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首页

新闻娱乐

海清告别“媳妇”和“虎妈” 《红海行动》化身战地记者潜入敌人老巢

2018-02-14 12:04 北京晚报 TF008

2018年2月14日讯,自《小别离》之后,海清已经有一年多没出现在观众视线里了。本报记者再次见到海清,是在电影《红海行动》的发布会现场,这一次她不再演“媳妇”或者“虎妈”,而是饰演了一名只身潜入恐怖分子的老巢、寻找犯罪证据的战地记者。

远赴摩洛哥拍戏的海清感慨,第一次拍摄动作电影,真的是承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双腿被冻到失去知觉、被炸药直接“炸飞”、蚊虫将脸咬烂……但她仍然很感激有这样的拍摄经历:“一般大家会觉得女性角色在这样军事动作戏里面笔墨会少一些,但这部戏突破了传统的基调,女性在里面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进组第二天儿子骨折,没告诉任何人

记者:当初为什么接拍这部电影?这个角色什么地方吸引了你?

海清:我接这个戏真的是非常偶然的机会,是误打误撞进了这个组。我在飞机上碰到了于总,他说有一个戏在摩洛哥拍,找女演员太难了,刚刚找到。我就问是什么角色,他说是战地记者,因为他说找着女演员了嘛,所以我就开玩笑说,“我特别合适啊,你看我又有档期,我对记者这个行业也情有独钟,又不不怕苦不怕累,你以后如果还有这样的角色一定要多想着我。”他说好好没问题。

结果我回家的第二天,他就给我打电话,说原定的女演员最后没有签下来,问我能不能过来。因为我已经把牛都吹出去了,根本没办法拒绝,有一点骑虎难下的感觉。于总说,“我们这个戏,你相信我,虽然很苦,但一定很值得。”然后我才知道导演是林超贤。因为我是真的非常喜欢林超贤导演的作品,《逆战》、《湄公河行动》都超喜欢。加上导演之前找过我两次都没有合作成,我说那太好了,要是林导那我愿意尝试动作戏。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我就进组了,连合同都没签就去了。

记者:总制片人于东说,很多女演员听说远赴摩洛哥拍摄很艰苦都退却了,你当时没有担心么?

海清:当时于总找到我的时候跟我说,非洲是非常有异域风情的,没有说得特别苦,说是对大家的保障非常好,那儿都是五星级的酒店。但是越往沙漠里面走,就有各种虫子咬人了,我就是被不知道什么虫子把脸咬烂了,都出黄浆了。

很多人为什么没有接这个戏呢,当时于总说主要是因为这个角色有几个难度比较大,首先要说英文、阿拉伯语,其次一定是要生过孩子的女演员,很多有孩子的演员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办法离开家太久。这个戏拍摄场地特别远,回国一趟要三四十个小时。我从拍摄的地方到卡萨布兰卡,至少是一天半的路程,基本上是没有飞机的,都得绕着山路走,能把人给坐吐了。

记者:为什么一定要找生过孩子的女演员?

海清:我饰演的角色叫夏楠,她的身份原型是罗伯特卡帕,一个法国的记者,在跟恐怖组织的斗争当中经历了很多的故事。但是导演给重新架构的一个故事,夏楠原来是一个职业记者,她的丈夫和孩子在一次恐怖袭击中被炸死了,对她来说触动非常大。她离开故乡,去进行对恐怖组织的报道和核原料黑市交易的秘密跟踪。用她的话来讲,就是她从先生和孩子被炸死以后,她决定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跟恐怖组织一直干到底。当天导演跟我讲完以后,我心里嗡一下,我说赶紧赶紧,明天要拍了,我出去给她买结婚戒指和她孩子留给她的东西。因为我自己是妈妈,我知道一个母亲如果她的孩子离开她,她可能会随身携带一个孩子的纪念品。那个酒店周围也没有什么商品,正好斜对面有个小商店,卖一些东西,我就挑了一个小朋友会喜欢的蓝色小石头穿成一个手链。还有一个就是不离手的结婚戒指,因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离开,从此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这两个印记是在她身上的。我想也许做了母亲的人对这个角色的经历换人内心情感更有共鸣。

记者:真正进组后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海清:我去非洲的第二天就接到家里的电话,我的儿子手骨折,要打钢钉。我当时就真的崩溃了,我好不容易辗转了三十几个小时才到剧组,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当时真的太想回去了,特别自责,真是在心里哭了一晚上。但是,我又一想,剧组开机半个月都没有找到女演员,现在好不容易女演员来了又要回去,马上剧组就要拍我和法国助理的戏,那个法国助理的时间是不等人的,就这两天的时间。对剧组来说,不可能现在空运一个女演员过来,这个难度太大了,我就忍住了要回去的想法,也没对任何人说,留下来继续拍了。

每天拍摄都会问导演:“我死了吗?”

记者:听说你连剧本都没看就去了。

海清:这是另外一个故事。林超贤导演这个戏,一直到我们拍完都没有剧本,是真的没有。剧组最多的剧本就是四十五场戏,后来就是发飞页。我是第四十三场出来的,其实我出来一共是两场戏,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要演个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她的职业是战地记者,在非洲主要从事反恐的活动,为了追查恐怖分子的核原料的黑市买卖交易,然后进行报道,至于到底和蛟龙突击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不清楚。我真正清楚这个故事是到了摩洛哥和导演见面,他就把这个故事给我讲了一遍,我是全剧组第一个知道这个故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人。第二天我见着我的战友们,他们就纷纷问我这是一个什么故事,我就再把这个故事给他们讲了一遍。一直到后来,我们每天拍摄都会问导演:“我死了吗?”导演说,“我还没有想好。”因为里面有很多的枪战、爆炸,角色随时牺牲的可能性非常大。

记者:林超贤导演很会虐男演员,很多演员出演他的电影都被迫练就了一身技能,这次他对你提出了什么要求,你觉得他够狠吗?

海清:对,导演是非常会训练演员的,他的动作比动作指导的动作都要精准。我拍戏的时候,特别爱让导演做示范。导演说,他没有想到我打枪这么好,我也没有想到。他说真正的神枪手是不眨眼睛的,然后他就训练大家,结果全组人都眨眼睛。没想到我一上手,就基本不眨眼,导演说这一般得训练很久。我说眨眼就看不见子弹了,我很想看子弹飞出去。我也有很多爆破的戏,也是比较危险的。

记者:在这样一部男人戏、战争戏里,女性角色的重要性在哪里?

海清:导演说,蛟龙突击队代表着海军军人的使命,而平民对于战争、对于恐怖组织的反抗,这种使命感也需要有人来代表,我的角色就起到这样的作用。这部戏他不仅仅想表现海军,也想展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感。

每天都在看烂剧本,但依然着迷表演

记者:有段时间没看到你的电视剧角色了,是因为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还是要转型幕后呢?

海清: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很高产的演员。以前一年拍一两部,后来慢慢变成两年一部或者是三年两部。因为现在整体上来说,电视剧的好剧本凤毛麟角,尤其是现代戏。古装戏的正剧还是少,都是仙侠奇幻的,我觉得自己不是那么适合。所以我也没有特别着急去接戏,其实我每天都在看剧本,真的是每天在都看烂剧本的过程里度过。我也问了周围的很多演员朋友,大家其实普遍有这样的想法,基本上看二三十个剧本,可能才只能矮子里拔尖挑出一个。高质量高水准的作品,相对来说还不是那么多。

我觉得演戏是一辈子的事情,等我深思熟虑选择了这个职业的时候,就不太想去改变。表演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为什么每一次塑造的角色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有的时候剧本已经写的非常清楚了,但你塑造的角色就是不够生动;有的时候你感觉自己没有花太多的心思,但大家都觉得好;如何从对角色完全无感,到跟角色亲近……其实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学问了。对这些我真的是很着迷,我的快乐感来自于表演,人真正在选择的时候,还是会选择让自己快乐的事情。虽然做投资或者其他事情也很挣钱,但是我都觉得那些会浪费我的时间,不能让我特别专一的对待我唯一的情人——表演。

记者:不拍戏的日子里,你心里会有着急的感觉吗?

海清:完全没有。因为戏这个东西啊,真的是可遇不可求,我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基本上在做减法,而且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人的一生要放长远来看,有时候一时的起伏并不代表什么,因为有大环境有小环境,有各种原因。我一直在做一个事情就是,虽然我不拍戏,但是我不会停止一个演员对生活的积累和沉淀,因为这点是非常重要的,当碰到一个角色,比如说《红海行动》里这样的角色,你是否有经验和体悟能够把她演绎出来。

记者:平时在生活中如何积累?拍戏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能始终抱有对表演的这种热爱?

海清:我觉得我是很幸运的,因为很多人选择的是职业不是事业,我真的是职业也是事业。我因为从小接触这个行业,大概七岁开始表演,从那个时候开始想当一个演员,这么多年我都还在这个职业范畴里边,也没有去改变其他的身份。我也会经常被问到你有没有想转行,有没有想做导演、想做幕后。可能我这个人真的是比较笨一些,也比较忠诚,对于表演的喜欢、好奇和对塑造角色过程的迷恋,一直没有变。我就是对表演感兴趣,也会刻意去保持这个兴趣,就像孩子玩游戏,你不能老让他玩一个游戏,他会腻的。所以拍戏的时候,我的密度真的不能太大,一定要延缓降低,这样我一辈子才会对它保持像孩童般的好奇心。不拍戏的时候,我的朋友比较多,但大部分不是这个圈子里的,我会离这个圈子有一点距离。我什么都愿意看,什么都愿意学,什么都愿意玩儿,但是呢,只对表演忠诚。

记者:你说现在好剧本太少了,那有没有想法自己当老板,找好剧本、签艺人什么的?

海清: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室,我看到年轻的小朋友,我都会去帮推荐,我觉得喜欢演戏的孩子都值得推荐。因为对年轻人来说,机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些年我自己一路走过来是知道的,所以我说功夫很重要,但是机会也的确是不容忽视的。

记者:看你的状态一直保持的很好,平时都是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

海清:我不拍戏的时候特别忙,比拍戏还忙。我的作息都是围绕着孩子来安排,每天早上最晚六点就要起来,给他做饭、送他上学。然后七点五十到健身房,从八点钟开始训练到十一点半。我基本上几天就会看完一部碟,然后还要看书,还有大部分的时间真的是要看剧本,也关注一下时事。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俐

分享到

海清拍摄过程“差点送命” 《红海行动》戏内戏外惊险十足

黄磊指导筒翻拍山田洋次 海清:导演能让每个演员都舒服

《小别离》后走向《小欢喜》 哪些桥段是黄磊的现实生活?

《小别离》探讨留学低龄化 朱媛媛:别离既有不舍也是解脱

严师黄磊爆料海清大学癫狂事 《小别离》中上演夫妻档

黄磊海清相差6岁 昔日北影师徒《小别离》化身夫妻档

《女不强大天不容》反映媒体人现状 海清角色塑造有层次

《女不强大天不容》海清塑造了“有层次”的新闻人

《女不强大天不容》热播 海清因何对记者心生敬意?

杜淳深邃眼神迷人男人味十足 新剧演学霸为海清甘做“煮夫”

海清拒代言日产品 国民媳妇获网友一致称赞

霍汶希怒斥谢霆锋山寨歌迷会 网友:这年头啥都有假冒

在云栖·虾米音乐节体验音乐与“黑科技”的碰撞

云栖·虾米音乐节落幕 崔健谭维维陈粒互动演出科技感十足

《新舞林大会》: 董洁一改端庄挑战爵士 吴莫愁新舞蹈大胆热情

美国动作电影《虎胆追凶》公映 布鲁斯·威利斯主演聚焦家庭安全

《中国好声音》七强争霸四队混战 周杰伦改编说唱歌词火药味十足