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社会

大连一9岁女孩在虎牙打赏主播5万元 其母维权3个月为何无果?

2018-05-16 09:16 中国新闻网 TF010

2018年5月16日讯,据《半岛晨报》报道,辽宁大连一9岁女孩小鑫在虎牙直播平台给主播打赏了5万余元,其母亲维权三个多月一直没有结果。

李嘉 制图

对此,虎牙公关部陈女士表示,一般会建议当事人提供孩子玩手机游戏时的视频资料,但小鑫的申诉材料里没有;因无法证明确实是孩子操作,所以申诉始终未通过审核,平台也将原因向申诉人进行了告知。

对这样的新闻,我们不是第一次见了,甚至在大连也已发生多起。今年的1月份,大连9岁的小梅先后30余次向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打款,消费了父亲支付宝里的5.8万余元存款。对此只能说,“虎牙”不能向孩子露出牙齿,而快手也不该向孩子“出手”。

虽然,作为家长也有一定的责任,但类似的事情之所以不断发生,并且维权困难重重,根本还是因为监管存在着种种漏洞。其一,平台往往缺乏针对未成年人的注册审核和使用限制。小鑫事件中,注册的个人信息里明确写着年龄9岁,头像也是小鑫本人,如此明显能看出是未成年人,虎牙却解释称,“有很大一批网友在注册时会选择使用假身份,这对平台来说很难进行辨别。”虽然没有相关法规要求注册必须实名,但能否对未成年人多双眼睛呢?

其二,没有建立相应的维权选项。比如,跟微信公众号打赏一样,可以设置一个缓冲到账时间段,给用户一定的“后悔权”和纠正失误的回旋空间。毕竟,除了未成年人这种不理性、不知轻重的打赏外,还存在因操作不当引起的打赏行为。而这其实也是诸多互联网平台的惯例,比如网购、预定酒店、预约打车等,都有取消或退款等选项,直播打赏,其实也可以有。

需要承认,新事物、新市场的产生总要经历一段“蛮荒期”,而监管往往是滞后的,它不可能跑到新业态的前面,它需要根据新事物在运行中呈现的特点以及不足之处,制定相应的管理和监督措施,这显然需要一个过程。

不过,直播平台虽说是新事物,但也已诞生多年,甚至网红直播已经发展成为一种职业,直播打赏也渐次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因此,为市场和消费者权益护航的相应法规是时候出现了。不能一到维权的时候,才发现只能往《未成年人保护法》上凑。

事实上,从直播平台诞生之初,它们就拥有权力上的先天优势,因为一切程序和规则都是它们制定的,解释权基本也都握在它们手中。比如“你无法证明是小孩打赏”,一时让家长们无所适从。总体来看,家长需要吸取教训,但平台和有关职能部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10岁女童80天打赏主播1万余元,奶奶气得心脏病发作

无锡一男子打赏女主播10万元 疑其人气造假索赔30万

十岁男童破解母亲朋友手机支付密码 一晚上打赏主播三万余元

11岁女孩不到一年时间里打赏主播7万多元,最高一天刷走3个“1888”

挪用公款打赏女主播的钱该不该追缴?是“消费”还是“赠予”引发争议

月薪2000块挪用930万打赏女主播 只为刷“存在感”

六旬大妈打赏主播 不止该管住孩子的手

9岁“熊孩子”打赏游戏主播1.6万元 父母要求退款无果

父亲的“卖牛钱”被打赏主播 该如何管住孩子的手?

12岁女孩三天打赏主播10万元 家长状告平台运营公司要求返还

小学生打赏主播8天花1.38万 妈妈大半年工资没了

孩子神人转世?父母被骗3600万! 北京法院把犯罪嫌疑人判了

“捏脸APP”成年轻人新宠 ZEPETO登顶App store免费榜

北京榜样:陈敏华 射频消融的“急先锋”

网络手机回收有漏洞 成扒手销赃新渠道

北京60岁女驴友穿业余登山鞋探险 跌落30余米后被营救

乐清男孩“失联”闹剧后 寻人志愿者每日接嘲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