律后果,再加上街道也来了人,工头没了底气,随后说了一句,让挖掘机再好好找找。结果,挖掘机一扬臂,在距离杜泽宁发现文物的地方不远处,把四块石头从土里挖了出来。四块石头被安全地运回了清河街道。

石头被运回街道之后,清河街道一直希望能从本地的历史文化当中,对这四块石头进行研究,但是一直没有结果。本月初,一次偶然的机会,圆明园管理处得知清河街道保存了这四块石头,于是联系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研究馆员刘卫东,并进行现场鉴定。刘卫东告诉记者,经过他与圆明园内所存文物信息进行比对,确定4件石制构件为圆明园流散文物汉白玉螭头。“螭是龙的一种,根据推测,这4块石头应该是一个建筑构件。”另外,圆明园距离杜泽宁发现文物的地点只有不到3公里的距离。

记者今天下午在清河街道院内看到,4件汉白玉螭头的规格几乎相同,长度近一米,宽度在30-40厘米左右,龙头的雕刻纹路非常清晰,龙的眼睛生动可见。今天下午,清河街道和圆明园管理处在清河街道举行了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归仪式,并对杜泽宁和杨亚荣颁发了证书和奖励,并且安排专人将四件文物运送回圆明园。

圆明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自圆明园流散文物征集活动开展以来,截至目前共回收捐赠流散文物40余件,其中包括今年4月民盟中央捐赠回归的流散文物乾隆御笔“熙春洞”石匾额、嘉庆御笔“称松岩”。对于所有回归文物,圆明园管理处都会登记上帐,收入文物库房妥善保存,确保文物安全。此次回归的四件螭头在收入库房后,也将得到进一步修复。近年来,圆明园管理处从一亩园、树村、功德寺等拆迁区回收砖石8万余件,在圆明园西部景区形成“文物长城”;还收到热心市民捐赠的带有“圆明园”戳记的城砖。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圆明园并积极地参与圆明园的文物保护,提供线索、送回文物,为文物保护工作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圆明园管理处公布了热线电话010-62543673,希望广大公众提供更多圆明园流散文物的线索。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叶晓彦 文并摄

分享到

潮白河畔水梦园将变身湿地,71件运河文物搬至三教庙和漕运码头

西城将启动绍兴会馆等一批文物修缮工作 林则徐故居变身禁毒教育基地

故宫养心殿内发现新文物!两份乾隆时期春节曲目戏折字迹基本清晰

腊月初二故宫请您进宫过年 观众可看展览、赏宫灯、品老字号

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开幕 失而复得的十三陵石烛台亮相

这装修工人偷“羽毛球筒”偷成一级文物 自称不知是贵重物品

贾文忠全形拓艺术展开展 颐和园镇园之宝“写真”亮相

全国40多家国有文物商店进京晒宝 上万件文物艺术品琉璃厂亮相

北京辽金城垣博物馆再度亮相 首个专题展精选了153件文物

“清华简”第八辑整理报告问世 为古文《尚书》证伪再添一例

智化寺:想听到“活化石”级中国音乐?北京文博交流馆不容错过

北京延庆地段土边长城首次抢救性修缮完工 考古仨月最小干预

高晓松给文艺青年建了一座“晓岛” 率先亮相北京朝阳大悦城

《我爱书画》史国良“寻宗水墨” 从北京出发探访这些传统技艺

首博展出《老舍笔下的人物及街市》画展 纪念这位“文艺界尽责的小卒”

著名作家白桦逝世 曾说喜欢这句俄国歌曲唱的氛围

白桦写作的《苦恋》《曙光》曾轰动一时,今天他静悄悄地走了

古旧书市场未来发展如何?藏书家与古籍拍卖家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