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专栏人与法

兄妹俩为争父母遗产反目 北京法院首次执行人身安全保护令

2018-05-14 18:01 北京晚报 TF008

刚刚,东城法院宣布,对于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一名被执行人采取1000元罚款的处罚措施。法官对被执行人进行了训诫,被执行人当场写下承诺书。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这是北京市首起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执行案件。申请执行人和被申请执行人一家是亲戚关系,为了争夺父母的遗产,兄妹反目,势同水火。

兄妹反目成水火 法院发人身安全保护令

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人厚芳(女,化名)与被申请人厚昆(男,化名)是一对亲兄妹。因为父母遗产的继承问题,兄妹俩势同水火。据厚芳讲,自2017年起,哥哥厚昆及其妻子、儿子多次对她进行威胁、骚扰、辱骂,甚至殴打。 2017年2月,厚昆等人更以厚芳患有精神病为由将其强制带到某医院,厚芳家人报警并通过警察才将她带回。

厚芳称,事后,厚昆等人并未就此收手,也未有任何改变,仍然对她进行辱骂,且多次跑到她家中闹事,对她的生活和人身安全造成了很大伤害。

因不堪其扰,2018年1月17日,厚芳向东城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以遭受家庭暴力为由申请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并向法院提交了录音、照片等证据。

东城法院经审查认为,侯芳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遂于1月19日作出裁定:禁止厚昆一家三口殴打、威胁、辱骂厚芳,并禁止厚昆三人骚扰、跟踪、接触厚芳,有效期为6个月。

兄长又来砸门 妹妹 申请执行保护令

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侯芳本以为可以免予兄长一家的骚扰,然而事实并非如此。4月24日,厚昆跑到厚芳的住处砸门,并在厚芳家门口的墙面进行涂写,控诉厚芳,称“咱俩再拼个鱼死网破”等等。

无奈之下,4月26日,厚芳向东城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申请法院保证人身安全保护令的顺利执行与实施。

因接到法院传唤,今天下午2点,厚芳的代理律师和厚昆的爱人李某分别来到东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当庭播放了厚芳律师作为证据提供的监控视频。

视频显示,4月24日当天,厚昆拿着锤子等工具来到厚芳家门口,在门口墙上写下一段长长的辱骂性文字后,多次敲门。因无人开门,厚昆拿出一个铁质的家伙对大门作出了破坏性行为,此时李某的弟弟也来到现场帮忙。李某则坐在楼下等候,直到警察出现。

对于这段视频,李某承认厚昆是去过厚芳家,但是“是找她说事”。“敲门她不开啊,那房子是遗产,遗产的事没说清楚,她不能住。”李某辩解称,丈夫对门作出的破坏性行为是在“封门”。

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 法院处以千元罚款

法官询问李某对于人身保护令有什么认识,李某回怼道“没认识”,对法官一点都没客气。“因为家里这点事,我爱人上周心脏病都犯了。我们没打她、也没骂她。”李某不认为爱人的行为有什么不对,李某同时觉得自己有点冤,因为父母在世时都是她和爱人在照顾,“钱却被她拿走了”。

记者了解到,厚昆和厚芳二人因为老人的遗产继承纠纷正在东城法院诉讼过程中。而据厚芳律师讲,兄妹二人基于父母财产的矛盾自老人在世时就存在,老人去世后更是越演越烈。

今天在法庭上,李某甚至当着法官的面威胁厚芳律师说,“我爱人说要杀了你”,以至于这名女律师在庭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出了对于自身安全的担忧。

下午4点半,东城法院作出处理结果,执行法官张磊对李某进行了训诫,李某当庭写下承诺书,承诺一家人遵守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规定,不再去厚芳家。

鉴于李某4月24日当天并没有上楼,但当庭态度恶劣,张磊同民事法官进行合议后宣布,因李某违反了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中确定的禁令,法院决定对李某处以罚款1000元。

李某当庭缴纳了800元现金,余款明天补齐,但她同时表示会申请复议。

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 严重者可拘留

执行法官张磊告诉记者,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虽然出具了不少,但走向执行的这还是第一起,“因为大部分人都能够履行。”张磊表示,对这起案件进行执行,也是希望通过法律强制手段让被申请人遵守法律,依法维护法律的权威。

至于双方之间存在的矛盾纠纷,张磊说,当事人应当通过正常的司法途径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手段。

据张磊介绍,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人身安全保护令由人民法院以裁定形式作出,并由人民法院执行。人身安全保护令具体包括: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张磊同时指出,如果李某一家此后再有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现象出现,法院将对相关人员采取进一步处罚措施。

根据规定,对于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法院将采取训诫、罚款甚至拘留等处罚措施,保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蕾

 

分享到

“认罪认罚从宽”被写入新刑诉法 北京千名值班律师提供法律援助

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首次开考 人像识别考机贴膜防作弊

95后调查样本过半想“当网红”? 此身份绝非为所欲为的挡箭牌

“税收法定”进程提速:房地产税法拟5年内提请审议

男子无证收购加工废机油 检察官向其索赔土壤修复费

最高法院及残联联合发文 要求法院方便残疾人参加诉讼

“律师见证遗嘱”效力有多大?二婚老伴过世老人被要求搬家咋解决

北京法律服务网上线 咨询办事查案例都能行

北京团代表热议“两高”报告 既要有法律尺度也要有司法温度

刑法修正案获通过 侮辱国歌可处3年以下徒刑

嫁出去的公主该依谁家法? 《公主之死》看中国古人的法律观

北京通州一套房扯出多场纠纷 让“老赖”又挨板子又还钱

5亿条个人信息黑市叫卖8个比特币 法院为何狠罚个人数据泄露?

老宅拆迁引发祖孙四代三起官司 一份赠与协议掀起一场风暴

老父突然病逝将房产留给外孙 儿子匆匆回国探寻真相终讨回遗产

闲鱼app启用“小法庭”处理买卖纠纷 17名用户当“法官”

北京中信公证处为老人量身定制个性化遗嘱 兼顾三代排除继承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