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北京

北京城中轴线申遗还只是个“小目标” 想要达成还有哪些路要走?

2018-05-16 11:50 北京晚报 TF008

2018年5月16日讯,永定门、正阳门、天安门、故宫、钟鼓楼五组古建遥遥相望,勾勒出了北京城的中轴线。数百年来,它的存在规范着城市的格局,制约着城市建筑的体量。它是我国现存最长、最完整的古代城市轴线,是北京老城的灵魂与脊梁。

夕阳下的前门大街

如今的中轴线保护,已不再单纯局限于文物保护的范畴,它涉及到城市发展的方方面面:老城的回归、居民生活的改善、市容市貌的整顿……

中轴线的申遗该如何进行?中轴线的保护该如何进展?带着问题,记者采访了多年来致力于推进中轴线保护工作的原北京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原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

保护有据可循 按照遗产五大标准保护中轴线

孔繁峙将近年来对中轴线保护工作的开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9年以前,“这个阶段中轴线的保护还没有总体启动,对中轴线的保护仅局限于单体建筑的保护”;第二个阶段是2009年至2016年,“这个阶段中轴线申遗提上日程,中轴线作为一个整体启动文保工程”;第三个阶段是2017年至今,“这个阶段,旧城的保护和回归成了北京城市规划的重要内容。过去北京城以建设为主,而在中轴线保护的背景下,不符合中轴线历史环境要求的建筑,都不再建设在中轴线附近。”

2011年6月11日,北京中轴线申遗文物工程正式启动。关于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有哪些标准和指标呢?多次参加世界遗产大会的孔繁峙做出了如下总结:首先是遗产的唯一性,“这不是说该遗产独一无二,而是申报的遗产是该类型遗产中最具代表性的。”;第二是遗产的完整性和原真性,“需要是完整的历史文物。”;第三是遗产要具有民族文化特色和世界影响力;第四是遗产周边环境要维持历史风貌;第五是申报项目应有必需的建控地带和保护措施。

“因此,对于中轴线文物景观的保护,要严格按照这些人类遗产的标准来实施。”孔繁峙说。

恢复历史景观 呼吁先农坛墙内体育馆降低高度

“中轴线的保护,恢复两侧的历史景观空间是重要一步。”孔繁峙介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历史性城市景观的宣言》强调北京中轴线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城市景观,是建筑群与开放空间的整体组合,作为遗产背景的历史景观和历史环境都非常重要。“恢复北京中轴线历史景观空间首先是腾退和拆除中轴线两侧破坏景观的现代建筑。”

“由于长期积累的结果,这类建筑数量较多,情况也很复杂,需要逐一调查核对,形成腾退和拆除的现代建筑清单。”孔繁峙以中轴线南段先农坛、天坛周边环境举例,“目前,天坛周边环境整治虽然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最大难点还是在于天坛、先农坛墙内占用文保单位的机构要腾退,违法建筑要拆迁,附近居民楼要搬迁。最终的目的是恢复天坛地区历史上的绿地。”

孔繁峙强调,该区域总体上降低建筑高度和压缩建筑体量是十分必要的。“比如,位于先农坛墙内侧的体育馆,建国初期就存在于此。这个现代建筑紧依坛墙又高于坛墙,从外围观感上来说,严重影响景观的视觉效果。且现代建筑材料,也与周围传统古建很不和谐。”因此,孔繁峙建议这座体育馆应该适当降低建筑物高度,来维护中轴线周边的整体景观。

勾勒旧城轮廓 呼吁复建右安门角楼

“理论上来说,中轴线支撑着北京旧城的存在,但由于北京飞速的发展,我们从局部已很难看出它的轮廓。北京旧城保护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整体已经遭到了破坏,中轴线本体局部缺失。城墙、城门消失了,北京老城的‘边界’也就没了。”基于此,孔繁峙认为,中轴线的保护也是在为北京城“勾勒”轮廓,恢复中轴线文物建筑的完整性十分重要。

孔繁峙举了中轴线南端点永定门为例。永定门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是明清北京城外城城墙的正门,于1957年被拆除。2004年,北京复建了永定门城楼,部分恢复了北京中轴线南端标志性建筑,但没有一并复建永定门的箭楼和瓮城。因此,北京中轴线的南端仍不完整。

“事实上,中轴线南端的历史环境保存的较为完整,‘两坛’相对,护城河依旧,复建的永定门与北侧的正阳门城楼、箭楼遥遥相望,晴空之下历历在目,这其实与清乾隆年间的历史环境相仿。”孔繁峙说。

如今,外城左安门箭楼、永定门城楼已经复建,永定门箭楼、瓮城也在复建之中,孔繁峙呼吁接下来复建右安门的角楼,“复建之后,护城河将三个城楼连接起来,南城外侧的风貌就能相对完整的展现出来,人们一眼就能看出北京城的‘边线’,仿佛留住了历史的记忆。”

活用文物古建 呼吁寿皇殿开放后“原状陈列”

在中轴线文物古建本体保护方面,成就比较突出的是历时十余年的寿皇殿保护工作。寿皇殿曾是供奉清代历朝皇帝神像的处所,位于如今的景山公园北侧,据介绍,此处曾一度被北京市少年宫占用。寿皇殿也是目前中轴线上唯一因社会占用而未能向社会开放的国家级文物建筑。

记者了解到,事实上,早在2001年,新少年宫已在龙潭湖区域选定了新址,但腾退工作一直僵持不下。本计划2007年实施搬迁工作,但直到2013年,北京市少年宫才搬迁新址,将寿皇殿古建部分腾退交接景山公园并进行修缮。

孔繁峙介绍,寿皇殿建筑本体的修缮是北京市对单体建筑修缮投资最多的项目,投入将近9000万元。目前,寿皇殿建筑主体的修缮工作已基本完成,今年初曾有媒体报道,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寿皇殿预计今年具备对外开放条件。

孔繁峙透露,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研究寿皇殿开放后的使用功能。“总体上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作为承接展览的展陈场所;另一种是尽力恢复历史原貌,做原状陈列。”孔繁峙主张,寿皇殿开放后应做原状陈列。“事实上,其他的展览项目不缺乏展陈场所,而民众真正关心的,正是作为国家级文物建筑本身在历史上的面貌和作用。”

“当然,原状陈列不是追求恢复得‘一丝不差’。已经损毁的部分不应复建,而是要在展陈中能看出这座建筑的历史沿革。”孔繁峙认为,对于寿皇殿的开放,承担教育意义是最重要的功能。

突出文化内涵 呼吁提升景山保护等级

“对于中轴线的申遗,很多人存在着误解。认为把古建筑修得好一点,环境整治得好一点,就会有‘胜算’。其实不然。”孔繁峙指出,事实上,对于文化遗产的申报,最重要的一点是遗产所代表和体现的文化。

“我们文物工作者常把文物古建的保护比喻为‘造电视’,建筑、遗产本体就是‘电视’,只是一个载体,而其中体现、表达的内涵则是‘电视频道’、‘节目’。文物、遗产如果没有文化内容,就像电视机没有频道一样。”孔繁峙曾多次参加过世界遗产大会,他指出,遗产项目的文化内涵,是比遗址建筑本体更加重要的申报要素。

对于中轴线文物景观的文化内容如何凸显,孔繁峙有许多想法。比如对于景山的保护规划,他认为,景山山体的定位应该提高保护等级,“景山是明代开挖护城河的泥土堆成的土山,此处一直是皇家御苑。既然是历史上的人工山,就意味着历史和文化的含量是普通的自然山不可比拟的。可以说,景山本身就是遗产的一部分,除了不能随便动工以外,还应尽量追寻历史。”孔繁峙指出,景山是明代人工形成的山体,应视为一种历史建筑加以保护。

孔繁峙认为,通过历史资料的考证,如能找回当年明代和清代皇家登景山的历史道路,作为一条参观的路径,无疑对景山文化内涵的体现和展示具有重要意义。

“中轴线的保护和申遗只是一个‘小目标’,我们工作的最终目标,是更好地保护古都的历史文化,并为广大市民营造一个优美的历史文化环境。”孔繁峙说。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乐琪

分享到

北京政协委员支招:如何让历史建筑“活下来”“活起来”

委员集中建言中轴线保护 建议恢复文物建筑完整性等

北京书记市长今年为何多次来这里

蔡奇陈吉宁接连查看北京这两轴 欲重塑首都空间秩序

地安门百货终于完成改造 古色古香亮相中轴线

蔡奇:把中轴线申遗保护作为文化中心建设重大工程抓实抓好

实测图再现北京中轴线历史原貌 115座古建各配4幅“身份图”

北京市政协今年调研中轴线保护

北京这条全世界最长的南北中轴线 竟然“歪”了几百年?

大兴魏善庄镇半壁店村中轴线延线上的花园村

西城区中轴线道路全线贯通 为天桥演艺区创造便利

邻近副中心的潞城地铁站停车场启用啦 收费系统支持多项支付方式

北京刷二维码坐地铁20天 五大热点疑问有了答案

东湖城管队联合食药所对报刊亭销售食品综合执法

熊蜂授粉番茄聚会朝阳公园 熊蜂是西红柿的安全“监督员”

周末大扫除东四三条废品堆里清出“文物”老瓦片 将放入胡同博物馆展出

北京双井打人男子被刑拘 其父涉嫌窝藏罪也被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